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首辅之子

  第一百七十六章首辅之子

  “解元公,刚才我回去了一趟,你猜我遇见了什么人?”刘绪辽从家里跑来,直接寻到祝振国。

  “嗯?什么事情?”祝振国此时心思在别的事情上,也就没有心情来猜测刘绪辽的问题。

  “那书店掌柜来寻我,问你的演义话本还有没有后续?”刘绪辽见祝振国不猜,也就只好直接说事情了。

  “后续还有一点,但是不够印制一本的,让他稍后些时日。”祝振国这一趟北河之行,实在是没有什么空闲时间,就在这沧北派的地方休息了一段时间,写了一些。

  刘绪辽又神神秘秘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布袋子,直接递上来。本来这刘绪辽还想着卖个关子的,此时见祝振国没有心情与自己玩笑,便把这藏着的口袋直接拿了出来。

  “解元公,这是那掌柜给的卖书钱,有二三百两,说是一直还在加印,之后还有,那掌柜还说想分润一些。”刘绪辽递上布袋,脸色还有些得意,也是这掌柜本就是他找来的,这番把事情做成了,自然刘绪辽脸上也有些光彩。

  祝振国接过口袋,也没有多看,这两百多两银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对于现在的祝振国来说,实在是不值什么,但也是两套铁甲的价格,头前祝振国又差人在几个铁匠铺定制大量板甲,还是有些拮据的,多两百两,也能多订两套。

  “一应印刷成本他负责,给他四成。”祝振国也不多言,此事看起来像是生意,需要双方磋商,但是祝振国此事哪里有心思磋商这事情,直接就把自己决定的说出来。心中也是知道靠这本《三国演义》也是赚不了什么大钱的,这本书要是真卖得好,必然盗版满天飞,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版权。

  “好,我晚些时候就去回复他。解元公你写的故事还真有意思,我今日看了一会,真是精彩至极,你说那吕布怎么就这么厉害,刘关张三人都打不过他。那关羽可是温酒功夫就把大将华雄斩杀的人物,怎么就斗不过吕布呢?”刘绪辽显然是真看了祝振国的三国,这厮看正书显然看不进,但是看这打打杀杀的还是有点兴趣的。

  “还长进了,知道看书了。”祝振国也是有些诧异,实在没有想到这刘绪辽还能有心思看自己写的三国。

  “解元公,你这叫什么话,好歹我也是文采不凡的。”刘绪辽听出祝振国话里的意思,自然不高兴。

  “诗会去不去?”祝振国也不说之前话题,想着燕王邀请的这踏青诗会上肯定大多都是中京名流,带上一个混不吝的刘绪辽,也是能少很多麻烦。至少这帅门独子刘绪辽在这中京还是没有几个人敢招惹的。

  “去去,诗会什么的,我最是喜欢了,今日?”刘绪辽当初就知道往摘星楼里钻,显然也是喜欢这种热闹。

  “午饭后随我同去。”

  要说这中京城的踏青诗会,大多是开春时节,三月正好,已是春暖花开时候,中京本在大江之畔,中京也是地处平原,往南便是丘陵。

  踏青自然就是要亲近大自然的,也就是要出城往南去,路途也不远,今年这踏青诗会正是由刚回中京的燕王举办的,这地点也是燕王的一处庄园。庄园不小,依山傍水而建,一座四五十丈的小山直接被这庄园包裹起来。

  显然燕王还在中京的时候,便在这文人圈子里厮混出了一些名声,不管这名声的实际才学有多少,但是就凭这燕王的身份,也就在这圈子里有了偌大的名声。

  祝振国带着刘绪辽与欧阳文峰,坐着马车到了这处庄园,庄园像是刚刚修缮过,大门朱红,上面的大铜钉帽也是泛着黄光。

  门口早已经有带刀侍卫左右站定,检查着进出客人的请柬,也是搜查着一些看似可疑之人的行囊,毕竟这里面的主人是皇帝之子,自然是安全最为重要。

  铁牛、首行、有才三人只能在门外守着马车等候,祝振国递上了请柬之后,这检查请柬的侍卫立马一脸的尊敬,竟然让这三人带着长刀便入了庄园。

  庄园里建筑不多,连个真正的大厅都没有,却是幽静小道,亭台处处,山间小溪直通园内,人工挖的池塘里活水清澈,半大的新荷叶也是长了出来,按理说这世界还没有到蜻蜓飞舞的时候,祝振国却是看见了几只蜻蜓已经在池塘里起伏。

