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百户手段

  第一百一十四章百户手段

  “在本官辖区,本官便是王法,你们这些暴徒还不束手就擒,可是不知道卫所的手段。”这百户此时色厉内茬,只是出言威胁,只等支援一到才好下手捉拿。

  “狗官,怕是被我兄弟说中了,你果然收了这黑店的好处,小爷今日可不会与你甘休。”刘绪辽被祝振国话一提醒,哪里还不知道里面的门道。

  “你们这些暴徒果真是无法无天,今日一个也别想跑了,到了衙门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官的手段。”这百户依旧只是威胁,哪里显示出一点军汉的胆气。

  祝振国脑袋飞快转动,却是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要是动手,却是事情只怕闹得更大,失手出了人命更是难以善后。要是忍了,只怕要吃大亏。

  “我乃大江新科解元,便是要缉拿与我,也要知府大人亲下文书,你这狗官却是没有资格,今日便把这官司打到知府大人那里去。”祝振国倒是还有一个举子功名在身,现在却正是好用的时候。

  这一下倒是让这百户陷入两难,中京城、京隶府不比其他地方,这巡城司虽然是禁卫军下属的衙门,不归这知府衙门管辖,却是也没有这案件的审理职权。

  若这祝振国真是如他所说是个解元,这巡城司更不可能直接捉拿,读书人哪里是军汉能直接处理的,即便犯案,必须要知府大人亲下文书,还不能锁链,上堂也是不用跪拜,还有个椅子坐。

  “你说是解元便是解元了,本官只看到持刀伤人的匪徒。”事已至此,这百户虽然胆气不行,却是惯于官场手段。

  一般时候,即便得罪了硬茬也要先过了这番,之后打死不认,只说不知身份,便是这后面长辈出来撑腰,也只是赔个不知者不罪的罪过,何况自己上官也会掩护,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过了当场,若是还要再来调查事件详细,却是什么掩护都打好了,即便掩护不了,安排相关人员远走高飞就是,来个没有对证,无头案件也是不了了之。祝振国一个解元名头,这京城百户倒也是不太惧怕。

  过不当然,不过一会,这门外呼呼啦啦又来几十兵丁,屋内屋外是围的满满当当。

  这百户见这情景,说话之间声音胆气都足了,大声呵道:“尔等伤人暴徒,还不俯首认罪。来人呐,给我捉拿贼人。”

  祝振国心中更是知道,这趟衙门怕是去不得,逃脱了这一遭,有人护着,什么都好再说,逃不了这一遭,进了衙门必然要吃苦头,再来找场子也是理亏了,哪里还会有什么黑店讹诈的事情,即便强势压人,也报不得什么仇怨了。

  心中一横,把欧阳诗梦往身后又是一拉,又把欧阳文峰往身后挥了一下,手中长刀已经握在手中,铁牛四人也跟着解下长刀。

  祝振国心中已经不想太多,今日便是打也要打出去,长刀便要动手开打。

  刘绪辽心中憋屈,怒气难当,手上还未归鞘的带血长刀往身前一横,大声呵道:“我乃大同总兵刘迪之子刘绪辽,谁敢动我!”

  此话一出,满场皆惊,即便是那百户也惊在一旁,这刘帅可不比一个举子读书人,手握重兵几十万,便是毫无缘由当街杀了个把人,也能随意安上一个奸细什么的名头,即便不安什么名头,也没人能说什么。

  这年代,哪里还会有人为了个毫不相干的人命到这皇上面前状告边关大帅,即便是告了,这大帅一句“此人殴打我儿”的辩解只怕也不了了之了。现在朝廷,哪里还有直言敢谏,不顾死活的御史大夫。

  欧阳文峰见这刘绪辽一言惊住众人,却是也生了胆气,接着喊道:“我乃刑部尚书之子,谁敢动我?”

  却是这欧阳文峰毕竟是个纯粹的读书人,说出的话语气势上倒是弱了刘绪辽这个混世魔王不少。

  众人更是再京,兵丁个个停在当场。

  这百户身旁一个军汉倒是最先反应了一下,上前轻声问道:“韦大人,这。。。。”

  这百户原来姓韦,听见手下问话,却是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若是寻常官员家眷还好,按照平常手段办法,也吃不了什么大亏,最多事后赔礼道歉一番。

  却是手握重兵的边关大帅之子,先不说上官会不会帮忙掩护,即便是掩护了,怕是也少不了一遭大苦头,丢了性命也有可能。这韦百户大人却是进退两难。

  刘绪辽胆气十足,手持带血长刀,招呼一下众人,便往兵丁堆中钻了进去,兵丁各个闪到一边让路。

  众人跟在刘绪辽身后直出了兵丁的包围圈。走出大门,众人心中大气一送,脚步都快速了不少。

  “妈的,今日吃下如此恶亏,小爷必然要讨回个场子。”这说话的便是刘绪辽,不仅心中觉得憋屈气愤,更是觉得在自己好友解元公面前丢了面子,在这中京城中,却是连个兄弟都保不住,那里还有一点之前在祝振国面前吹嘘的形象。

  祝振国却是不多言语,心中盘算着一些事情,这举人身份看似不算卑微,在这个世界很多时候却还是依旧没有多少用处,即便是中了状元又能如何,身份不等于权柄。

  男儿当掌权!

  “解元公,我刘绪辽定然不会让你今日白白丢了脸面、吃了亏当。你且瞧好,待我与你报仇。”这刘绪辽倒是义气汉子,此话也是心中所想,也是宽慰祝振国,怕这解元公心中压抑难当。

  “大辽,倒是不需你报仇,我心中已有谋划,今日之事可不是你打他一顿能解决的,待我好好谋划一番。”祝振国哪里不知刘绪辽的报仇办法,即便过得两日刘绪辽狠狠打这百户一顿又能如何,这百户养好了伤,依旧还是百户,依旧在这几条街面做这肮脏事情。

  “解元公,你又是不信我,觉得小爷报不了仇?”这刘绪辽倒是没想很多,只是觉得这祝振国心中又是不信自己能替他报仇。

  “勿需多想,你报仇只治标,我却是要谋划一番,治一治这根本。”祝振国知道刘绪辽想些什么,回答道。

  “解元公你有什么谋划?”这句话刘绪辽倒是听懂了,也好奇问了起来。

  “现在先不谈,过段时间你便知晓了。”祝振国现在还有些不确定,却是也不说出来。

  几人经过此事一闹,午饭时辰早已过去,看准方向,按照之前来的记忆,走出这处偏僻地方,直到繁华街面上寻找吃食。

  几人一走,倒是这韦百户心中有些慌张,刚才没有敢拦截几人,此时也更不敢再追上去,心中都在想着善后的事情。

  只要保住官位,其他的韦百户倒是不太在意了,被打一顿什么压根就不是事情。

  韦百户手段上倒是不生疏,连忙吩咐手下兵丁回去,再安排着这黑店掌柜与几人直接出城去躲避。

  把这店面门头之类的全部拆卸,座椅板凳厨房也一并处理了,当天就寻人低价租了出去作为住所。

  一番安排妥当,也就再也没有了黑店讹诈的事情,只有私人恩怨了,即便受这几个官宦子弟报复,也就一顿老打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