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舞弊大案

  第一百三十二章舞弊大案

  这巡城司的案子完结之后,欧阳正倒是稍稍清闲了一些,自从上任以来第一次休息在家。

  这日欧阳正差人来了这刑部缉事厂,祝振国也正无所事事,直把以前刑部大牢里的一些老犯人都提出来审问一番,却也是没有什么收获,主要也是祝振国想更熟悉一下业务。

  到了刑部大牢的罪犯,基本上都是案子已经确定得差不多的,只是等候最后的处置。

  欧阳正差来的人带着祝振国一同前往了欧阳府,却是中京内城东北处的一座新府邸。

  这府邸倒是也不小,只是比起在沙洲的欧阳家大宅要小上一些,却是更加精致。

  祝振国跟着小厮进门,亭台楼阁,池塘残藕,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回转幽深,道旁多是各类草木,来年开春必然是百花争艳的景象,白墙青瓦,暗红窗格,大概让祝振国想起了苏州园林的风味。

  待到一处小楼厢房面前,小厮便下去了,祝振国径直进了小楼。

  欧阳正正在左边书桌上读书,欧阳文峰也在一旁看着一本书。两人见到祝振国进来,便把书放了下来。

  “学生拜见师尊大人。”祝振国见了大礼。

  “振国来了,先让文峰陪你下去走走,老夫把这杂记读完,午饭时候再同席。”欧阳正对这祝振国也是比较随意。

  两人听了吩咐,行了小礼,结伴出了这书房小楼。

  “振国,多日不见啊,听闻你此番是做了大事了。”欧阳文峰见得祝振国来,满心欢喜,也实在是不愿陪着自己父亲读书,自己一个人读书倒还是可以,与父亲一起读书动都不敢乱动,这祝振国一来,欧阳文峰也是解放了。

  “不算得什么大事,之后还要做番更大的事情来。”祝振国心中也是如此想法,一个千户算得了什么大事。

  两人行到后院一处安静的亭子前,欧阳文峰说了一声自己去叫妹妹,便走了,留祝振国一个人在这里先坐。

  祝振国四处打量起来,见着亭子周围景色,假山草木,小池里还有来往巡游的金鱼,一棵杨柳垂在一旁,景色当真怡人。

  又想着要是自己以后也有这么一家家宅府邸,却是最好不过了。祝振国虽然两世为人,却是从来没有在这种环境里面居住过。

  上辈子寸土寸金的世界,绝大多数人都挤在钢筋水泥的房屋里,这种宅子只能到江南苏杭才能当景观来看。这辈子出身虽然也算不穷,却也是乡下地方,宅子只是普通院落,却是没有这等园林风光。

  看着不远处小楼上的雕梁画栋,真真是起了不少期盼。

  “振国,小妹来了。”欧阳正带着欧阳诗梦走近了这小亭。

  “诗梦!”祝振国也是起身行礼,若是原来,祝振国可不会与欧阳诗梦这般讲究礼数,却是年龄越来越大,两人再也不能像原来一样相处了。

  行完小礼,再来打量,这欧阳诗梦青纱罗裙一尘不染,微风琴吹,这裙摆随风而动,竟然带有不少空灵感觉。

  再看面目,更是楚楚可人,白玉肌肤微微透这红润,眼神含蓄间更是还有坚定,一头青丝长发,织罗得规规整整,没有一丝散落。

  欧阳诗梦也是还了一福礼,见这祝振国盯着自己上下打量,先是有些羞涩,再看这祝振国上下打量许久,不免有些羞愤,也暴露出了一丝不同于这个时代女子的个性道:“你却是看够了?”

  祝振国听了此言,才回过神来,表情上尴尬不少,连忙道:“我还没有认真看过诗梦女装的样子呢。”

  语气间倒是熟络,这一番才两句对话,却是又把两人拉回了原先的那种交流状态。

  欧阳文峰看了看祝振国,又看了看欧阳诗梦,又四处看了几眼,出言道:“振国,小妹,父亲之前还交代了我些小事,我先去办妥了再过来。”

  说完欧阳文峰便沿着小道走了,却是哪里有欧阳正吩咐的小事,只是这欧阳文峰也是谈了两年恋爱的,哪里还不懂得风情,更是知道自己在这里还有些碍事,说个托词,也便先离开了,留这两人说些体己私话。

  这欧阳文峰一走,两人倒是更显得尴尬,两人心中大致都知道将来是要结为夫妻的,但是硬要论起感情来,还未到那一步。

  若是说祝振国与解冰语,倒是情到浓处了,在这个年代也算是两情相愿。

  而祝振国与这欧阳诗梦虽然相熟多年,之前却只是朋友玩伴的关系,配得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词语,却是在男女之爱上还是有一层隔阂。

