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欧阳穿甲

  第一百五十六章欧阳穿甲

  之后祝振国在这沧北派在待了两天,期间主要也是为了练习这沧北十八斩,练习之中遇到什么问题,祝振国也是立马便去找这朱雄解惑。

  朱雄也是知道了这祝振国到北河郡来的原因,也知道祝振国刚进入北河郡的时候遇到的事情。心中倒是有些发虚,毕竟这沧北派在北河郡治下,一个江湖门派想跟一方主官作对,显然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的。

  “振国,此事京里差你来办?却是你在京里得罪了什么人不成?”这是朱雄一直到这事情,心中第一想法便是如此。

  “师叔祖多想了,实在是我的老师乃刑部尚书欧阳正大人,此事便是老师嘱咐来办的差事,也是老师没有可信任之人。”祝振国解释道。

  “此事难办啊!”在朱雄心中,也是实在这么想。

  “是啊,现在倒是不知该如何破局。”祝振国直说自己此时的困难,也是实在不知往上面地方下手开始,本来是准备找一个买了功名的书生,然后顺着线路一路调查上去。却是这钱举人连帮他买功名的人都不认识,只知道姓金,想来这金也是一个假的姓氏而已。

  “唉。。。听你说此事一点线索也没有,老夫倒是可以给你提供一个线索,之后的事情就靠你自己了。”朱雄也是想帮祝振国,却又不敢牵涉太深,非是这朱雄没有胆气,实在是沧北一派,在这北河郡实在是扎根太深,各个宗脉,族人弟子也是太多。这朱雄却是不能不负责任把这些人的性命前途都拿去赌。

  “请师叔祖赐教。”祝振国听了朱雄还有线索,心中也是着急。

  “那日在官道送银子给你的人是河间城团帮的人马。”朱雄显然知道这整个北河郡,就只有河间城团帮这一个江湖势力了。

  说这团帮是江湖势力倒也是不太准确,这团帮二三十年前本是河间城里面的混混团体,在这江湖上便是路边的小蚂蚁一般的角色,却是这团帮出了个叫李达的人物,武艺倒是一般,却是手段不凡。

  这李达本也是郡城里面的泼皮,不知怎么搭上了几条官面的路线,得了官面的庇护,做尽了河间城所有的涉黑勾当生意,手段也是极为的狠辣,吃人肉喝人血的生意利润当然极为可观。

  赚得越多,搭上的官面路子也就越来越大,赚得钱也就更多,慢慢的手下聚集不少江湖汉子,也多帮一些官面人物做些下作勾当。

  这团帮势力现在基本不出河间府,十来年前却是与沧北派起了不少冲突,火并之中,这团帮尽管人多势众,钱粮充足,却也不是这传承了几百年之久的沧北派对手。

  尽管后来团帮动用不少官面能量,却是这沧北派在北河郡势力错综复杂,虽然没有真正官面的支持,但是这官员手下的做事之人却大多向着沧北派。

  最后这事情就不了了之,团帮势力就再也没有出过河间城了。

  “团帮?江湖门派?”祝振国听了当然也要细问一下。

  “现在这团帮倒是算不上江湖门派了。。。。。。”朱雄慢慢把这团帮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娓娓道来。

  “原道是这样的事情,也好,文斗不行,那就来武斗。”祝振国心中也是定了心神,查案子,虽然是来查买卖功名的事情。但是查别的罪名也是一样的,只要有一个大罪能坐实了,其他的罪名自然就会慢慢印证出来。

  就像后世查官员贪污一样的道理,只要查出了一条贪污,自然也就要出受贿,养情人、乱用职权的事情。

  “振国不可轻敌啊,现在的团帮可不简单了,手下是养了不少的死士,高手也是不少的。”朱雄也是担心。

  “师叔祖不必担心,此番动武,我心中倒是不怕,援军也在来的路上了。”祝振国自十二岁出道,厮杀的事情就从来断过,似乎慢慢习惯了一样,心中反倒觉得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反倒更合自己的心意。与人辩论道理法律,不如动手就打。

  祝振国倒是没有急着离开沧北,反倒是安静的住下了。这住下的缘由倒是有两个,一个便是练习这沧北十八斩,还带着四个伴当与庄汉们一起练习这沧北十八斩。

  第二个就是等候中京来的援军,也就是留在中京的那四五十个祝家庄汉兵丁。

  沧北府城里的铁匠铺又接到了一笔大单子,又是四五十套祝振国设计出来的骑士板甲。

  “文峰,此番事情有变了,文斗变武斗,我心中对你有另外的安排。”祝振国在这偏院里对欧阳文峰说道。

  “振国打算如何安排我?”欧阳文峰也是没有想到祝振国会改变计划,之前的计划欧阳文峰也是大致知晓的。便是像抓钱举人那样去抓这买功名的人,然后再慢慢往上调查。

  “我想你先留在沧北,等我进河间城安定下来,再让你入城。”祝振国这是想保护欧阳文峰的意思,刀枪无眼,欧阳文峰也是从来没有练习过什么自保的手脚,留在沧北也算是一个安全的办法。

  “振国,我同你出发之时,父亲曾说,雏鸟终究是要学会自己飞翔的,此番遇险则避,我这算是什么学会飞翔,上马杀敌,我也能行,这几日我也在学舞刀。此次进城,我必要同去。”欧阳文峰从小读这圣贤书,也学的是这忠肝义胆,在祝振国身边几次遇险,更是觉得男儿当有血气。

  欧阳文峰的不凡也就在此处。文人从古至今口中都是叫着杀身成仁、为国捐躯的,当然文人口中叫的口号,也仅仅是口号而已。为国捐躯的文人倒是没有几个,真正杀身成仁为国捐躯的还是那些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草莽汉子。

  这欧阳文峰却是有这份胆气。

  祝振国看着欧阳文峰那极为严肃的表情,听着欧阳文峰这极为坚定的口气。心中也是受了感染。祝振国也是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份血性是上辈子武侠、战争的向往,与这辈子军汉长辈们的影响,历经厮杀慢慢养成的。

  这欧阳文峰却是一个正经的书香门第,一个真正的圣人弟子。也能出这份血性,祝振国心中不仅是佩服,也是很欣慰,有这么一个朋友,也是自豪。

  “好,既如此,我们还要在这沧北待上二十日左右,文峰你便每日着重甲习练一下刀法。”祝振国也不再显示那些心中的担心,再说担心欧阳文峰的安危就不是担心了,是对欧阳文峰的看不起与鄙视。

  此时吩咐欧阳文峰着重甲练刀法,倒是没有指望这二十天欧阳文峰真能把刀法练成什么样子,只是让他熟悉一下拿刀攻击的方式而已。真正重要的是把这几十斤重的重甲穿习惯了,习惯了这重甲的重量,也是能保命的法宝。

  “好,我必然不拖振国的后腿,男儿当杀人,我也要在这马上斩杀几个敌人。”欧阳文峰心中极为的坚定。

  “重甲定要穿得住,穿了也要能跑能跳。”祝振国再叮嘱一下。欧阳文峰能不能杀人祝振国倒是不太在意,最为在意的还是这重甲一定要能穿得住。

  “得令。”欧阳文峰身形都站得直了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