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掌门传技

  第一百五十五章掌门传技

  先是下面小声议论,祝振国也听不清到底说些什么。朱雄也是惊了一下,却是不知道这祝振国有什么问题,导致自己一介绍,地下议论一片。

  不多一会儿,一个身穿华丽服饰的中年商人站了起来。

  “朱掌门,大江祝振国?可是大江郡第一才子祝振国?”显然这中年富商平时无事,也是多去这青楼勾栏之地,也是在这种地方听到了大江祝振国这个名号。

  朱雄一愣,他心中也是不知道这祝振国是何许人也,头前也没听这祝振国自己多介绍。也是这种事情,祝振国不可能自己在朱雄面前吹嘘,说自己是大江郡第一才子。

  朱雄转头看向祝振国,祝振国也是眼神看向朱雄,然后点点头以示肯定。

  “正是正是。”朱雄得了祝振国的肯定,便也是直接回答了出去。

  “果真是那《青玉案》的作者祝振国?”这商人又问。人有钱了,必然要附庸风雅,这中年富商显然也是如此。

  这个世界都商人向来没有什么社会地位,所以一旦商人家业大了,必然要竭尽全力培养自己的孩子去考科举,得了功名才能更好保住自己的地位。这也是商人附庸风雅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那句话,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这回这朱雄倒是不帮祝振国回答了,而是做了个手势,示意祝振国自己来回答。

  “在下正是这大江郡的解元祝振国,也是在这中京城的上元诗会写下《青玉案》的祝振国,诸位长辈有礼了。”祝振国得了朱雄的示意,也是只好出来承认。

  “能见祝才子当面,实在是三生有幸啊,祝才子才名传遍天下,老夫着实佩服。”这中年商人确定了眼前这个少年就是祝振国,也不敢托大,赶紧夸奖一番以示友好。

  这一番事情也是被一直站在侧门指挥下人端菜送酒的朱雯看见了。这朱雯心中满是讶异,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祝振国之前还真没有骗自己,这少年还真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物。

  这朱雯心中也是越加的好奇这祝振国到底是个什么人,能用硬弓射鹿,刀法能胜过自己,还能得大江郡第一才子的名号。便是这安排下人端菜送酒的心思也没有了,眼神多偷偷关注着这祝振国的一举一动。

  “哈哈。。。文武双全,好,我沧北派能得这么一个弟子,也是沧北的幸事。”这话当然是朱雄说出来的,他也没有想到这祝振国还是一个名传天下的才子,心中更是高兴。

  在座的人,显然并不是这以为中年富商听说过祝振国的大名,之前许多人的议论便是证明。

  等祝振国回到自己席位上坐定,不得一会儿,便有不少人上来敬酒,个个都是夸奖示好。倒是祝振国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文才名声已经传到了这北方边境之地了。

  说实话还真要感谢那些青楼勾栏里面的妓女清倌人。

  等到一番敬酒之后,便到了这送寿礼的流程了。

  先由这沧北派的人送礼,大致都是些贵重的东西,纯金打造的佛像,名人的字画,哪里来的好茶叶之类的。祝振国看了也是惊讶,都说北地不比南方富裕,这送的礼物倒是分量不轻。

  按照这般送法,这朱掌门过个寿就要收上价值几万两的礼物了。

  轮到这朱雯给自己父亲送礼,朱雯拿着之前祝振国给他的鹿角,鹿角上的鲜血之类的早已经洗干净,鹿角上还系着一根红丝带。

  “父亲,这鹿角便是女儿送给你的礼物,女儿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弄到这对鹿角的,父亲可是喜欢?”朱雯一个少女心性,说话之间更多像是在跟自己父亲撒娇。

  “喜欢喜欢,雯雯的鹿角便是今日最好的礼物。”朱雄中年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是宠爱有加。

  “父亲喜欢就好。”朱雯听了父亲说喜欢,心中也是高兴至极。

  “可是雯雯你自己猎来的?以后可不要进山去做这些事情,危险得紧啊,再好的礼物也没有我宝贝女儿重要。”朱雄也是好不隐藏对自己宝贝女儿的心疼。

  “父亲,这鹿角倒是女儿发现的,最后却不是女儿猎到的,是那祝振国一箭射死的。”朱雯性格上是比较直接的,也不会为占用别人的功劳。

  “哈哈。。。。振国还有一手好射术,不错不错。真真是麒麟子。”若是换在后世人来夸奖,必然要说什么人中龙凤之类的话,在这个年代倒是有些不合适,大多便用麒麟子来代替。

  酒宴越来越热闹起来,这在场之人也不是什么文人儒生,大多是江湖豪爽之辈,几杯酒下肚,便是性子都起来了,越喝越来精神。

  等到酒宴散去,已经是快到傍晚十分了。来宾贵客们慢慢散去,留下这沧北派的人们慢慢收拾着酒宴残局。

  这沧北派许多人都是喝醉了,倒是这朱雄作为今日的主人,倒是没有真正喝进去多少酒,傍晚时分吩咐下人找来祝振国。

  “振国,你都学了那些沧北的绝技啊?”朱雄直入主题。

  “师叔祖,在下也是不知学了多少,却是不知道哪些系统,也是不知道哪些属于沧北的绝技,哪些是军中的路数。”祝振国实话实说。

  “如此也罢,从今晚开始,我便传你沧北刀法的精髓,也就是沧北十八斩。”朱雄倒是很满意祝振国这个传人。也有一部分是念及自己对不起逝去的堂兄。既然已经认了祝振国为沧北正宗的一脉,也就不会再有私藏。这也是沧北派的面子所在,不能让沧北正宗一脉的弟子出去,却还不会几招沧北的绝技。

  “多谢师叔祖。”祝振国也是不客气,自己来这沧北派,目的就是学习一门系统的刀法,哪里还会客气往外推。

  两人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用功。

  却是这朱雄也没有想到,祝振国对武艺的理解能力已经到了一个顶尖的地步,所有技法一点就通,其中门道,也是一说就懂。

  也是这祝振国对于刀法的认识已经到了一定地步,本身刀法就极为了得,基础更是扎实。何况沧北派的路数,祝振国从小就接受学习了不少,此时更是触类旁通,完全没有阻碍。

  两个时辰过去,月亮早已经高高升起,两人一个教得顺心,一个学的快速,却是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振国,你倒真真是一个武艺天才,堂兄泉下有知,必然也是欣慰的。”说到此处,这朱雄倒是伤感起来。

  “实在是师叔祖教得好,弟子学起来也是省事。”祝振国已经基本掌握了这沧北十八斩的路数。也是应了一句话,假传千万句,真传一句话。很多东西,只要弄懂了其中的道理,学习起来自然简单许多。

  “唉。。今日便教到这里,振国以后定要多加操练,不可为堂兄一门丢脸才是。”朱雄说完,转过身去,慢慢走远,却是泪水已经低落下来,不想被祝振国看见。

  “谨遵教诲。”祝振国对着朱雄的背影依旧还了一个大礼。很多事情心中也是慢慢猜测到不少,却也不能真的开口去问。

  这其中的是与非,大概也是只能随时间慢慢消逝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