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七十章 造反不成?

  第一百七十章造反不成?

  燕王驾到?祝振国心中疑惑,哪里的燕王?心中不禁想到不久前遇到的吴王夏锐,此时燕王是谁,祝振国心中也了然,承平皇帝就只有两个成年封王就番的儿子,一个吴王,祝振国已经见过了。

  还有一个燕王夏文翰,燕王封地似乎就在这河间城不远处。

  这燕王怎么突然来这里了?祝振国心中思量着,燕王来了,是继续冲出城去,还是听这燕王的命令现在停手?祝振国在片刻之后就心中有了决定,大喊一声:“停,戒备!”

  所有庄汉都止住马匹停住了脚步。却是那刘绪辽似乎没有听见一般,满眼血红,依旧驱马往前几步,又杀两人。

  燕王为何会在此处?却是这燕王封地就在河间城外,这北河郡的北方,接近边镇的地段,本来就没有多少百姓,这燕王封地也不大,也就更没有几户人家。燕王也就在这河间城里置办了宅子,直接住在河间城中。

  有一个形容词叫做闲散王爷,形容这燕王夏文瀚一点也不为过,平时在这河间城也是无所事事,除了读读书,也就是多混迹在娱乐场所。更没有节制一方的权利,也没有插手地方的能力。大致这燕王一辈子也就这么无聊潇洒过这一辈子了。

  若是有什么钦差大臣之类的来到北河查案,也跟这年纪轻轻的闲散王爷没有一点关系,今日却是不同,竟然有两方兵丁在这城中厮杀,这燕王夏文瀚身为王爷,也就不能不来查看一下了。

  祝振国看到前方刘绪辽还在厮杀,更是大喊一句:“刘绪辽,还不退下。”

  这刘绪辽听了祝振国的再一次大喊,才回头看了一眼,停下了脚步。此时这北河郡的兵丁也不敢再往前来纠缠,两方竟然就这么停下了厮杀。

  黄明还不知情况,更不知道对面燕王来了才让这些中京来的人停了手。见这些人不再厮杀,黄明在人群中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近前,却是还要命令手下兵丁上前。

  燕王带着人已经近前,庄汉们大多听见了这来人的身份,这来人是个王爷,王爷对于这些才从大江郡出来的乡巴佬庄汉来说,已经与庙宇里供奉的满天神佛是一个档次的。

  众人不自觉两边挤着,中间空出一条小路。

  燕王夏文瀚年纪轻轻,也是胆气不小,自己头前一个打马直接进了这人群当中,看着这两边武装得只露出眼睛的铁甲大汉,心中也有些惊骇,再看着满地的尸体,心中更是吃惊,不多久带着手下穿过了庄汉,来到了两方人马的中央。

  在燕王想来,这些庄汉必然是面目狰狞、凶神恶煞。却是不知道,这些铁甲大汉遮面下的眼神都是呆滞的看着这路过自己身旁如同神佛的王爷。便是祝振国也在打量着燕王。

  这燕王比起那三十出头的吴王,显得年轻得多,最多二十一二的模样,长相却不怎么与承平皇帝相似,没有吴王长相与承平皇帝那般相像,但是眉宇之间还是能看出一点点皇家血脉。这燕王气势比不得吴王的锋锐,多了一些儒雅气息。

  黄明本还要催促手下上前救人,此时看到对面阵中开了一条小道,小道中走出了一个身穿蟒袍之人,也是认出了来人是燕王殿下。连忙跪拜在地,口称:“拜见燕王殿下。”

  这燕王虽然没有什么权柄在手,却是没有人敢轻慢的,黄明更是不敢缺失了礼数。

  祝振国也是反应过来,连忙下马,也是单膝跪地,口称拜见。一时间所有在场之人也随之拜见。

  “造反不成?”燕王夏文瀚此时已经到了两方的中间,满脸的愤怒,不管怎么说,这天下都是他夏家的,两方人马在城中厮杀,这燕王心中哪里还会不怒。

  黄明倒是口快:“回禀殿下,这中京来的祝振国私自绑架北河郡主官,胆大包天,微臣率部来救,方起厮杀。”

  此时整条街道,还在马上的就只有燕王一行人与还被绑在马上的云时道、韩须仁与李达。其他人都跪拜在地。燕王回身看看,立马也就看见了这被绑在马上的云时道。

  “哪个是中京来的祝振国?”燕王夏文瀚显然是大致相信了黄明的话语,对着这些铁甲汉子喊道。

  “微臣祝振国,奉皇命来北河郡调查科举舞弊案,缉拿一众涉案犯官返京,还请殿下明察。”祝振国此时直接拉出了皇帝的虎皮,也是现在说别人也没有什么作用,唯有皇帝才能为自己撑住场面。

  “可是当真?”燕王倒是没有想到是这么回事,心中对这北河郡的科举事情,虽然不太了解,也是听过一些风言风语。又听到是奉皇命,燕王心中已经亲近不少。

  “殿下,这祝振国信口开河,他既没有手谕,也没有圣旨,是他私自绑架朝廷大员。望殿下明察。”黄明不等祝振国回答,立马接话,觉得此事必然要落定下来,自己是有理的一方。

  “回殿下,千真万确,微臣便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冒用皇上圣谕。”祝振国紧接着说一句。心中却是自信得很。

  也是这个世界为官的,哪个敢乱说皇命,乱说皇命者,即便是有一千一万个脑袋也不够砍的。燕王心中也是如此想法,怎么可能有人没有得到皇上圣谕,便敢信口开河。却是燕王哪里想到,这祝振国严格来说,还真是没有得到皇上的圣谕,只是刑部派出来的而已。

  “云大人涉案,你可有证据。”燕王显然信了这祝振国的话语,此番却是更在意的是案情是不是真与这云时道有关。有无证据才是事情的根本。

  “回禀殿下,此案人证已经被微臣送到中京,物证便在后面的箱子中。”祝振国听了燕王问话,显然是相信了自己,心中也是安稳不少。

  两方厮杀,最后来一个没有任何权柄的王爷做裁判,倒是有些奇怪。却是这王爷也是此时唯一有资格做裁判之人。此时事态发展也就是这王爷的一句话了。要是这王爷信了祝振国,这黄明便再也不敢说话或是动手了,只怕还要担心自己的小命问题。

  “把物证搬上来与本王看看。”此时的燕王却是装作一副正直模样,好像审案的官员一般。

  却是没有人知道,这燕王闲散二十年,便是自己父亲也不亲近他。今日却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皇家身份的感觉,两方千人厮杀得你死我活,尸横满地,却是自己一句话就停手了,都跪在地上等候自己裁断。

  这燕王二十年人生,还是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场合与作用,第一次显露出这样的威风,心中更是享受。(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