  两人尴尬片刻倒是回转过来,交流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体己私话,倒像是两个朋友聊天。

  祝振国也没有想过,这个年代这种关系已经不得了了。别人的婚姻,更多的是夫妻婚前没见过或者只是见过一两面就拜堂了。

  午间家宴,共有五人,欧阳正夫妇,欧阳兄妹,加上祝振国。若是再加上一个欧阳文峰的妻子,这一家人算是凑齐了。

  席间倒是小饮了几杯,等到一番家常理短叙完。欧阳正对这自己夫人与欧阳诗梦示意了一下颜色。

  两位女性便是懂了,放下了碗筷下了饭桌,往后院去了。

  显然是欧阳正接下来要说正事了。这欧阳家古礼周全,却是女子地位上真是差了不少,这正席之上吃到一半,却是被一家之主“赶”下了饭桌。

  这也是祝振国第一次在这个世界见到这种场景。乡村之间这种严格的礼数却是少见,也是祝振国十几年人生,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分认识。

  “振国,皇上转了一份折子到我这里。”欧阳正开口说了正事。

  祝振国此时也知道不该插话,只等老师说完事情。

  “折子内容大致是有人举报,这北河郡科考舞弊的乱象,却是说得相当透彻,一会我将这折子转给你,却是不可外传了。”欧阳正也是没有对这折子的内容多说,却是要把这折子直接转给祝振国,让祝振国自己细看,还嘱咐不可外传,也是要保护这写奏折的人。

  “皇上的意思是?”祝振国也知道要办差,却是也要知道这大老板到底是个怎么打算的。

  “皇上只说一句,严查。”欧阳正也把这态度转达给祝振国,祝振国也就是需要皇帝的这个态度,才好知道如何做事。

  “年关一过,学生便赶往这北河郡查办此事。”祝振国说这话也是试探,毕竟自己这老师是一个古板的人,万一要自己现在动身,那便是这个年也过了不了。

  “事情倒是不太急切,年后动身就是,此番你带着文峰同去,也让他见见世面,事到如今了,雏鹰也要自己去学飞翔。”欧阳正说到最后一句,却还是显露出一丝的无奈,心中也知道,自己这儿子也是没有其他道路能选择了。

  “学生必然办得妥当。”祝振国也是表了一个态度,这欧阳正现在不仅是自己老师,更是自己的上司。

  这北河郡,祝振国却是完全一点了解也是没有,如果真要说对这北河郡有什么知晓的事情,祝振国绞尽脑汁,也只想到这沧北派便在这北河郡辖下。

  “父亲请放行,孩儿已经长大,必然与振国一起办好差事。”欧阳文峰也是表了个态度。

  “你们二人一直是好友,此生也当是一辈子的好友,万事都要多商量,同进退,一荣皆荣,一损俱损。”欧阳正最后说出了自己的叮嘱与期盼,却是自己这一辈子官场,见过太多兄弟反目,挚友为敌的事情了,这祝振国以后更是要成为自己的女婿,不免对自己这两个最亲的后辈有一个警示。

  “师尊放心,师尊恩惠,学生铭记于心,深感五内,人生长短,不过几十载岁月,不求荣华富贵万人之上,但求一个心安理得,不虚此生。”祝振国不论是有多么心狠手辣的时候,却是一个保有基本价值观的现代人,更是见多了繁华世界,历经两世为人,更看清楚世间百态。

  “父亲请放心,我与振国必然是这一世的好友。”欧阳文峰更是心思简单些,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也就祝振国这一个真正挚友。

  “如此便好,把酒满上。”欧阳正也是年纪渐大,感慨更多。

  三人又饮一杯,欧阳正又说起科考之事,却不是说之前那个折子,而是说这祝振国与欧阳文峰会考的事情。

  更是叮嘱两人,不论多么繁忙,却一定要多读书。

  不论这差事如何,却是不考个真正的进士,以后也就没有多少进阶的身份,更不谈未来。

  午间宴席吃了近一个时辰,好酒也是饮了不少,却是留了祝振国晚间再饮,之后欧阳正也回了自己书房。

  祝振国也是无事,今日显然是要在这欧阳府待上一天,下午时分,又是那个小亭子。又是那三人。

  这次欧阳文峰又是托词小事还没有办完,还要去办。祝振国哪里不知道这欧阳文峰的心思,又想到自己与欧阳诗梦并非真正说些私房话语。

  也就开口留下了欧阳文峰,这欧阳文峰一留下,倒是话题更多,也少了隔阂,三人相谈更加欢畅,不时间还多了些欢声笑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