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四十六章 文昌诗会

  第四十六章文昌诗会

  文广与文远兄弟两人知道祝振国要去参加文昌诗会,心中既是羡慕又是荣耀,这侄儿真真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这样发展下去怕是不得了的成就,既有才华横溢,又有运气相助,名利怕是不远了。

  诗会当日,已经又是傍晚了,两位叔伯打量了一下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侄儿,身穿淡蓝绸缎长衫,系上青玉腰带,腰带上挂着精致长刀,发髻更是梳洗装扮的一丝不苟,真真是绝佳美少年,直看得一旁前后伺候的云小怜面红耳刺。

  铁牛与云书桓赶来马车已经在院前等候,欧阳文峰早早就来了祝宅,也是打扮得整洁爽朗。祝振国收拾妥当之后,两人各自上了马车,直奔大江之畔珞山而去。

  珞山虽然叫山,其实并不高大,百米之内的高度,占地还算广阔,整个山都是文昌书院,在珞山之上直接可以远眺滚滚奔腾的大江之水。而今日诗会便是在珞山临水一面的一个平台上,平常也被文昌学院用作操场。

  两辆马车到得山脚,下了马车给守卫的差人递上了请柬,两人便沿着阶梯徒步上山了,其余跟来的众人只能在山下等候。

  阶梯上得半山,见一青石山门,上书“文昌学院”四个古朴大字,四个字用的却不是现在流行的字体,便是见了这四个字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文化气息。

  门口有小厮引路,穿庭过院不多时就看见一片青石板的场地,借着傍晚霞光远处更是能看到大江滂沱,真真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好地方。

  场地上摆了不少桌椅,桌椅上已经在徐徐上着各式美味佳肴,人也到得差不多少,祝振国跟在欧阳文峰后面,只见欧阳文峰左右环顾几番,在主座上找到了欧阳正的身影,脸上带笑,拉住祝振国直往欧阳正方向走去。

  “父亲大人。”欧阳文峰恭敬行礼,祝振国跟在后面也是躬身大礼。

  “后面这位就是这大江郡第一才俊祝振国?”欧阳正点头笑道。

  祝振国这个时候也不怵,上前一步又是一礼道:“学生祝振国拜见欧阳大人。”

  “不需多礼,你那回文诗当真是到了作诗的巅峰了,再也没有人能把作诗玩到你这种地步了,当真是后生可畏啊。”欧阳正此时倒是显得平易近人。

  “承蒙大人夸奖,学生是在当不起,实在是学生幸运,文章天成,妙手偶得,当不得大人谬赞。”祝振国这个时候倒是不敢托大了。

  欧阳正点头笑了笑也不让祝振国客套下去,直接对着身边落座的众人道:“诸位,此子便是青山祝振国。”

  祝振国听得欧阳正介绍自己,忙又躬身对着周围一礼下去,然后环了一周才起得身来,众人眼神都望了过来,大多频频点头满脸笑意。

  “欧阳大人,这大江郡出了如此天才,他日要是高中状元,倒是欧阳大人执政有方啊。”郡抚孙思朝哈哈说道。

  “此子他日若真得圣宠,倒是我这学政要托福了,哈哈。。”欧阳正主管一郡学政,主要的政绩就来自这个郡的学生成绩,殿试三甲必须是皇帝钦点,要是郡里真有学子得了三甲,欧阳正倒还是真有机会再次面见圣上。

  几位主要大人相互闲聊,倒是祝振国被晾在一边了,欧阳文峰在父亲面前倒是随意,躬身一辞之后带着祝振国往末尾席位走了过去。

  二人来到末尾坐定,上手还坐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儒士,两人打量了一下倒是觉得面熟,这儒士眼光也在打量这两个少年。

  天已渐黑,仆人小厮把各处明灯也点着了,场上依旧显得灯火辉煌,一切落定,郡抚孙思朝大手一挥,示意诗会开始了。

  众人前方咿咿呀呀走出一大帮子人,身着戏服,脸上画着各式油彩,便开始唱了起来,祝振国倒是瞧个新鲜,毕竟从未见过,欧阳文峰却是在一旁解释一番这是中京城现在流行的京戏。祝振国瞧了一阵,失了新鲜也就不再如何关注。

  戏刚一完,便陆续有人下了席位开始一一敬酒,主座几位倒是不动,依次与来敬之人喝酒,祝振国与欧阳文峰两人倒是不下桌子,主要是谁也不认识,更不知道去敬谁,半大小子肚皮倒是容易饿,趁这时候,满桌佳肴倒是一番享受。

