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捉拿卫进

  第一百二十一章捉拿卫进

  这第二匹大马上的人便是这铁牛,第一个进来的显然就是祝振国,祝振国进来时候就看到这个汉子有些眼熟,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之前黑店那掌柜的手下青皮,却也知道八九不离十了。

  院子不小,容纳了三十多骑,却还有空地。

  “把所有人都带出来。”祝振国往左右厢房一指说道。

  所有人打马而下,拔出长刀已经左右砸门而入了。

  一时间,这不小的院子内已经鸡飞狗跳,伴随着孩童哭声以及女眷的叫喊。

  祝振国依旧在马上等待着,看着一个一个被庄汉们押到面前的人,几个孩童,五六个女眷,还有几个汉子。

  这几个汉子祝振国却是看得真切,眼熟得紧,哪里还不知道这回是找到正主了,心中倒是觉得兴奋。

  再过得一刻,却是所有兵丁都集合在院中,却是没有见到那肥胖的掌柜。

  “卫进在何处?”祝振国此时却是已经愤怒了,几番周折,终于找到地方,却是正主不见了。骑在马上的祝振国,左右摆动着马头,声音严厉。

  听得祝振国的呵斥,跪在下面的众多孩童女眷却是已经嚎啕大哭,场面却是异常悲切。

  祝振国听得哭声,心中更是心烦,抬手指向几个汉子中的一个,道:“铁牛,打!”

  此时没有他法,若是带回衙门仔细审问,却是黄花菜都凉了,只有现场逼问。

  铁牛听了话,上前抓住祝振国随意指的一个汉子,向前拖了几步,一脚踩向这汉子的小腿处。

  只听“咔嚓”一声,却是骨头都踩断了,那汉子抱着腿满地哭嚎打滚。

  “卫进在何处?”祝振国又是厉声问道。

  那汉子却是只顾哭嚎,却是不开口答话。也不知是心中义气,还是实在疼得没有注意祝振国问话。

  铁牛见状,又是上前两只铁手抓住这汉子,再往这汉子另外一条腿踩去,口中大喊:“我家少爷问你,卫进在哪里?”

  “咔嚓”,这汉子另外一条腿却是也断了,这汉子依旧没有回答,却是疼痛得昏死当场。

  祝振国见状,却是没有时间再把这汉子弄醒,又指了一个汉子。

  铁牛会意,又去拉另外一人。

  那人本来跪在地上,此时见铁牛走向自己,却是站了起来,连连后退,满脸惊慌。

  “你可知道卫进在哪?”铁牛见这汉子惊慌失措,却是步步紧逼,口气威胁。

  “小人。。。小人不知啊。”这退后的汉子心中害怕,却是也不敢说出卫进的下落。

  倒是祝振国没有想过,这年代,最主要的社会关系倚靠便是这同族。这不仅是这汉子虽然心中惧怕无比,却也不说卫进的下落的原因。也是祝振国能只因为自己一个想法,便能带着数百人去富水湖中与湖匪厮杀的原因。

  同族之人,必然心齐,同族之人,必然团结。不论在族中有什么龌龊,面对外人同族之人必然是一条心的,古代社会必然如此,不论什么关系都比不上同宗同族来得紧密。

  项羽能靠几千江东子弟横扫天下无敌手,曹操也是靠着堂弟聚齐的千余同族子弟起兵横扫天下,便是这个道理。

  “不知?”铁牛此言满是威胁,话音一落,快步上前,这汉子还未招架,却是已经被抓住一条胳膊。

  瞬间,这被铁牛抓住的胳膊便已经翻到了后背,骨头已经脱离了肩膀。

  “知是不知?”铁牛再问。

  “小人实在不知啊,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汉子却是依旧嘴硬。

  “你还不知?某家折了你这条狗命。”铁牛两眼凶光外露,却是没有多少耐心。

  “大人,小人不知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该死,饶命啊。。”这汉子这话却不是对着铁牛说的,却是抬头向祝振国喊出。

