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七十一章 沙洲踢馆

  第七十一章沙洲踢馆

  “吩咐找个小码头停靠一下。”祝振国心中有了新的打算。虽然愤怒的是自己,但是这愤怒也要找个出处。

  四艘江船在河边一处村庄小码头停靠了下来,祝振国带着几个伙伴与十几个庄汉换了一艘船,吩咐其余船只直奔祝家庄回去。

  自己一艘船带着陈老五的亲信却是准备直奔沙洲停靠。也准备上沙洲寻陈老五交代一些事情,主要便是这祝家庄私藏军中硬弓的事情不能抖露了。

  众人洗刷干净甲板,便席地而坐吃起了干粮。

  不多时船便靠了沙洲的码头,这里的码头却是要交费用的,船只靠了岸,便要租用码头泊位,虽然不贵,却也显示出沙洲对于大江水道的重要性。

  祝振国下了船,身上衣物溅了不少人血,二十来人租用了码头的马车,直奔沙洲祝宅而去。

  到得祝宅,祝振国与铁牛几个人洗漱一番换了些干净衣物,叫来陈老五的亲信吩咐去寻陈老五晚上一人来祝宅私会。

  吩咐完,祝振国带着人马出了家门,直奔那南山派在沙洲开的“南山武馆”而去。青山武馆开了不久,这南山武馆也开了起来。

  这南山武馆一直都在压着青山武馆,祝振国也是吩咐忍让,现在显然不需要再忍让了。

  南山武馆离青山武馆不远,却是占地更大,门头也更加大气。

  祝振国一行而是人来到南山武馆门口,正值午后,中门大开,少见几个学武的孩童,进出更多的是这沙洲城的地痞青皮。

  祝振国也不多说,手一挥,一行人进了大门来到院子中央。

  一旁不少青皮之类的都纷纷避让这气势汹汹的一行人,小厮也入里面正厅报告去了。

  不多时里面出来一个汉字,当面一句便是:“你们是哪里的?不知这里是谁的产业?”

  “哼哼。。。。你这泼才倒是孤陋寡闻。”铁牛狞笑道。

  那汉子也知道来人不是朋友,见自己一言没有吓到这伙人,挥手招来一个小厮吩咐几句,意思大概是赶紧去召集人手。

  南山武馆这两年在沙洲倒是纠集了一伙城中青皮地痞,势力倒是不小。不似青山武馆只是召集些穷苦的孩童教授武艺。

  “你们是哪里的人马,可知这南山武馆是南山派的产业?”那汉子熟于处理这类江湖纠纷,拳头永远是硬道理,现在先拖个一时半刻,等到人手从各个赌坊勾栏纠集过来便没有这些人说话的余地了。

  “嘿嘿,南山派我铁牛哪能没有耳闻,便是死在我铁牛刀下的南山派弟子也不下十人了,倒是你知不知道我铁牛是何人?”铁牛一边狞笑一边在人群前面踱来踱去,嚣张气焰显露无疑。

  要说南山武馆这汉子听过祝振国是肯定的,但是显然认不出来,在这沙洲,祝振国都是在文人墨客的圈子里面。

  但是这汉子显然对这铁牛眼熟得紧,主要也是铁牛身材是世间少有的高大威猛,脸上的刀疤也是标志。听到铁牛自报家门,哪里还不知道这铁牛便是青山武馆的祝铁牛,更是知道这铁牛便是那仇家祝家庄的铁牛。

  一时间这汉子脸色立马垮了下来,也不马上接话,脑袋中正在想着应对之策。

  倒是祝振国心中了然这汉子在等帮手,脸上笑意更浓,心中想着这番就把这南山武馆一次性解决了,开口对着铁牛道:“铁牛,去厅里搬张椅子来与少爷休憩一下。”

  “好嘞,少爷。”铁牛闻言放下手中的斩马刀给另外一人,大咧咧往厅中行去,那青山武馆的汉子倒是没有阻止。

  祝振国在院中坐定,身旁站着二十来个手持利器的壮汉,气势却是显露无疑,祝振国开口道:“你唤作何名啊?在这南山派做什么营生?”

  那汉子脸色一紧,气势之前就弱了不少,连铁牛进厅里搬椅子都只站在旁边看着。要说这汉子身份,还真有些来头,便是那南山派掌门袁大野的儿子袁南山。

  这袁南山武艺却是没有学得多么精明,花花世界倒是见识了不少。不然也不会到这沙洲城中管理一个武馆,主要也是这沙州城比拿石充府繁华太多。

  到这城中每日都受这些青皮地痞帮子的吹捧,手边银两又足,实在是潇洒得紧。之前几天石充来信还叫这袁南山马上回去,却是袁南山没有当回事。

  听了祝振国的问话,这袁南山觉得自尊之处受了鄙夷,虽然知道南山派与祝家庄是仇敌,但是也不知道已经到了仇深似海的地步,这两年来平时也多受青山武馆的忍让,不自觉自大起来道:“你又是何人?”

