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四十四章 名动郡城

  第四十四章名动郡城

  祝振国起得也是不晚,倒是没有出门跑步,与几个少年先是在院中打了一遍手脚,又提着短刀挥舞了一番,心中想着以后在这郡城中跑步怕是不太方便了,要去置办些石锁哑铃之类的东西回来。

  出了一身热汗,擦洗一番,欧阳文峰来了,祝振国三步作两步就出门来迎。

  “贤弟你看谁来了?”欧阳文峰玩味笑笑。

  祝振国听这话便左右打量了一下,见一眉清目秀脸色蜡黄少年,已经认了出来,却还是故意带着笑意左右打量着。

  “你这土包子,这样看着少爷作甚?”欧阳诗梦显然见不惯别人这样打量自己。

  “哦,原来是欧阳贤弟,幸会幸会!”祝振国笑着拱手见礼。

  “谁是你欧阳贤弟,你这土包子,一点教养都没有,枉读了这圣贤书。”欧阳诗梦看着祝振国那笑容,心中怎么也舒服不起来。

  “贤弟说得是,愚兄是小地方来的,没见过世面,见谅见谅!”祝振国口中说着见谅,脸上却是一脸笑容,哪里有赔罪的意思。

  欧阳诗梦也懒得理会,头偏向一边,倒是欧阳文峰问道:“振国今日有事否?”

  欧阳文峰却是已经不称呼贤弟了,直呼振国,倒是显得更加亲近。

  “无甚大事,只是准备去铁匠铺子一趟,打支百炼精钢的长刀,之前短刀已经不合用场了。”祝振国显然感受到了亲近,说话也变得直接了些。

  “好,我等同去。”欧阳文峰只是来找祝振国玩耍,至于干什么去,也是无所谓的。

  铁牛几个少年也跟了出来,祝振国拿了些银两,一伙人便出了门。

  “振国武艺练得怎么样?”欧阳文峰突然像是来了兴趣,之前祝振国文才是见识过了,但这祝振国之前说过习武多年,倒是不知道这祝振国武艺如何。

  铁牛一直听这两位少年说话,倒是插不上嘴,听到这欧阳少爷问武艺,这直爽少年立马接话道:“我家少爷武艺无双,厉害得很,到郡城来时,在白沙还与人比斗来着。”

  欧阳文峰听了路上还与人比斗了,哪里还会不听这故事,道:“铁牛说来听听,如何与人比斗。”

  欧阳诗梦也是不觉凑近了一点,竖起耳朵听听这比斗的故事。

  铁牛像是有了自己用武之地,却是讲故事的水平太差:“我家少爷在白沙遇到富水湖虎头帮的人抢马,与那堂主捉单比斗,三个回合就刺死了那堂主。厉不厉害?”

  欧阳诗梦听了大惊,这是杀人了啊,这土包子杀人了,心中满是疑惑,忙道:“你这大笨牛,光天化日的乱说,你这哪里是比斗,你家少爷杀人了还不被官府抓起来。”

  “欧阳贤弟,事情原委是这样的。。。。”祝振国只有自己娓娓道来,解释清楚其中关节以及江湖事情。

  兄妹两人是听得心惊胆战,听完之后也是佩服有加,欧阳文峰心中正义感爆棚道:“贤弟既然无事,那湖匪私盐贩子杀了便杀了,大丈夫当如此。”

  倒是欧阳诗梦有不同意见:“大哥乱说,下次这种事情千万不可以身冒险,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是圣人说的。”

  欧阳诗梦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却也是显露出来对于祝振国的担忧。

  祝振国知道这个事情可以不继续说下去了,毕竟这兄妹两生长于书香门第大户人家,江湖事情以后还是少说。

  几人一路行来,祝振国与欧阳文峰两人打头,边走边聊,欧阳诗梦却是落后半个身位,其他人都跟在后面。

  聊了许久,祝振国才发现不知道铁匠铺子该怎么去,问了欧阳文峰,更是不知道这铁匠铺子门朝哪边,要是问这茶馆书院衙门之类,欧阳文峰倒是熟悉得很,要是问这匠作地方,还真不知道。

  又问得路人才清楚方位。却是已经走到了文房街上,这文房街主要卖的是与读书人有关的东西,笔墨纸砚书之类的东西。不远听见有人吆喝:“昨日解大家亲点大江郡第一才子祝振国大作,只卖一百文。”

  噱头倒是十足,望去是一个小书店,门口摆了一个小摊,有小厮在门口吆喝。

  “振国,走走,去看看,说的是你,说的绝对是你。”欧阳文峰听到这个显然是高兴无比,表现出来的比祝振国还兴奋。

  祝振国点头跟了上去,欧阳文峰早先一步到了,花了一百文买了一份小册子,册子纸张显得相当粗糙,连裁剪与装订也是粗糙无比。祝振国见欧阳文峰翻看第一页,字迹印刷得很是简单,甚至有些大小不一。

