“林风不要死你不可以死老天”
“表哥”
雨桐还在不停的叫着,唐宇俊看着她,心疼得他多么希望可以代他痛苦。想着林风,他的心就更痛了为何老天要如此对他们两个?为何又要如此折磨他?他早已忘记哭是什么滋味了,脸上的泪痕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心电图证明了林风活着,只是,为什么他再也没有醒过呢?虽然只过了几个小时,在艳霞那里早已比过了几个世纪还长每日以泪洗面的她早已瘦得不成样,也早已不知为何?她心里唯一的信念就是一定要林风醒来,她要用她的真诚来感动上天,她每天祈祷,不管什么事也阻止不了可是,过了那么久了,他还是那么沉沉地睡着
林风嘴唇越发苍白,眼睛也没有一点要睁开的痕迹艳霞按医生所说的,用棉签沾在水在林风的嘴唇上来回游走,希望他能感觉到水的味道,因为他睡着,吃东西不可能,喝水不可能,只能靠着输液和沾水两种方法来获得人体所必须的营养和水
艳霞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她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想去看看雨桐,可是,她哪里舍得躺在床上的林风,更多的怕自己一走掉就再也看不到林风她看着他,感受着他那微弱的呼吸,承受着一切一切突然
心电图变化了,林风的呼吸越来越弱。艳霞像发了疯似的大叫。
“医生医生”
医生闻声赶来,看到无助的一直在哭的艳霞,心里好大的颤动,这丫头跟进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眼睛跟个熊猫似的,脸上的泪水似乎也从未干过
“医生,你快看看他,一定要治好他”她哭得更厉害,可是别人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急忙将林风送入手术室
这是林风第四次被推进手术室,一次比一次的情况差,艳霞不停地祈祷,希望有奇迹出现,在这一次的手术中让林风活过来,她知道希望渺茫,但她就是不想放弃,她也不甘心,她还没告诉林风她想跟他一辈子都在一起呢。她还有好多好多话没说呢!林风怎么可以死了呢?
她再一次一个从坐在那凳子上,开始了她漫长的等待
“林风林风”
雨桐还在叫着林风的名字,或许是累了,过了一会,她终于停止了叫,只是一味是流泪
又是一日了,林风此时如何?艳霞如何?唐宇俊担心起来,如果林风真的有什么事的话,艳霞怎么受得了?随即他摸出电话便拨了起来
“为什么只和你能聊一整夜,为什么才道别就又想见面,你说你对我比别人多一些,却又不说是多哪一些”铃声响了一次一次,始终没人接唐宇俊心里更加急了。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护士小姐麻烦你,帮我看着这一位朋友好吗?如果有什么状况,请马上通知我,xxx是我的电话。谢谢!”还没等护士反应过来,唐宇俊便不见人影了。
护士无奈地摇了摇头,在雨桐的旁边坐了下来。
这个女孩真漂亮呀。只是脸色太苍白,太难看这女孩到底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脸上一直不停地流泪,流汗?护士小姐心里不解,倒也拿起了唐宇俊给雨桐擦脸的帕子给她擦了起来,小心地,小心地
唐宇俊一路狂奔,希望早些到林风的病房,可是真的到病房外面了,他却怎么也没有勇气去推开那扇门,似乎那里面有很可怕很可怕的东西,确实也是,他害怕看到他不愿看到的东西他就一直在门口站着,站着,心里极度矛盾,不知该不该进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推开了那道门,可迎接他的却是空空的屋子。林风去哪了?艳霞呢?为什么两个人都不在?他的心里越发复杂。忘记了思考
“请问这病房里的人去哪里了?”唐宇俊见一个护士走过来,急忙跑过去问道。
“在做手术呢”护士小姐不以为然道。
唐宇俊听闻在动手术,什么也没说直奔手术室,留下那个护士小姐在那里郁闷老半天。这什么人吗?连句道谢的话也没有
当唐宇俊跑到手术室外的时候,早已累得不行,可他哪里还顾得了啊,他一眼便看到了靠在墙角的艳霞,身子不停地颤抖,
“艳霞”他轻轻唤着她,生怕吓到她,可她却没有一点反应。
“艳霞”他又叫了一声,声音也相对大了一点,但似乎还是怕吓到她,而不敢太大声。而她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艳霞”他再次叫着,声音更加大了一点。
她此时似乎听到了唐宇俊的呼喊,轻轻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一起,身子一样在不停地颤抖着,本来就瘦的她,因为林风,她更加瘦弱,看得唐宇俊好心疼,这一切都怪他,如果他不让林风去帮他找房子,林风就不会这样,自责的心深深地困扰着他。
“艳霞”唐宇又叫了她一声,可她根本就像没听见似的,不抬头,不说话。似乎世界上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
见到这样的艳霞,唐宇俊心疼,可他却无能为力,或许真的只有林风才能让她快乐,可林风现在
他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默默地祈祷着,希望林风能够平安无事
“唐大哥,救林风艳霞不要”
“表哥”
“唐大哥”
“林风”
不知何时,雨桐又开始叫起来,她的声音很小很小,看着雨桐的护士听见她在说什么,拼命地将耳朵凑近她,可她还是听不清雨桐在说什么。
“小姐,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什么?小姐”
“????”
护士小姐一次又一次地想听清她在说什么,可都没能成功,她有禁不点怀疑,是她听力太差了?还是病人太虚弱?
不知过了多久,护士小姐终于忍不住了,叫来了医生。也拨通了唐宇俊的电话
“喂”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声音,护士小姐甚是兴奋。她终于可以摆脱眼前这个累赘了。”唐先生,你现在可以过来吗?病人都突发现象,医生正在诊断“
唐宇俊听到这样的消息,一下蒙了,怎么会这样呢?刚刚出来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出状况就出状况呢?现在林风生死未卜,艳霞又是这般,他该怎么办呢?
“请问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唐宇俊还是想赌一赌,如果雨桐情况好,他就要等到林风手术出来再过去。
“她不停地流汗,不停地流泪,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脸色很苍白,嘴唇很干涸,脸上的表情也说明她异常痛苦”护士小姐只想让他快点回来,当然,她也没并夸大其词,雨桐的状况确实不理想。
这些状况是他来这边就有的情况,只是,他不敢确定是否比开始严重。“哦,谢谢你,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过去”
他挂完电话,准备马上奔回去,可看看角落里不停颤抖的艳霞,想想在里面手术,生死未卜的林风,他停下了脚步,雨桐也一定希望他能看着林风醒来
他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着,正当他准备去看完雨桐再来等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