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七十九章 招财赌坊

  第七十九章招财赌坊

  祝振国站在一旁等到之前的一轮完毕,也知道这是赌大小,骰子三颗,荷官扣于碗中摇定,点数相加为九点以及九点一下为小,九点以上为大。

  赌徒下注大小,下中者庄家翻倍赔偿。要是摇出了个豹子,也就是三个骰子点数一样,那便是庄家通吃。

  “最多下注多少?”祝振国问道。

  “最多一注收百两。”荷官笑着回应道,心想着今日是来了大鱼。

  祝振国两世为人都没有赌博经历,打些小牌麻将倒是有的。今日也是兴起,也想玩个新鲜,顺便看看这张赌桌的盈利情况。

  “一百两买大。”祝振国说出自己的下注,身边祝文才立马拿出银袋子取出五个二十两的大银锭子扔在赌桌写着大的地方。

  “哇。。。一百两啊,这位公子真是大手笔。”旁人纷纷惊呼出来,一百两当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在这赌坊之中,便是五两的下注都算得挺大,这出手一百两却是相当少见,便是这其他十几个人的下注相加也才二十两左右。

  在这城中一个中层平民之家,除了房屋不动产之外,有个两三百两银子的储蓄都已经算得上相当不错的家庭了。

  听得人群惊呼,便是旁边桌子的赌徒都围观过来。

  “大爷买定离手,买定离手。”荷官也是面露喜色,他的收入便是在盈利中来提成的,有祝振国这条大鱼在这里,心中想着今日怕是抵得上一个月的收入了。

  十赌九骗祝振国倒是知道,但是具体怎么骗祝振国却是一窍不通,只看过电影电视中说骰子灌水银灌铅这个说法,倒也是不知道真假。

  荷官把骰子往碗里一放,然后用另外一只相同大小的碗一扣,双手拿起两只碗在空中来回摇晃,口中大叫:“开开开!”

  把两碗往桌上一放,就要去揭盖碗。

  “慢,这碗可否由我来揭。”祝振国只是想证明一下是不是荷官开碗时候会做手脚。心中也是想到,这骰子是用动物骨头打磨出来的,若是往里面灌东西还能不留孔洞,这个年代的手工艺还达不到这个水平,便是在打磨成一个正方体的骨头里面掏出一个洞来也是不容易。

  “大爷,我们招财赌坊倒是没有由客人开碗的规矩。”荷官脸色上依旧是笑。

  “骰子既然已经摇定了,谁开又有什么区别呢?”祝振国是见惯了现代各种魔术师毫无破绽的鬼魅手法,心中想着现代魔术师能练出这样的手法,古代人按理来说也练得出来,更是怀疑这出千的地方便是在荷官的手上。

