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三十章 预审犯官

  第一百三十章预审犯官

  第二日上午。

  “哈哈。。。来晚了来晚了。。”刘绪辽穿堂入室,直入这缉事厂的内院,门口吕二也是不敢阻拦。

  “泼才,说了过两日去寻你,你怎么又来了。”祝振国正在内厅里坐着与四叔谈事情。

  “解元公,我来上值啊,今日来晚了,却不是我的错,是我那舅父多管闲事昨日到家中告状,我家祖母今日一早便在门口看着不准我出门,我却是翻墙出门来上值的,是不是很感人的场景?”刘绪辽倒是不管祝振国的意思,只解释自己今天为什么来晚了。

  “那你寻铁牛去耍,我还有事。”祝振国听了这一番场景,现在就一个想法了,只希望这缉事厂的新鲜劲一过,刘绪辽便不来了。

  “好好,你忙你的,我寻铁牛去,明天早上我在家中带些被褥来,以后我也住在衙门里面,免得日日要翻墙出门。”说完刘绪辽便出门去寻铁牛去了。

  可见祝振国此时心中是作何想法。。。

  今日祝振国还有一事,便是上街贴了不少布告,寻找了一下之前也被这黑店讹诈过的百姓,每个贴布告的地方还派了几个兵丁把守,也是巡城司的人去撕了。

  当然找这些受害者也是要上堂做个证人,好处也是要给的,返还被讹诈的银两,还额外给一些压惊的费用。

  倒是效果显著,早上贴出去的布告,到了下午便寻到了几个受害者。也是可见这黑店着实讹诈了不少良善的百姓。

  又过一日,这刘绪辽果真提着被褥衣物行礼到这缉事厂来住下了,还是与铁牛四人一起睡的大通铺,真真是急坏了这祝振国。

  祝振国其实本可以心中洒脱些,随这刘绪辽去就是了,却是不知为何觉得自己非要整治一下这刘绪辽不可,不然这般一个人在身边,必然要惹出事端来。

  若只是朋友兄弟每日读书练武倒是罢了,也惹不出什么大事情,却是入了这官场,哪里还能无所顾忌。要是惹事生非了,必然也是大事,自己也是要受了牵连。

  必然要这刘绪辽安分妥帖一些才能安心。

  今日这刑部衙门倒是忙碌,欧阳正安排了今日先对这韦氏伯侄进行一次预审,也就是要彩排一下,然后再禀报皇帝。

  之后应该是要来个三司会审的,此时已经不是简单的案子了,已经出来不少人命,必然要一个更加大一些的平台来处理,这样才能在皇帝面前更加有说服力。

  说道三司会审,便是这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个衙门的主官一起来审理这起案件。

  这大理寺其实就是中央最高法院,平常也是个闲职衙门,没有什么重大的案件,也不会动用大理寺来审理。

  而这都察院却是一个有些职权的衙门,能量说大却也不大,说小有时候也能干大事。这都察院没有实际权力,而是行使这监督天下、弹劾官员,提些建议与意见的衙门。主要也是起了辅助作用。

  “强叔,你带人去把一干人等都提出来。”祝振国吩咐道。

  却是要带人犯到对面刑部衙门上堂了,祝强带着一众兵丁与吕阳几个狱卒下了后面牢房,把几个人犯上了枷锁带了出来。

  韦北年,韦可,李二,卫进,是个主要罪犯,套上了几十斤重的枷锁,被众多兵丁架了出来,还有几个何进的手下青皮几个小囚。

  其他人还好,却是这百户韦可伤势实在重了些,头前这韦可心中有倚仗,受了一番整治,后来为了打破这韦北年的心理防线,这韦可更是又受了一番整治,此时却是没有了个人样。

  好在都是些皮外伤,并没有真正伤筋动骨,这韦可休息了两天,倒是也能正常说话交流。

  “我来我来,我来押这百户。”这说话的显然就是刘绪辽。

  看到犯人都提了出来,刘绪辽却是觉得自己无所事事,连忙上去把一个押解犯人的兵丁赶到一边,自己亲自去架着这百户韦可。

  祝振国见状摇了摇头,也是没有阻止,带着众人出了大门,过了街面,进了这刑部衙门。

  欧阳正坐在正堂之上,头上一块巨大牌匾,上书“明镜高悬”四个大字,两侧站着十几个兵丁,本来是要站衙差的,这衙差的活计却是被祝振国抢来了。

  刑部一众官员左右一一就坐。

  “升堂!”