  “大人,饶命啊,奴婢知道,奴婢知道。”此时说话的却不是这汉子,是在一旁地上跪着的一个女子,这女子满脸泪水,看了看那手断的汉子,又看了看祝振国。

  “贱人,你住口。”这断手的汉子听到这女人说话,却是不为自己逃脱担心,反而出言训斥。

  铁牛听这汉子还说此话,却是大手已经挥下,直直打在这汉子脸上,把这汉子打出一丈多远,直接昏死在地上。

  祝振国轻夹马腹,马匹通人性,慢慢往前走了几步,走到这女子身前停下。

  “那汉子可是你夫君?”祝振国指着不远已经被铁牛打昏的断手汉子。

  “正是奴婢夫君。”这女子见祝振国到了面前,反倒是平静了些,看了看后面昏死的自家夫君。

  “这汉子倒是有个好妻,你且说说卫进在何处?”祝振国问话还不忘夸奖一句。

  “奴。。。奴也不知此时卫进在哪,只知道头前还在宅子里,大人进来的时候却是不知如何不在了。”这女子答道,眼神却是直直看着祝振国,只希望祝振国能满意这个答案。

  “里外再搜。”祝振国倒是满意了这答案,只要这卫进在这村子,便是走不了,祝振国吩咐众人里里外外再详细去搜查。

  这宅子没有,必然也在村中,村外几十骑围着,必然是走不脱的。这宅子只是普通人家宅子,密道什么的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有人便又开始往这宅子里仔细搜查起来。不到片刻,已经搜了个底朝天,依旧没有。

  祝振国往门外一挥手,二三十人便出门去邻近搜查,只留祝振国与几个人在这院中等候。

  又过得不久,门外吕二来报:“大人,找到了。”

  “这宅子里所有人都绑了。”祝振国说完这话打马便出了院门。

  只见在一处茅房前,二三十人围成一圈,这圈子里面正是那日黑店的肥胖掌柜,也正是这卫进。

  这卫进一手持一柄长刀,另外一手却是被紧紧绑扎在身上,却是被刘绪辽砍出的重伤,脸上已经带有死意。

  祝振国打马慢慢走入人群,众人散开让出祝振国。

  “卫进,你可知我来寻你何事?”祝振国可不想这卫进死了。

  “我卫进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这些狗官不过仗了势头,我卫进一死,让你出了恶气便是。”这卫进心中只以为祝振国是来报复的,却是不想拖累了太多人。

  “死倒是不需,与我回了衙门即可。”祝振国倒是不要这卫进死了,要报复也不是报复这卫进。

  “去了衙门也是生不如死,某家自己了断了便是,不劳大人手脚,让大人出了气头。”卫进此时敢不敢死不说,却是心中想死,也算江湖作风,一人做事一人扛了。

  “今日与你说一处地方,刑部缉事厂,某便是这缉事厂的主官,某家今日兴师动众却不是来抓你出气,某家要办的是那韦百户,你不过一个人证,若是你族中兄弟死绝了,那便作罢,你那七八条汉子若是死不绝,今日某都要带回去做个人证。”祝振国倒是也起了江湖气概,自我称呼都是某,却是祝振国还不习惯类似本官这种称呼,这年代一个百户都自称本官。

  这卫进听了祝振国的话,却是那一心寻死的心气都送了一截,只知道这个当官的主要是寻韦百户的晦气,之前看这些骑兵如狼似虎的,只以为自己在劫难逃,此时倒是气势一松,便是精气神都萎靡了不少。

  “大人,这巡城司哪里动得了,小人也是得罪不起啊,小人一家老小还要讨个营生。。”卫进此时左右为难。

  “动不动得了不由你说,你只管与我回去便是,你一家老小,某给你做个保,必然不会让人动一根毫毛。”祝振国也知道这巡城司积威甚久,对这卫进还是需要做个保票。

  “大人,小人贱命不算。。。却是。。。。”这卫进依旧左右为难,这巡城司的厉害他心中最是清楚不过,即便祝振国做了保,却也是一时信不过。

  “绑了。”祝振国懒得多话,却是直接对铁牛喊道。

  这卫进之前寻死的势头一过,见到铁牛上来,却是没了多少反抗,被这铁牛绑得结结实实。

  一行人连带院子里的汉子,还有妇孺全部被带去了这缉事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