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七十章 劫船功成

  第七十章劫船功成

  四艘混在一起的江船终于分开稳住了船身,慢慢往上游驶去。

  “哈哈。。。少爷,舱内还有些老鼠,不如让我铁牛进去一个一个提出来。”铁牛见大势已定,心中欢喜。

  “不急,也不知舱内还有几人,冒然进去要是一个没有防备住倒是不好,先把甲板清理一下。”祝振国回答。

  甲板上站了二十多人,都是祝家庄的汉子,倒显得极为拥挤。庄汉们把甲板上尸体上的箭矢拔了下来,再把伤口用长刀捅了一下,接着直接扔进了江中。

  再用木桶打些水上来冲洗一番,甲板上立马干干净净,江风一吹,连淡淡的血腥味道都散去了。又把神拳门绑在船帮上的杂物都取了下来。

  祝振国想了不久对着船舱内喊道:“是你们自己出来还是爷爷进去揪你们出来?”

  也算是威胁,船舱内立马回应道:“我们出来可能活命?”

  “能不能活命出来便知道了,在里面绝对是活不了的。”祝振国继续威胁。

  “要能保住性命我们才出来,否则玉石俱焚。”里面的声音继续传来出来。

  “玉石俱焚?如何玉石俱焚?哈哈。。。。”祝振国心中明了,船舱底下压了几千斤盐,想凿开船底是不可能的。

  “爷爷,我等都是走船的船夫,绝对没有做这贩卖私盐的勾当啊。”被人叫破了心中的主意,这说话之人立马软了下来。

  “哼哼。。提刀的船夫?”祝振国要不是之前看到这船上人人提刀,也许还真相信了不少。

  “拿刀实属被逼无奈啊,非我等愿意的。”说话之人带着哭腔道。

  “知道爷爷们是哪里来的吗?”祝振国问了一句。

  “知道知道,是祝家庄的好汉。”那人回答。

  “知道就好,你们一个个走出来,把刀都扔到一边,我检查一下,过了检查就能活一条性命。”祝振国此时心中真是这么想的,也许这些人真是船夫也说不定,自己庄子中就有不少船夫。

  事到如此,已经不容得舱内之人不愿意了,里面窸窸窣窣商量了一番又传出那人的声音:“祝家爷爷们,小人们挨个出来,切勿放箭啊。”

  这说话之人已经是船舱内领头之人,心中也是没有妥善之法,却是叫自己兄弟先出来一个先试探一下。

  “出来吧,一个个来。”祝振国心中盘算哪里是这些人能猜测到的。

  不一会舱内走出一人,一出来便把刀扔向一边,两手举过头顶,眼神上满是害怕。

  祝振国左右看了几眼走上去说道:“把上衣脱了,把手摊开来。”

  这个时代走江湖的帮派人物大多会纹上帮派标识在身上容易看到的地方,一般都是手臂之类的,虎头帮显然也有这个传统。

  祝振国本来想得挺好,只是此人衣物一脱,反而没有什么纹身标识。祝振国倒也是不在意,只说:“你倒是个良家人,以后别跟这湖中盗匪为伍才是。”

  那人以为自己逃得性命,连忙感激道:“爷爷吩咐的是,小人以后再也不下水中讨生活了。”

  祝振国也不答话,直接往船舱下面喊道:“下一个。”

  里面之人大致也听到了外面发生的事情与对话,心中安定不少,一个个出来,脱了上衣,直到最后连那个领头说话的汉子也出来了。总共八个人。

  全部脱了上衣在甲板上站立着,江风吹过瑟瑟发抖。

  祝振国心中已经有了辨别方法,就算没有辨别方法,祝振国也是不准备让这些人活着的。自从那次遇袭重伤以来,祝振国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也导致对于敌人或是仇人的手段也越来越残忍。人在不安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往往也是更加狠辣的。

  祝振国给身边云书桓吩咐了一句,那汉子往一边走去了。

  祝振国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些人的手,其实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要说这练刀的汉子满手老茧,虎口老茧更多。其实船夫每日摇桨拉绳,也是如此,倒是区别不出来。

  云书桓不多时又走进人群来到祝振国身边,在祝振国耳边轻声道:“神拳门的人说,为首的是南山派弟子,其余人大多应该是他的师弟。原来他们打过照面。”

  原是陈老五留下的亲信一直站在人群后面,虽然不便路面,倒也是认出了这几个人。之前随陈老五去石充的时候见过,也是为了交接货船的时候有个方便。

  祝振国闻言脸色倒是不变,即便分辨不出,心中也早已经打定主意要杀了这些人。倒是有几分宁教天下人负我,不教我负天下人的意思。这也是一个现代人对于安全感的强烈需求所致。

  祝振国面不改色道:“把衣服穿起来吧,以后不可帮虎头帮做这营生了。”

  祝振国之前心中还纳闷为什么看不到虎头帮的标识纹身,原来这些人是正宗的南山派弟子。

  几人闻言大喜,以为今日算是讨得了性命,连忙捡起一旁的衣物开始往身上穿。

  就在此时,祝振国哐当长刀出鞘,连斩数刀,头前一个还在低头捡拾衣物已被斩去头颅,第二个却还在扣着衣物盘扣,脖子间已经飞出一道血箭。

  祝振国出刀之快,所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祝振国又斩两人,只在瞬间连斩四人。

  铁牛连忙跟上也斩一人,甲板之上还剩下三个衣衫不整的南山派弟子。

  为首的汉子显然已经反应过来,手迅速入了裤腿之中拔出一柄短刃,口中大叫:“祝振国,你不得好死。”

  “哼哼,倒是没有杀错,你还知道爷爷叫祝振国,倒是有几分见识。”祝振国见他拔出短刀却不上前,也是觉得可笑。

  那汉子手持短刃,左右看了看,面色一狞,似乎是在鼓舞自己勇气一般,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倒不如拼个垫背。持刀直奔祝振国而来,却是想垫背也要拉个重要的才值得。

  一时间战斗又起,铁牛与云书桓直奔还剩下的两人而去,倒是有一人聪慧,想往船帮处退去,跳入这江水中兴许还有条活命。

  祝振国见这汉子手持短刃奔自己而来,身形往前一跃,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刀已经奔出。

  这汉子已然视死如归,哪里还管这祝振国的长刀,长刀已经入体依旧往前而去,非要把这短刃扎在祝振国的胸口。

  祝振国心中大惊,之前反倒是小瞧了这个汉子,要知道狗急跳墙,人被逼迫到了这个份上,爆发出来的能量却是惊人的。

  祝振国本以为这一刀那汉子必然要闪避一下再来,哪里想到这汉子这般视死如归,眼见短刃已经近前。

  祝振国连忙扭曲身形想要躲避,只是为时稍晚,短刃擦着祝振国的手臂而去,划破了衣衫,也割破了祝振国左臂的皮肤。

  祝振国大怒,提脚把这已经被长刀扎得透透的汉子踢飞了出去,身形依旧大力往前一跃,在这空中便把这汉子头颅砍了下来。

  另一边云书桓也已斩杀一人,倒是铁牛追的那个汉子被旁人杀了,便是这人想要往船帮跳下,被一旁人截住斩杀当场。

  祝振国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势,却是只伤肌肤,不太严重,不过血却流了不少。

  后面同族汉子急忙扯下一条布巾包扎起来,止住了流血。

  祝振国心中愤怒难消,倒不是愤怒那被砍了头汉子视死如归的一刀。只在愤怒自己如此自大不谨慎,心中的愤怒便是对自己的提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