  底下却是没有传来衙差们水火棍与“威武”的声音,却是祝振国这班兵丁并不懂得这些门道。

  也是无伤大雅,一一带人犯,带人证,有之前之前街面布告寻来的受害人证,有李二、何进这主要人证。

  欧阳正一番审理,倒是有条有理,这韦可也是虚弱之间认了罪过,这韦北年也是没有办法,此时倒是为了免去一顿杀威棒,勉强认罪。

  这韦北年心中倒是还有希冀,想着余立人能救一下自己。却是这余立人却并不是个义气的人,倒是禁卫军总兵胡精忠还算不错,正在多方奔走,便是大理寺与督察院也走了好几趟。

  一番预审,一切顺利,退堂之后,众多罪犯也被押回了牢里,这几个人证也放到附近客栈住下,祝振国还派了十来个兵丁保护起来。

  一番安排妥当,欧阳正又把祝振国唤了过来。

  “振国,此事如此便是完结,却是还治不了根本。”欧阳正开口说道。

  “师尊意思学生明白。”祝振国显然是知道欧阳正说的什么,这根本之事便是巡城司在这中京城权利过大,已经逾越了本身的职责。

  这权利带来的自然是众多好处,这中京街面上讨生活的生意人,家家户户必然要向巡城司缴纳这保护费,所有普通百姓也要受这巡城司欺压。

  “振国可有对策?”欧阳正本就是这为国为民的真正清流大儒,想着便是要治根治本之道。

  “回师尊,学生以为,此番事了,还是要刑部出面与这京隶府衙门沟通一番,倒是不需这京隶府衙门与这巡城司作对,只需帮助通报即可,事情便由这缉事厂来做,但凡发现这巡城司有违法之事,便由缉事厂来处置,也只得这样一步一步来治理。”

  祝振国也是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好在自己这缉事厂这番事情之后,必然名声在外,没有人敢与自己正面作对。

  却是也知道阻力重重,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整个禁卫军的财路,却是要被祝振国给断了,哪里有这般容易,好在一点便是,这巡城司的把柄多不胜数,随便一抓便是一大把,这巡城司更是多年来早已经天怒人怨了。

  “也可,此事便如此去办理,你先退去。”欧阳正如今繁忙到吃饭时间都不够用了,凡事都是只说正事,不谈虚言。说完了正事便吩咐祝振国下去。

  祝振国一走,这欧阳正立马又提笔开始写奏折了,这奏折便是要奏请三司会审,也给自己多几个助力,三司会审便是多了些保障,让别人想翻案都翻不了。

  祝振国回答缉事厂,正见院内刘绪辽与铁牛打斗,两人比武,旁边观瞧的众人更是围满了一圈,即便是吕二这种毫无武艺的人也兴致勃勃围着观看。

  两人打斗也是精彩,刘绪辽对付铁牛这种蛮力型的战斗方式,倒是第一回遇见,很多技法上都有些失灵,更是起了兴致,越斗越勇,便是又感觉学到了不少经验。

  倒是最后铁牛还是落败了。要说江湖比武,这刘绪辽倒是比铁牛高超几分,要说这真正战阵之上,必然是铁牛比刘绪辽的作用大得多。

  战阵之上没有什么辗转腾挪的余地,都是一两个回合见胜负的地方,铁牛这种大力之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打法,显然更适合战阵厮杀。着上一身几十斤重甲,那便是杀神在世一般。

  “刘爷威武。”这说话的人是吕二,头前两三天还在这门口对刘绪辽不屑一顾,此时已经喊上了“刘爷”,还为这刘爷摇旗呐喊助威,也是人才一个。

  “都围着干嘛呢?差事都办完了?”祝振国头前还在想着要整治一下这混世魔王的秉性,没想到这混世魔王现在又显摆了一番。

  众人听得祝振国一喊,却是一下子散了个干净,只留铁牛与这刘绪辽还在院中。

  “铁牛,你过来。”祝振国对着铁牛招呼道。

  “少爷,啥事啊?”铁牛走过来道。

  “以后不准与这厮比试,也少跟这厮来往。”祝振国吩咐道,心中却是想着,既然整治不了这混世魔王,那是用个坚清壁野的策略,孤立一下这刘绪辽,等他觉得无趣了,自己回家去了最好。

  “哦,好的。”铁牛倒是把祝振国的话当了圣旨一般。

  “解元公,你什么意思啊?军伍之中,哪里有不准部下比试武艺的。”刘绪辽可不想少了铁牛这个好伴。

  “这里没有军伍,只有衙差,不准比试。”祝振国也没好气道。

  却也是说了实话,这祝家庄的庄汉们之前倒是卫所的人马,现在是这刑部衙门的差役了。

  说完祝振国便回了办公的厅内。

  倒是这刘绪辽没有把祝振国这话当回事,转头又去寻铁牛去了。却是哪里知道这铁牛把祝振国的话语当了圣旨一般,便是不怎么理会这刘绪辽。(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