  显然这册子是昨晚临时仓促印制出来的。应该是这家小书店为了赚钱,昨晚一拿到作品就加工加点印出来的。

  “振国,还有我的作品啊,昨晚的诗词都在里面,你的在最后,这书店老板还有些门路,昨晚的作品今早就印出来卖了。”欧阳文峰一边翻着一边说道。

  其实这已经是惯例了,不论是高等级一点的诗会,还是这种大家画舫的作品,都有人记录下来卖给这种小书店,也还能赚些小钱。这些诗作的小册子就像是现代的娱乐杂志一下。也有自己出集子的,就像古代的《兰亭集》,就是王羲之与众友人才子一起喝酒作诗合成的一本诗集,然后王羲之写上了序,诗集倒是没红,王羲之手写的序却是流传千古。

  祝振国接过欧阳文峰递过来的小册子,正要翻看,却听得旁边买书的几个学子说话。

  “这祝振国何许人也,怎么就变成了大江第一才子,这小厮倒是会唬人。”

  “说得也是,大江人才辈出,才子倒是颇多,但是谁敢称第一,说出来也是贻笑大方。”

  小厮插嘴道:“这第一是昨晚解大家亲自说的,在场才俊更是一个都没有反对的,不信你买一本册子看一下。”

  “你这小厮只顾买卖,说的话哪里可信,买一本与我瞧瞧。”小厮说话意思依旧是推销小册子,要说这小册子的用料成本,最多十几二十文,却卖一百文一本,利润着实不菲。

  几人买了一本,围在一起翻阅。不时点评其中诗作,倒是水平颇高,不然也不会印成小册子拿来卖。

  祝振国自顾自的翻看册子,昨日只顾自己开心出风头了,别人的作品还真没有认真去看,今日翻看起来倒是真觉得自己小看了这天下英雄。

  欧阳文峰却是侧耳倾听着这帮士子的谈论点评,当说到自己诗词的时候,更是竖起耳朵听着,当别人点评夸赞一番,心中更是大喜。

  也有人夸赞之余,推敲起了遣词用字上,一会儿说这个字换成什么更好之类的,欧阳文峰也是听了点头觉得有理,毕竟是临时作品,经过一番推敲词句上还是有进步余地的。

  “啊。。。还有这样写诗的,这祝振国当真是才高八斗。。”翻到最后印刷这祝振国的最后两页,一个学生大叫。

  “这这。。。。大家来看看。。。。。这。”另外一个学生也是惊讶了。

  几个学生各自看了看,一个个惊讶得不知说什么是好,只是赞叹,最后一个学生道:“这祝振国当得第一,当得。。”

  欧阳诗梦还未见到册子,虽然已经听过自己哥哥背诵过,却是还没有认真推敲过祝振国的诗词,见祝振国拿着册子还在慢慢翻看,又听得这旁边几个儒生谈论,亟不可待对着祝振国道:“你这土包子,看完没有啊,看这么慢,拿来给我。”

  祝振国笑笑合上册子递了过去道:“贤弟看完再还给愚兄,愚兄还未看完的。”

  欧阳诗梦接过册子没好气道:“你这土包子还需再好好瞻仰一下自己大作?”

  祝振国听了只是笑笑。欧阳诗梦拿起册子直接翻到最后看起来祝振国的诗词,先看起《沙洲》: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

  正着读读,反着读读,又一字一句读,再整合起五言,七言又读了一番,心中更是新奇,觉得这诗作得着实是才华横溢。又翻后面看了那首《念奴娇》,欧阳诗梦小女儿初长成,已经有了女儿心思,祝振国这首《念奴娇》就是写给女儿家的,正合了欧阳诗梦的心意。

  “走了走了,再不走就中午了,我这宝刀还未有着落的。”祝振国在看得沉迷的欧阳诗梦身边道。

  “急什么,我哥哥的诗作还没有看的。”欧阳诗梦被祝振国打扰了一下,直觉得只土包子着实可恶了些,没好气道。

  欧阳诗梦翻看了一下自己哥哥的作品,也觉得上佳,便不多言,把册子收好在袖袋里,一行人又出发了。

  祝振国与欧阳文峰依旧走在最前,欧阳诗梦错开了半个身位,边走心中边想着事情,抬头不时看看身前与自己哥哥谈笑风生的祝振国。

  要说这欧阳诗梦喜欢祝振国倒也还不至于,最多是好感慢慢增加了不少。

  反之说祝振国喜欢这欧阳诗梦就更不至于了,一个现代人看一个十一岁的女孩,那真就是当孩子看,这欧阳诗梦最多就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倒还激不起这祝振国的春心,只是觉得这小女孩颇为好玩,只是想逗一下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