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总兵碰壁

  第一百二十八章总兵碰壁

  这禁卫军总兵胡精忠带着巡城司提督余立人坐着马车,直奔刑部衙门所在的位置。后面还跟着二三十个禁卫军的兵丁。

  到得刑部衙门面前,这胡精忠倒是犯难了,今天早上在这紫禁城内,欧阳正冷淡的言语还在耳边回响。此时进这刑部衙门去见欧阳正,只怕也是要碰一鼻子灰。

  打眼一瞧,正见到对面的刑部缉事厂,心中倒是有了想法,这欧阳正又臭又硬,硬碰上去,只怕也是得不了什么好处,倒不如先去这缉事厂吓唬一下小官,见一见这韦北年再说。

  打定主意,胡精忠身穿暗红朝服,带着余立人与手下直奔这刑部缉事厂。

  缉事厂看门的就是这吕二,吕二这今日倒是神气了不少,即便是站在缉事厂门前看个大门,也是神采奕奕。

  这吕二昨晚经历一番“腥风血雨”上下了值,酒肆里会了几个朋友,小酌几杯下肚,却是一番吹嘘,只把自己衙门的事情说得无比精彩,之前在街面上晃荡的时候,见这巡城司如见了猛虎,吹嘘起这自己缉事厂的厉害,那是无比荣耀。

  见缉事厂门口走来不少人马,头前一个还身穿暗红色官服,这吕二却是不知道这颜色的官服代表着什么,直往前迎去。

  “各位大人。。。。”吕二行礼,真准备询问这些人是干嘛的。

  “去去,滚一边去。。”这余立人哪里容得一个狱卒询问,头前伸手就把吕二赶到了一边,旁边一众当值的狱卒子弟更是面面相觑。

  吕二被这余立人一扒拉,却是踉跄几步,还想上前去拦,哪里还拦得住这呼呼啦啦二三十人,只得快步跟了上去。

  一行人直入缉事厂内,走到正厅,正厅里并没有人,祝振国带着人正在后面大牢里提审这韦家伯侄。

  “主官去哪里了?”胡精忠乃禁卫军统领,也是从一品的大员,哪里会在乎这里的什么缉事厂。

  “回大人话,我家大人在后面,容小的去通报。”吕二跟了进来,却是也知道来的是大人物。

  “通报什么,本官自己进去。”这胡精忠穿堂入室犹如无人之境,哪里管这吕二一个衙差,带着众人便接着往里面走去,却是也知道里面就是看押自己手下的大牢。

  今日前来便是要见一番自己手下,也了解一下事情经过,好有个对策。

  铁牛今日正在这内院大牢的入口守着,自家少爷正在牢内提审两个巡城司的军官,留铁牛带着十几个人在这门口守候,防止无关人员闯入。这内牢的门口近几天都有兵丁昼夜守候,事关重大,也是怕有个万一。

  “来人止步!”铁牛虽然来到这中京城,却还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哪里见过什么朝服,更不知道什么品级的事情,便是朝廷有几个什么衙门都不知道,无知者也就无畏,铁牛这样的无知者,更是无畏。

  “禁卫军总兵胡大人在此,尔等还不让路。”自己顶头上司在此,余立人哪里还不赶快出头,眼前十几全副武装的兵丁挡住去路,可不是用手能扒拉开的。

  “某管你什么军兵在此,没有我家少爷。。嗯。。。我家大人的允许,便是不能进去。”铁牛一个乡巴佬哪里知道什么军不军的,心中大概只知道自家少爷最大,少爷的老师更大,皇上比自家少爷的老师还要大。

  按照铁牛这么算来,比自家少爷大的就只有皇上与欧阳正两个人了。

  “放肆!!!!当朝一品大员岂是一个小小衙门主官能比的,再不让路,可知什么后果?”余立人厉声呵斥,哪里敢让自家大人在这军汉面前丢了脸面。

  这从一品却是也被称为一品,就像是副局长也是局长一般。

  “你这厮更放肆,要见我家少爷,可带了拜帖?”铁牛也听懂了这余立人的话,意思就是今日来了大官,却也没有太当回事,直问有没有带拜帖。只是说话间依旧不习惯我家大人这种称呼,习惯上还是说我家少爷。

  “真是岂有此理,你这刀疤脸的军汉。。。。。”这余立人被气得话都说不清楚了,有道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余立人虽然不是秀才,却是真遇上愣头兵了。

  见这余立人浑身发抖,指指点点,又说自己是刀疤脸,铁牛更是来气:

  “拜帖都没有,就想闯入刑部大牢,你这厮以为自己是皇帝不成?”