  “大爷,我们这招财赌坊开了十几年,倒是从来都没有让客人开过点数,大爷也不能叫我为难。”此时荷官脸色已经有些沉了下来。

  “以前没有,今日大爷就破例开一次又何妨,还是说你来开点数是小,大爷我来开点数就是大?”祝振国直接说出心中的想法。

  “要不就让这位爷开一次,毕竟这位爷下了百两巨资。”旁边一个瘦小赌徒也觉得祝振国说得有理,附和道。

  “大爷,你这是存心与我为难?”荷官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语气也略带威胁。

  “爷与你为难又怎样,爷下了百两银子,还开不得一个点数?还是你要出千吞没下爷的银子?”祝振国脸色也是不爽,语气更是逼人。

  那荷官见说话说不过祝振国,伸手就往台上而去,想要揭开了再说。

  那碗离荷官近,就在荷官面前,离祝振国隔了一张台子的距离,祝振国更是眼疾手快,长刀带鞘已经伸出,直打在了那荷官要来开碗的手。

  那荷官手上吃痛缩了回去,祝振国长刀稍稍一摆,便击走了扣在上面的瓷碗,下面的碗却是纹丝不动。

  众人定睛一看,果然是三、六、五点数为大,倒是运气也帮了祝振国一把。

  “赔钱。”祝振国还未说话,铁牛闷响的声音已经先说了出来。

  “你。。。你。。。。出千!”那荷官语无伦次道。

  “里外数十人,谁看见爷出千了,谁觉得爷出千了?”祝振国反问道。

  旁人见祝振国手都没有碰这碗,只是用刀鞘开的扣碗,下面碗与骰子动都没有动一下,哪里会出千。

  “这位爷没有出千,该赔钱。”旁人都是附和,大多觉得有场好戏可看。

  “我招财赌坊不做你的生意,你走吧。”那荷官也知道要保住赌场的脸面,觉得赶走祝振国才是最佳的办法了。

  输这一把倒是无事,这荷官主要是怕这祝振国每把要自己开碗,那这荷官今日就不知道是赚钱还是要把这一个月的提成全赔进去了。

  “哼哼,买定无悔,愿赌服输,爷我今日却是要赌到天亮。”祝振国今日就是来找事的,哪里会走。

  那荷官也是不怕,开赌场的哪里又怕赌客的道理,也不多言,只等着,也知道已经有人去后面报汇老板知晓了。

  果然马上有人从赌场内门出来了,呼呼啦啦十几个人。

  “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在我招财赌坊出千啊。”打头一人语气嚣张道。眼神直往这场中众人扫来扫去。

  那荷官像是来了救星一般,赶紧走到那说话之人身边,指着祝振国道:“钱爷,就是他。”

  铁牛更是看到之前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壮汉也在这说话之人身边。

  那钱爷把眼神定在了祝振国身上道:“便是你在我赌坊内出千?”

  “你大爷我倒是没有出千,却是你们赌坊的人输了却不认账,此事怎么个说法?”祝振国直接反问。

  “事情我已知晓,你坏了我招财赌坊的规矩,这一百两就算是赔礼,你要是识相的现在就走,爷不跟你计较,要不然。。。”那钱爷也是个有眼色的人,祝振国一行十来人,个个带刀不说,衣着上也是精致,怕也是不好打发之人,要是识相离开了也就罢了。

  “你这狗才,要不然怎样?”铁牛是最为护主之人,哪里见得祝振国受气,上前两步就等着钱爷下句,一言不合铁牛就是要动手了。

  钱爷听得铁牛这话,心中也是有了几分火气,在这沙州城中,能开十几年赌坊的人,哪里会怕别人,只是生意在此,又对祝振国一伙稍微有些顾忌,还是忍了一下开口道:“我招财赌坊一向与南山派交好,便是知府衙门那里也是有门路的,年轻人倒是要掂量一下轻重。”

  钱爷这话倒是没错,这两样一直是他解决问题的重要后台,虽然也知道南山武馆刚被青山武馆踩了,心中依旧对南山派充满信心,只是觉得这青山武馆过不得几日要吃大亏,哪里知道这南山派的势力范围已经过不了祝家庄河道了。

  说到知府衙门有门路,这话更是不假,倒是有一个祝振国的熟人这两年入了这赌坊的股份,就是那知府陈与理大人的公子陈白。

  也就是在宋美仙画舫写诗作弊的陈白,要不然这陈白在这画舫之中随便出手打赏就是一百二十两白银,一个清流的知府儿子哪里能出手如此阔绰。

  “铁牛,把这耍赖的赌坊给我砸了。”祝振国也懒得废话,早也是打,晚也是打,说多了倒是没有意义。

  铁牛等的就是祝振国这句话,长刀带鞘,第一下就砸在刚才祝振国开的装有骰子的瓷碗上。

  那钱爷更是怒气冲天,今日若不是在自己这赌坊生意中,早就忍不了这口恶气了,此时见这伙人还要打砸自己的赌坊,哪里还会多忍一刻。对着左右大喊:“给我打。”

  PS:票票,推荐票,老祝需要大量的推荐票,感谢大家,拜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