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六十九章 江中劫船

  第六十九章江中劫船

  祝振国三艘船已经驶过了虎头帮交船的地点,过得几里,祝振国立马吩咐船只掉头,船挂半帆,保持低速的逆流,几乎在江面上不怎么动。

  陈老五船也靠岸了,岸上果然有二十多个虎头帮帮众,为首的是袁大野的五大弟子之一阮石林,此人当初也是去了祝家庄的。

  陈老五一番交接完毕,双方客套一番。阮石林心中有些疑惑问道:“陈堂主,路上可有为难?”

  “呵呵,为难当真是有,以后怕是不能再帮你们虎头帮走盐货了。”陈老五脸上虽然满是笑意,心中却已经咬牙切齿起来,此番若不是自己处理得当,自己一行二十多人只怕就要折损在这祝家庄了。

  当初路过祝家庄的时候陈老五本还不想停船,若不是见祝家庄船只围得越来越多,自己只怕直接闯过去了,要是闯过去,那便少不了一番大战了。当真是因祸得福。

  “哦?陈堂主这是为何啊?”阮石林心中大概也是知晓。

  “此番路过青山县境内时候,碰到了祝家庄一伙强人,说是这富水河道不准走盐货,哪有这般道理?却是理论不过,形势比人强。最后好说歹说交了五百两银子,还保证以后再也不走盐货了才过来,哎。。。”陈老五表情悻悻起来。

  “哈哈。。。陈堂主何须如此,你们神拳门在嘉州也是说一不二的,不需把这祝家庄当回事,今日这五百两我们南山派出了,再走下一遭押运的钱翻倍。”阮石林话语间显得豪爽无比。心思上却是歹毒非常,怎么都想着要给这祝家庄树个大敌不可。说话间还从旁边一个箱子中取出一千五百两白银。

  “这番已经走了险地,下一遭却是不好走了,想再走一遭盐货只怕当场要打起来。”陈老五哪里不知这阮石林的毒计,只是不说破而已,心中更是愤怒。

  “无事无事,这祝家庄也就是一伙田地壮汉,欺软怕硬的小人,哪里称得上强人,下次走一趟货两千两白银,陈堂主考虑一下?”阮石林一边递过来银两一边分说,哪里知道阮老五对这祝家庄了解了个透彻,更是知道南山派虎头帮在祝家庄折损了上百人手了。

  “下一遭的事情下次再说。”陈老五接过一千五百两白银,也不多说,直接递给后面徒弟放进袋子里。

  “好好,下次再约陈堂主来石充做客。”阮石林见自己手下的人手已经上了船,查好了货物,也不多说。

  “回见,某先入这沙洲城逍遥一番。”陈老五一抱拳,回头带着众人就往沙洲城走去。

  阮石林见陈老五走远了些,回身阴笑了几下,吩咐两个手下跟着陈老五入城,接着自己也上船去了。

  这艘船帮上绑了不少杂物的新船扬起了大帆直往大江驶去。

  祝振国带着三艘江船已在江中等了两刻左右,一个月前还有些晕船的祝振国此时却是稳坐在甲板之上,这一个月来祝振国在祝家庄富水河上也是适应了这船上的摇摆。

  “少爷,来了。”说话的是站在一旁的云书桓。

  “吩咐下去,掌好方向,把帆升满,堵住他们的去路。”祝振国站起身来,也看见那艘眼熟的新船正往自己这里驶来,相聚一里开外。

  这阮石林提前几天就由陆路来到了沙洲等待,今日终于等到了盐货,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这神拳门与祝家庄没有打起来。

  但是这批货运到下游江州郡马上就能赚上近万两白银,这万两白银真正是解了南山派与虎头帮的燃眉之急。

  之前这南山派与虎头帮还有石充的千户与城里的一些大户,一起合伙出了十多万两白银从川山郡贩来的八万斤精盐,全部落到祝家庄的口袋了。

  那些石充府城里的大户与千户大人还好说,毕竟只是搭了一个小股,而这南山派与虎头帮却是十年来继续的身家性命都在里面了,连买新船的钱都没有了。

  这一船私货都是南山派掌门拉下面子四处借来的银两买的。可见阮石林此前心中压力多大,此时却是轻松不少。

  “师兄,前面有三艘船向我们驶过来了。”一个南山派弟子对阮石林说道。

  “应该是去上游的货船,不需理会,避让一些即可。”阮石林瞧了一眼道,已经到了这里阮石林倒是不觉得还有什么危险,之前打点的江湖势力都会卖些面子,官府就更不可能为难了,这大江郡的盐政巡查司连艘像样的船都没有,有也租给商户赚租金了。

  “并排直接撞上去,把弓箭绳索都从箱子里拿出来。撞上了把绳子先射过去,再跳过去。”祝振国见距离越来越近,回身吩咐道。

  这些都是之前就安排妥当的事情,只是还未真正做过,祝振国心中也有些没底。撞肯定是能撞上的,这顺游而下的满帆船速度极快,距离如此之短,江船又不似马车转向容易,存心要撞是避不开的。

  只是撞完怎么上船倒是有些心中没底气。

  “师兄,不对劲啊,他们真的直冲我们而来。”那弟子又想阮石林报告。

  “什么?”阮石林这才仔细往前看看,果然不对劲,前面的船一丝转向避让的动作都没有,船帆全满不说,还有人在大力摇桨划船,哪里还不知道事情不对了。

  “快转向,快,把帆也降下来。快去。”阮石林说完自己也拔出长刀直接向绑着船帆的桅杆砍去,几下便把绳索砍断,船帆直接砸了下来。只是为时已晚。

  “嘭。。”四条船撞成一团,船上的人个个东倒西歪,乱成一片。

  祝振国大喊:“射,快射!”

  船只相对而行,机会稍纵即逝,还未站稳的祝振国也拿出硬弓,抽出连接着绳索的羽箭直接向面前不到一丈远的船只射去。

  一时间叮叮咚咚上百支箭矢扎在了南山派的船只上。

  “拉紧,拉紧。绑起来!”祝振国大喊,只为把几条船只合在一块不能分开。

  阮石林哪里还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一眼就认出了对面不到一丈远的祝振国,心中大骇,连忙挥刀去砍连在自己穿上的绳索。

  祝振国也看见了阮石林,张弓搭箭就射去。祝振国射术虽然一般,但也是经过多年磨炼的,虽然比不上祝强这种军中高手,也不住首行要差上些。但是这阮石林与自己相距不过丈许,哪里还能射不中。

  羽箭透胸而入,阮石林却还未反应一般呆呆看着祝振国,此时心中终于知道这祝家庄为何能轻易夺去那八万斤盐货了,只是身体已经发飘,慢慢倒了下去。

  几艘船只连接得死死的,硬弓攒射一番过后,甲板上已经没有人了,祝振国一个箭步率先跳了过去,铁牛云书桓紧跟在后也跳了过来。

  不一会就有二三十人跳入对方船中。

  祝振国知道船舱里还有人,也是不急,提着长刀守住舱门口,吩咐道:“把帆升起来,把船掌握好,调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