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五十章 侵门踏户

  第一百五十章侵门踏户

  “把那厮提过来。”祝振国心中想定,便是越加要迎难而上的感觉。

  这钱举人被一路拖行过来,受罪不轻,好在祝振国下榻的客栈与这怡人苑距离不远,不然只怕是小命都保不住了。

  铁牛到一旁的房间里面把这钱举人抓了过来,扔在地上。这钱举人倒是惊吓得厉害,身前的衣衫已经模糊成一团,透着隐隐的血迹。慢慢爬起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且问你,这举人是怎么得来的。”祝振国坐在椅子上再问。

  “回大人话。。。。小人。。。到河间府考试。。。中了举人。。”这钱举人此时真真是心中万分恐惧。

  “嗯??”祝振国听这钱举人似乎还想隐瞒什么,便是鼻腔出声恐吓,只要这前举人再多一言隐瞒,只怕又要受一番整治了。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啊,小人。。。。小人。。。。小人举人是买来的。”这钱举人又开始痛哭流涕起来。

  “找何人买来的?”祝振国再问,事情大致与自己猜想的差不多了。

  “是。。我也不知啊,是一个河间府的朋友介绍的。。小人实在不知是找何人买的。。”这钱举人是真不知道到底是找何人买的。只知道是一个朋友介绍了一下,然后带着银子在一处私密地方交了钱,参加乡试之后,便中了举人。

  “什么朋友?”祝振国心中大概也知道这钱举人说的话应该不是谎言,这卖举人的事情不可能真让这买者能知道后面人的身份,必然是要做得极为隐秘的。

  “小人在河间府认识的一个朋友,只知姓金,其余皆是不知晓。”这钱举人哪里还敢隐瞒,心中只怕这祝大人对自己的话不相信。

  “你举人的文书在何处?”祝振国也知道这事情不是那么好调查的,现在要拿到的就是第一手证据,拿到这钱举人的文书,上面也是有几方大印的,有郡府的,有学政的,也还会有学政大人亲自的签字落款。

  有了这东西,即便过程不太清晰,却是也可以拿来扳倒不少人。

  “回大人话,在小人家里面。”

  “召集所有人。”祝振国对这刘绪辽说道。

  片刻时间,这客栈门口已经聚集了六十余骑,个个挺拔神武,装具也是佩戴齐全。

  这钱举人这回待遇倒是提高了不少,还有匹马可以骑着。只是手脚都被绑住了。

  有这钱举人带路,众人不需多时,便找到了这沧北首富钱家的大宅子。

  已经是晚间,宅门依旧是打开的,显然这钱家上下还在为自家公子被人抓走的事情奔走着。钱老爷出去找这知府大人打听消息去了,一家老小都在这大厅焦急等候着。

  突然间,几十骑马的士卒冲进了大院,直接来到正厅的门前。

  正厅内等候的众人也是听到了外面的吵杂,连忙出来查看。却是这钱老夫人正看到自己儿子被绑在一匹马上。

  “儿啊,你这是作了什么孽啊,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这钱老夫人一把扑向自己儿子的马匹,伸手就要去解绑在自己儿子脚下的绳子。

  “铁牛,带这厮去拿东西。”祝振国也懒得看这场面,直接吩咐做事情。

  铁牛与几个庄汉下马便走向这钱举人,这钱老夫人还想阻拦,却是被一个庄汉一把推到一边,坐在了地上。

  几人解下绳子就带着钱举人去取举人文书了。

  “你们是哪里的衙门啊,还有没有王法了。。。。老身要去知府衙门状告你们这些强盗贼人。。”这钱老夫人坐在地上,却是嚎啕大哭,看这些兵丁如狼似虎,大门口处更是躺着几个小厮仆人,也知难以反抗。

  正好此时,这首富钱老爷刚好从这知府衙门回来了。一进门,见这满屋狼藉,一院子的骑兵。心中也是大骇,忙走到前面来。

  “不知是哪位大人大驾光临,老夫怠慢了?”这钱老爷身为这沧北首富,也是见了些世面,说话间也是有分寸。

  祝振国低头看了这钱老爷几眼,倒是开口了。

  “刑部缉事厂办案。你家举人涉嫌一桩大案,此番协助调查一下。”

  “冤枉啊大人,我家孩儿从小良善守法,决计不会犯下什么大案,还请大人明察。”这钱老爷倒是清楚自己家孩子德行,良善守法说不上,但是大案子也是没有这胆量去犯的。

  一听是这刑部什么的衙门,这钱老爷也是知道来头不小,倒是不敢托大。

  “本官自会明察,此番证据确凿,这钱举人也是认罪了,不需再辩驳。”祝振国表明了身份,也就不想再多解释什么,也没有这个解释的必要。

  这钱老爷听了这话,哪里还不知道事情严重,连忙给一旁的下人打了个眼色。

  “大人辛苦,下马到厅堂喝杯热茶可好?”这钱老爷倒是个有些本事的人,却是在这个关节上,依旧不慌不忙,心中只想着解决的办法。

  “不需,取了东西便走。”祝振国虽然不想多说,却是这钱老爷实在是过于镇定有礼,也是客气得很。

  “不知大人到小人家中所取何物?”这钱老爷见祝振国态度稍微好转一些,又问道。

  “一纸文书。”祝振国毕竟算是个读书人,武人心性不发作的时候,倒是颇为讲理。若是这钱老爷大喊大叫或是想什么以势压人的办法,祝振国显然不会理会,说不得这钱老爷也少不得一顿打,却是这钱老爷态度恭敬,说话客气,祝振国倒是不好不理会了。

  “大人,我儿所犯之罪,不知。。。。”钱老爷最终还是要打听这个事情。

  “说大不大,却是重要证人,要论结果,最多革了功名,永不录用,你且在家等着,过不得几个月便会回来。”祝振国已经把话都说完了。

  “多谢大人。”这钱老爷听了祝振国这话,倒是心中轻松不少,先不论能不能救出自己儿子,只要自己儿子没有真的犯什么大罪过,在这个情况下也是一大喜事。

  旁边下人已经端来了一个大托盘,也是盖上了锦布。这钱老爷接过托盘便走到祝振国身下。

  “大人,小小意思,请勿介意,还请大人多多照拂一下小儿。”这钱老爷也是会做人,也是打算得好。不论自己能不能救出儿子,此时与面前这位大人一些善缘,倒是对儿子有不少好处。

  此时铁牛已经带着这钱举人走了出来,手中已经拿着了一份文书纸张,显然也是拿到了想要的东西。

  祝振国看到这铁牛手中的东西,也是点了点头,手中拉了拉缰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