  “青山祝振国!”祝振国倒是满不在意。

  “你是那祝振国,倒是上次不知痛处,这番又来撒野,一会等我人手到齐了看你还敢嚣张。”这袁南山最大的底气便是自己在城中的人手,心中也还以为不过是摆个场面,最多斗殴一番,这种事情头前一年袁南山倒是做过不少次。

  心中更是想着自己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祝家祝振国,长辈师兄们还说这祝振国如何难缠,今日要是教训了他,以后再长辈师兄们面前也出了一个大彩头。想到这里不禁底气都足了起来,双手都指指点点起来,更不似之前那般被祝家一行人气势震慑。

  “你唤作何名?”祝振国倒是不理会这汉子这番自以为是的话语,又问了一遍。

  “我乃青山派掌门之子袁南山。”袁南山头扬起来高高的。一般这话一出口,在这大江郡内,哪里的江湖人物都会上来久仰讨好一番。

  “哈哈。。。倒是捡了一条大鱼。”祝振国坐起了身子回头向旁人大笑道。

  众人皆笑,铁牛更是左右踱步笑道:“少爷,不知这废材能不能换点银两花销。”

  铁牛这话说出,心中已经是把这袁青山鄙夷到了最低处,铁牛心中觉得这袁南山都不值得杀,不如换些银两。

  “银两却是换不到了,这南山武馆今日一破,南山派便再也没有了大进项。”祝振国心中也是知道,这南山武馆这两年沙洲地下势力整合了一番,每个月收这赌坊勾栏牙行之类的例钱也是不少。

  此时只见门外呼呼啦啦进来一大帮子人,足足有上百人之多,都是平常混荡城中青皮地痞。手中都持有木棒、铁尺之类的武器。进来便把祝家二十来人围了起来。

  “祝振国,你还嚣张?”袁南山脸露喜色,用手指向坐在椅子上的祝振国。

  祝振国等的就是这个时刻,站起身来,环视一周面色狠厉道:“都到齐了,今日我祝振国在这南山武馆立下一句言语,以后这城中所有月例都往青山武馆去交,否则哼哼。。”

  祝振国那威胁的哼哼之声还未停,手势已经挥出,二十多个祝家庄的壮汉提着未出鞘的刀便向这场中青皮砸去。

  在这沙洲城内杀人还是不行的,这一点祝振国心中清楚明白,斗殴可以,杀人却是不行,即便有些人要杀也要带出城外去。

  一时之间场面爆发起来,祝家庄众人也不管那么多,始终聚在一起,刀身一下一下用力砸打。

  百来个青皮中有胆气的上来便被砸倒在地,胆气弱一些的伺机上前殴斗一下,还有众人在后面叫喊的最凶虚张声势的。

  一个大院挤满一百多人械斗,虽然祝家庄人少,却是团结一致,个个敢打敢上,下手狠辣。青皮们虽然人多势众,却是参差不齐,有人进有人退,手脚也不如祝家人麻利,三五一伙,畏畏缩缩。

  不多时,场面上的胜负也有了个形势,青皮们都有人往门口逃出去了。

  祝振国一直没有怎么主动动手,眼神一直跟着这袁南山,袁南山身旁倒还是有三个人,这三个人一直跟在袁南山身边,显然与这青皮不同,是南山派跟来的护卫。

  “书桓,把这些混混们赶出院子去,把院门关起来。铁牛与我来。”祝振国大声喊出让冲在前面的铁牛书桓听见。

  两人应诺。书桓更加卖力,直把所有青皮往院外赶去。铁牛却是回身到了祝振国身边。

  祝振国带着祝铁牛快步往袁南山奔去。

  袁南山还不敢相信这局面变化如此之快,一百多号人一盏茶功夫便被这祝家庄的人如赶牲畜一般直往院外跑去。

  见祝振国往自己而来,脚步后退,大惊道:“祝振国,你要做甚。”

  袁南山身边三人倒是没有后退,反而拔出了长刀,显得忠心耿耿。

  祝振国哪里还有心思答这话,长刀出鞘大力往头前一个汉子砍去。

  那汉子提刀一挡,身形退后一步,祝振国心中也无杀意,着实是在这里杀人太麻烦,长刀顺势而下,直钻入那汉子脖子间。

  那汉子大惊,长刀到了自己脖子,哪里还会有命,连忙拿手来想拨开。祝振国倒是没有想杀他,握刀的手一转,刀背抽在了汉子脸上。

  汉子一个趔趄,祝振国膝盖一抬,重重撞击在汉子面部,汉子飞出几步昏死过去。

  铁牛也用斩马大刀的刀背砍晕一人。两人面前就剩一个护卫了,铁牛大刀刀背又往那个护卫砸去。

  祝振国瞧到空档,一跃上去便到了袁南山的身边,也无招无式,直接一手抓住这个矮了自己半头的袁南山发髻。

  用力一拖,袁南山便已经趴在地上如狗一般被祝振国拖得往前走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