  “大胆!还不去叫你家主官出来见我。”这说话的却不是余立人,而是胡精忠,胡精忠之前倒是没有说话,却是自侍身份,不便与个看门的兵丁说话,却是听见这军汉那皇上出来作比喻,这般不尊重,哪里还能忍住不开口。

  “我家少爷有事在忙,忙好了自会出来。”铁牛倒是大咧,虎背熊腰,站在门口犹如铁塔一般,手上提着的斩马刀更是骇人,愣头愣脑之间倒是还散发出不少威风。

  “给我把这些人赶走。”胡精忠贵为禁卫军统领,却不是这靠钻营见长的余立人能比的,见事情僵持,直接让手下赶人。

  这余立人之前都不敢在胡精忠面前承认是自己点头让韦北年去抢人的,也就可见这余立人性子如何,在胆气方面却是远远不如韦北年来得勇武。

  胡精忠带来的手下二十来人听了吩咐,便上前推搡祝家的兵丁。

  铁牛见状,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手之间就把几个禁卫军的汉子推倒在地。

  一时间这刑部大牢的内门,叫骂呼喊,却是更加吵杂起来。不过也是奇怪,却是没有真正动手打斗,只是互相推搡,倒是铁牛一身蛮力“大杀四方”。

  “铁牛,怎么回事?”刑部大牢内传来一个声音,正是这准备出门喝些茶水的祝振国,才刚从牢内出来,便听见这番吵杂。

  “少爷,有人强闯这大牢,说是要见你,被我铁牛挡住了。”正推搡得兴起的铁牛听见祝振国声音,倒是立马换了一个口气回话,像是在向祝振国邀功一般,说着自己立下的“汗马功劳”。

  祝振国也随之走了出来,见另一边一个暗红色朝服的官员,心中也是一惊,铁牛不认识,可不代表祝振国也不认识,自己老师穿的朝服似乎也是暗红色的。

  祝振国走到门口,铁牛这边却是停手了,连对面禁卫军的汉子看着与祝振国一起又出来了十几个军汉,却是也停了手脚,祝振国先是一拜,道:“不知哪位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祝振国可不是愣头青,该有的礼数必须还是有的,至于是什么事情,怎么处理,倒是只有一番手段。

  “你便是这里的主官?”胡精忠见祝振国年少,倒是问了一句,不问心中也是知道这人便是正主,问这一句却是显出自己的身份与威严。

  “下官祝振国,是这刑部缉事厂的主官,还未请教。”祝振国倒是也要弄清楚到底是谁来了。

  “这位大人是禁卫军总兵胡大人。”突出介绍的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让胡精忠自己来做,余立人倒是第一时间代劳了。

  “胡大人恕罪!下官失礼。”祝振国又是作揖。

  “韦北年可是在大牢里面?”胡精忠多年上位,人人见了都要退避三分,气势上倒是十足,开口就直奔主题。

  “这犯官韦北年正是收押在刑部大牢内。”祝振国回答道。

  “既如此,头前带路,本官要见一见这韦北年。”胡精忠倒是不客气,直以为祝振国这掌管大牢的主官见了自己必然是诚惶诚恐,看之前祝振国这恭敬的姿态,心中也没有在意。

  “回大人话,却是不能见,这韦北年乃刑部重犯,没有尚书大人的文书,却是不能让人去见,还请大人见谅。”祝振国刚才一听是禁卫军的总兵,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态度依然恭敬,却是回复的相当坚定。

  “大胆,今日朝会皇上亲口吩咐,让本官协助调查此事,你一个管大牢的小官,却是敢忤逆圣意,好大胆子。”这胡精忠听了祝振国的话,却是一惊,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少年还真敢拦自己,立马扯了一张更大的虎皮来施压。

  “回大人话,可有圣旨?可有手谕?”祝振国倒是不似之前那般恭敬了。

  “你这芝麻小吏,还想看圣旨,这朝廷满朝文武都知道的事情,还要本官与你多说?”胡精忠平日里威严甚足,今日里却是两个小吏都震慑不住,却是已经羞恼起来。

  这圣旨倒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会颁发的,一般都是重大事件,正式场合才会有圣旨,平常皇上吩咐什么事情哪里会有圣旨,便是手谕都已经是很高大上的东西了。

  “既然大人没有圣旨手谕,下官也没有见到皇上的吩咐,那恕下官只能恪尽职守,除非尚书大人有令,否则是万万不敢私自行事。还请大人到前厅稍后,下官先去衙门里请示一番。”祝振国脑光灵活,却是推脱的毫无破绽。

  这胡精忠脸面尽失去,已经恼羞成怒,却是不知往哪里发作,心中哪里不知道这祝振国即便是去对面刑部衙门请示,只怕回来也是一句尚书大人恰巧不在的托词。

  胡精忠看了看前面堵在门口的几十兵丁,眼光看向一旁的余立人,心中大恨,呵道:“丢人现眼的东西,带本官来这里做甚,还不去刑部衙门与欧阳大人交接一番。”

  说完胡精忠转头就走,却是面子上是在撑不住。

  余立人平白受了呵斥,心中也是不明所以,忙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带着二十来个禁卫军的兵丁出了这缉事厂,却是没有再入那刑部衙门,而是直接上了马上扬长而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