  酒过半酣,欧阳正发言了:“席在刚开,喝酒慢来,倒是先来几首诗词助助兴致。吴子善先来。”

  只听欧阳正吩咐,坐在祝振国上手的三十多岁儒士便站了前来行礼道:“请老师出题。”

  欧阳文峰像是想起了什么,悄声与祝振国说道:“振国,这人刚才就面熟,原是那吴子良之兄吴子善,上届大江举人第一。”

  原来这儒士便是吴子良的胞兄吴子善,难怪这吴子良虽有些文才,青年一辈才俊却以他马首是瞻,原是有这么一个举人案首的兄长。

  “今日会于大江之畔,便以这大江为题吧。”欧阳正显然是对这吴子善青睐有加,第一个出彩的机会便给自己这学生吴子善。吴子善倒是值得这欧阳座师的青睐,并未多想,朗声便道:

  江北秋阴一半开,

  晓云寒雨却低徊。

  青山缭绕疑无路,

  忽见千帆隐映来。

  祝振国见其不假思索便出了这么一手上上大作,不禁有些汗颜,倒是不知这吴子善是早有准备还是真临场发挥。

  “好,好诗,子善文才无双啊。”欧阳正真真是高兴了,这首诗绝对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上佳之作。欧阳正此话一出,满场点头。

  “老师夸奖了,此诗并非现作,倒是学生之前就以这大江为题作过一首,今日刚好合用。”这吴子善倒是有些文人风骨,祝振国这文抄公听了这番话也是对他坦荡的人品佩服了一番。

  “好诗便是好诗,什么时候作的都是好诗啊,青山祝振国再来一首。”欧阳正倒是有心考校一下。

  祝振国一听也是心中一紧,也不多想,这出彩的时机哪轮得到自己慢慢悠悠想来想去,即便是自己现想怕是也不一定比得过这吴子善,只得再做一回文抄公了,直接回道:“多谢欧阳大人,学生之前也是临这江边填了一首词。”

  “哦。。你也作了一首,读来听听。”欧阳正在这些后辈面前倒是自带了一番气势,听这祝振国的话语,心中也是知道这祝振国是想与这吴子善论个高下的意思,到了他这个年纪,诗词也是见了千千万,脸上表情也是玩味。

  祝振国站起身来,抬头微扬读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文抄公祝振国诗已读完,行了一礼便坐了下来。这首《临江仙》是明代杨慎填的词,也作了《三国演义》的开头。

  欧阳正听后心中一个咯噔,倒不是觉得词作得差,却是没有想到这十二岁少年却是作出了这般阅历的文章,要说两首诗词比较一番,水平上倒是吴子善胜了一筹,要说气势上却是祝振国胜出几筹了,整体来说倒是这祝振国此番得了些优势。

  欧阳正想了一下便道:“祝振国这首《临江仙》却是气势滂沱,少年志高啊。哈哈。。。”

  欧阳正开口一笑,满场皆笑,皆以为然,祝振国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得了这一番风头,正想起身行礼谦虚,欧阳正心中想起什么又道:“这祝振国倒是填得一手好词,老夫知你作诗也是不凡,不知这回文诗体是否还有佳作?”

  祝振国这时候却是不谦虚了,道:“禀大人,这回文诗学生无事还琢磨了三首劣作,与之前《沙洲》一并写了这春夏秋冬四季景象,请大人指点斧正。”

  “不错不错,且来听听。”欧阳正说话间身形坐姿都稍稍正了一下,却有洗耳恭听的意思。

  “学生领命,这春便是: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

  拆成五言为: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明月夜晴春,弄柳岸啼莺。

  拆成七言为: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这夏为: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

  拆成五言: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长日夏凉风,动水碧莲香。

  拆成七言: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长日夏凉风动水,凉风动水碧莲香。

  这秋便是那日解大家那里作的《沙洲》: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

  五言是: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流水浅洲沙,宿雁楚江秋。

  七言是: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浅水流。流水浅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这冬学生写得一般: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

  五言: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冬隆御风寒,炙炭透炉红。

  七言:红炉透炭炙寒风,炭炙寒风御隆冬。冬隆御风寒炙炭,风寒炙炭透炉红。”

  一番洋洋洒洒,祝振国这是要放大招了,今日机会难得,必要一鸣惊人,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跟上祝振国吟诗的节奏。现场听完却是沉默了一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