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五十四章 写诗作弊

  第五十四章写诗作弊

  这首词会传唱出去,祝振国心中早已预料,只是这般快便传唱开来倒也是出了意料。只是祝振国不知道,这解大家能成为所有读书人心中最佳的平台。一是自身在读书人中地位不一般,第二便是在这画舫倌人中地位也不一般。

  一人传唱再怎么唱又能流传多少,出了佳作,传与众清倌人翻唱才能真正传遍天下。

  一曲唱完,厅中众人各个鼓掌热烈,叫好不断,祝振国倒是觉得还是解大家唱得更好,却是这世间众人,能亲耳听见这解大家唱曲的又有几人,至少也是要读书人里面顶尖人物才有这个荣幸。

  那宋小姐唱完曲子倒是没有说话,只是行礼。老鸨却又不知从哪里上得台上道:“我家女儿一曲唱罢,不知众位才子大爷可是满意?”

  “天籁之音,好。。。”台下个个叫好。

  “多谢诸位才子大爷夸赞,今日是我家女儿入幕的日子,小女已经唱罢,还望各位才子大爷赏个彩头。”老鸨刚一说完,便有小厮端着盘子下去讨赏。这老鸨话语却是在暗示众人,这彩头多寡就是这是否能够在自己女儿面前露脸的机会。

  “赵大爷赏银二十两。。。周大爷赏银三十两。。。”小厮收了钱还一个个唱出了数目。

  到得祝振国面前,祝振国实在不是富有的人,就是欧阳文峰自从上次见了解大家之后,也是捉襟见肘了。祝振国也不攀比,怀中掏出二两银子放入盘中,算作是自己与欧阳文峰一人一两。

  “这位大爷。。。赏银二两。。”小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

  祝振国听了还一旁提示道:“姓祝。”

  小厮听了也是无奈,大声道:“祝大爷赏银二两。”

  听得小厮这话,全场轰然一笑。之前那陈少爷却是好像找到祝振国一行人破绽一样大声笑道:“二两银子也来献丑,今日倒是见了一大笑话。”

  说完还看看左右众人,显得自己多么高大。待得小厮近前,这陈少爷又左右环顾一下,慢慢接下身上的钱袋子,打开往盘子一倒,叮叮咚咚几颗大银元宝异常亮眼。

  小厮也是兴奋,声音更大唱道:“陈大爷赏银一百二十两。”

  便是台上老鸨听了也是说道:“感谢陈少爷对我家女儿的抬爱,更祝陈少爷今日拔得头筹与我女儿同饮对谈。。。”

  那陈少爷也是不谦虚,一脸得意道:“此屋之中便是只有少爷我最喜爱宋小姐了。”

  小厮桌桌走到,众人一一打赏,大多都是二三十两,只有这陈少爷出手最为阔绰。要是放在平时,听了曲子,最多赏赐个三两五两的,听得不满意,不赏赐也是正常。今日却是不同,是要在这宋小姐闺房单独相处的,哪里还能拿出三五两来献丑。

  老鸨看着小厮手上满满当当的盘子,脸都笑开了花一般。又慢慢说道:“今日我这女儿择才子入幕,这文才方面才是重点,也是小女最最在意的事情,今日便出个题目考一考众位才子大爷,也让小女有个优良比较。”

  过了赚钱的事项,这老鸨又开始了抬高身份的把戏。只是祝振国抬头瞧了一眼这宋小姐,脸上虽然强装笑意,却是双目带有愁容,慢慢提笔写下两个大字。

  老鸨接过宋小姐写下的大字,抬了起来让众人看清,说道:“我家女儿出的题目便是“山水”,诗词倒是不限,诸位才子大爷多多思量一番,只要作出好文动了小女心思,那今日便行了大运了。”

  小厮一个个发下纸笔,众人更是冥思苦想以求作得好文。倒是祝振国懒得去想,也是他实在没有想当这个入幕之宾的念头。

  欧阳文峰却是不同,毕竟已经快十五岁的人儿了,已经知道了些男女之事,正是在好奇兴趣的年龄,这台上佳人也是百里挑一,欧阳文峰心中已经有了一争高下的念头。

  欧阳文峰却是没有多想就下笔了,这山水诗词倒是好写,完全没有什么局限性,也是读书人最常拿来写作的题材。祝振国觉得出这样的题目倒是有些放水了。

  只是祝振国不知道,这在座的又有几个真正文才斐然的,还只道与解大家船上一般,出题都是有相当局限性的。

  事情至此,祝振国也是大致知道怎么个回事,该见识的也都见识了,心中却是想走了,倒是看到欧阳文峰正在认真写着诗词,也就不好意思提出走的事情。无聊之下只有四处看看旁人。

  却是祝振国眼尖,正一回头瞧见后面那个陈少爷正从袖笼中掏出一张白纸来,纸上写得密密麻麻,显然是先前就准备好的作弊小抄。

  祝振国看着那陈少爷旁边数人还特意坐紧了点,帮忙那陈少爷遮挡旁人目光,不禁莞尔,心想着,写诗作弊也就罢了,还背都懒得背,直接抄在纸上,倒也是不学无术到了极致,却是笑出声来。

  欧阳文峰一诗写就问道:“振国笑个甚么?”