  园内已经有了不少人,日头刚刚倾斜,照在一条青石铺就的上山小道上,这番景象进入祝振国的眼中,感觉有些熟悉,好像是上辈子在一些摄影展上看到的大片一样。

  不走山道,往旁边一条小道慢慢走着,空气中还带着原野的香气,三人走得不久,见到一片草地,草地上还摆上了不少的桌椅,桌椅上也是坐着不少儒衫士子,个个年轻俊朗,三五人聚在一起,欢声笑语。

  “祝兄,祝兄,好久不见啊。”

  祝振国刚到这诗会的场地,还在左右打量,就听见有人叫着自己,往左边看了看,正是上元诗会与自己暗中斗词的乐文国,也是去年新中的进士。这乐文国,祝振国倒是看得上的,此时颇有些胸襟,即便是诗会上输了文才,还是礼数周到与自己见礼,文人的风骨还是在这乐文国身上能展现不少。

  “原来是乐兄啊,幸会幸会。”祝振国也是见礼。

  “诶。。。祝兄太客气了,在下对祝兄才华很是敬仰,一首《青玉案》更是名动京华,进来在下也拜读过祝兄的杂作,更是佩服不已。”乐文国更加恭敬了些,这说的杂作显然就是《三国演义》了,在这儒家圣学的世界,这样的演义话本,当然也就是无事写来好玩的杂作了。

  “乐兄过奖了,小弟只是一介举人,比不得兄台进士及第。”祝振国也是客气谦虚。这种场合,这些基本礼数还是要周到一些的。

  两人客气一番,两边七八人便坐在了一处,有说有笑起来。

  又过不久,小道里又走出七八人,头前一个衣装华贵,左右几人众星拱月一般围在这三十来岁士子后面。

  这士子慢慢走了过来,路过乐文国身旁,这乐文国立马站了起来见礼,祝振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也站了起身。

  就是这慢了半拍的起身,让这三十来岁的华贵士子对祝振国左右打量了几下,又了看欧阳文峰与刘绪辽。开口问道:“文国,这三个带刀的是何人啊,真真是胆大,竟然带刀入了燕王庄园。”

  “容在下介绍,这位是朱景元朱公子,是首辅大人的公子,这位是大江郡。。。”乐文国已经听出了这朱景元言语之中的不快,诚惶诚恐的介绍起来。

  祝振国却是有些看不过眼这首辅朱廷长的儿子,心中在想,凭什么自己慢起身了半拍,这朱公子就要生气,难道这世界都要围这他转不成。

  正当这乐文国要介绍自己之时,祝振国用手拉了一下乐文国,自己插话道:“在下一介江湖武夫,不足挂齿。”

  朱景元听了祝振国的话,反倒有些愕然,这诗会怎么可能会有江湖武夫能进来,听这人意思,便是不愿与自己通名,心中也是愤怒,却是不发作,只是看着乐文国道:“哼哼。。。乐文国,你好歹也是新科的进士,倒是与江湖人物为伍了。”

  说完转身这朱公子便往前面走去,直走到首席一桌坐下。

  “祝兄,你不该如此啊,得罪了这朱景元,实在得不偿失。”乐文国见这朱景元带着众人往前去了,回身一脸愁容对祝振国说道。

  祝振国哪里把这什么朱景元放在眼中,就冲这朱廷长与自己老师欧阳正的冲突,祝振国就不会去巴结这什么朱景元,便开口道:“朱景元不入我眼,乐兄不必挂怀。”

  乐文国只得摇了摇头,这祝振国得罪朱景元,却是连带自己也吃罪了一番,实在不算好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