  祝振国调笑一下道:“笑那老鼠正在偷着稻米还怕旁人瞧见。”

  欧阳文峰一愣,随手把写好的诗交给了小厮,心想这大厅这么多人哪里还会有老鼠,又随着祝振国示意的方向看去,见那陈少爷一桌围得严严实实,心中一猜疑惑道:“振国莫非说的是那姓陈的作弊。”

  祝振国笑道:“嘿嘿。。。正是,真真笑煞人了。”

  欧阳文峰虽然交了诗作,却想到后面那姓陈的作弊,心中像是被石头挡住了一样不舒畅,正待要起身去制止,却见那桌人却又散了开来,显然作弊已经完成了。

  众人把文章都上交之后,那宋小姐一一阅过,不多时拿出一份诗作交与老鸨。老鸨看了上面字迹立马喜笑颜开,宣布道:“今日入得我家女儿慧眼的便是陈白陈少爷,少爷大才,祝贺陈少爷。”

  在场旁人都是悻悻然,各个遗憾可惜。只有祝振国后桌那个赏赐了一百两的陈公子站起身来,拱手得意笑道:“各位承让承让,侥幸侥幸。”

  欧阳文峰一看这陈白陈少爷说的就是作弊的这位,哪里还忍得住,站起身来怒道:“这厮作弊,写的诗怕是不知在哪里抄来的。”

  那陈白这个时候岂能露怯,这事要是认了可就不是少了今日彩头的事情,以后再这文人圈子那就臭名远扬了,哪里还混得下去。一脸气愤指着欧阳文峰怒道:“小子血口喷人,文才不行却是来污蔑我,世间哪有这般无赖之人。”

  欧阳文峰更是气得不行,却是一时不知说什么。倒是那老鸨见状对着欧阳文峰忙说道:“这位公子面相年少,却是不可这般胡乱说话,扰了陈少爷清白可是不好。”

  这老鸨为何要帮那陈白说话,显然是之前就想好了的,心中早已希望这陈少爷能胜出,毕竟这陈少爷出手阔绰,以后少不得自己多赚些银两。此番又写得好诗让自己女儿看中,正中自己下怀,一举两得之美。哪里容得别人来破坏好事。

  欧阳文峰见这老鸨还帮作弊之人说话,气得头发的直了起来,对着台上老鸨道:“你这老妇可恶,我这帮你女儿辨识良人,倒是你不识好歹。。。”

  祝振国心中已经明了,这种事情多说无益,拉住欧阳文峰道:“文峰兄,世人逐利,此等藏污纳垢之地,还待它作甚,走吧。”

  说完祝振国就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去,四个伙伴也随之起身。祝振国还心想今日来这里却是浪费了几两银子。

  欧阳文峰听得提醒,也是文人风骨起来了,觉得与这些小人同处一室着实低了自己身份,也是跟着祝振国后面往外走去。

  待得祝振国几人快要出了大厅,那陈白陈少爷脸色一冷,却也是起身与同伴道:“此人之前就欺我,跟我出去看看几人的下场。”

  祝振国刚到船帮,还未下船就看见码头上有二三十个青皮无赖围在一起说笑。祝振国几人下得画舫,只见后面那陈白带着几人也跟着下了船,还有很多人围在船帮上似乎等着看什么事情发生。

  那些青皮见到陈白下得船来,纷纷停下闲聊往这边望来。

  祝振国哪里还不明白,这些青皮怕就是这陈白之前吩咐叫来的,叫来与铁牛报仇的。祝振国想到此处不禁面色一冷,冷中还带了几分浅笑,之前自己倒是不想花费力气去拆穿这陈白小人作弊的行迹,此番是真要给他个教训。

  欧阳文峰也发觉事情不对劲,有些紧张唤道:“振国。”

  “兄不必在意,土鸡瓦狗尔。”祝振国说完往前行了几步。

  陈白见自己安排的事情已经妥当,帮自己报仇的人都来了,指着祝振国几人喊道:“就是他们,给我打,出什么事情少爷兜着。”

  那伙青皮听得吩咐一个个搂起臂膀围了上来,虽然见几个少年腰间佩戴长刀,却是也不在意。

  祝振国狞笑一声也道:“往死里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