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四十二章 画舫第一

  第四十二章画舫第一

  吴子良此时心中的忿恨却是少了许多,之前还觉得自己的机会被祝振国投机取巧抢去了,现在倒是觉得这机会是祝振国该得的,就算没有这回文诗体,就是这一首七言也是胜了自己一些了。只是自己刚才确实被侮辱了,心中还是想报复回去,依旧攒着一口气等着下一场写词。

  诗词虽然相通,却也不同,词其实有时候比诗更难写,每一个词牌的格律是相当严格的,也无对仗,还要写出意境味道,倒是与写诗的方法有些不同。擅长写诗的人不一定擅长填词。

  解冰语又一一把众人的诗拿出来解读一番,人人夸奖,即便写得一般,解冰语也能找出其中亮眼的词句拿出来品评一番,着实显出了自己深厚的文学功底,即便是祝振国也是心中有些佩服。

  诗作解析完毕,解语冰又微微笑道:“此一局是祝公子胜了,大江郡出此佳作,诸位当饮三杯庆贺啊。”

  本来是输了要喝三杯酒,解冰语却说成为了庆祝喝三杯,足见解大家情商之高。

  众人举杯畅饮,祝振国也小添几口,这还是祝振国这辈子第一次饮酒,虽说是好酒,却是有些寡淡少味,不如前世酒烈醇香。

  待到众人相饮几番,解冰语见时机差不多了,便让丫鬟把古琴摆在桌前,众人见状又安静下来,刚才一曲现在还意犹未尽,此番解大家又要抚琴,众人更是聚精会神。

  祝振国乐器乐理真是一窍不通,不说宫商角徵羽了,就是琴弦七根还是九根都有些捉摸不明,但是听曲还是很乐意的,也学众人端坐好静待琴音。

  “妾身见诸位公子兴起,再抚琴与诸位才俊助兴一曲,还请赐教。”解冰语一贯的谦虚。

  吴子良依旧是那个领头之人说道:“大家谦虚,我等哪敢赐教,只是洗耳恭听以求大家不吝。”

  解语冰面色一正,琴旁檀香袅袅,双手微微拨动琴弦,只听得一时金戈铁马,一时肝肠寸断,又起青天白日,还来大漠孤烟,最后泪眼几行。。。。

  余音渐散,却是气氛犹存,众人唏嘘喟叹,久久出了不琴音的世界,倒是解冰语打破境界道:“诸位见笑,接下来该是填词了。”

  众人回过神来,也不多说,只是行礼表示钦佩,取来纸笔坐定。

  “今日妾身来这大江沙洲,十分荣幸,便请诸位大江才俊为妾身填上一曲《念奴娇》,选上一首佳作以供妾身传唱之资。”解冰语是出题了。

  这填词便是写歌词,每一个词牌名就代表着一首曲子,而写出的词套上曲子便就是一首完整的词曲作品,以供传唱。

  众人听了解大家的话更是欣喜,也就是说只要词填得好,以后大家就会传唱出去,这无疑就是出名的途径,吴子良今日就是奔着这个来的。

  读书不为名,那是一句笑话,不为名利,寒窗十数年这般苦读哪里还有一点的动力,想的就是一朝名动天下。

  众人绞尽脑汁,解冰语拿到词作,第一时间就找到祝振国的,实在是这少年祝振国表现得太过亮眼,文才实在是斐然,解语冰心中更想知道这少年词填得如何,毕竟诗只能拿来小吟,只有这词才可不论场合开口就唱。

  只见白纸之上,字迹潇洒:

  念奴娇

  慢娇残红,还往青山后,不见云天。寒雁低鸣要南走,若夜来得不愁。低眉犹叹,呜咽风侵,恰别离路漫。好晴已尽,枕得几日清眠?

  卷帘深锁茶烟,倚榻孤闲,怯睹更衰颜。红袖添香读未了,暂许煮水低语。晨曦微露,吴刚伐尽,香风亦阑珊。待得那日,且看别时人还。(老祝原创)

  解冰语看着看着心就进去了,这首词真真是写进了她的心里,想自己一代佳人,文才更是不输男子,却是自小就进了这画舫,入了这奴籍,虽然表面风光无限,说到底还是一青楼倌人、风尘女子。

  却是心里无比悲凉,看着风花雪月事事物物,样样都是惨惨戚戚,想着红颜日衰,还有几载青春年华。更想佳人成双,花前月下,体己私话,又有哪个真心相待。

  一时之间眼眶不禁红润起来,回过神来,低头稍微控制一番,抬头看了看这十二少年,心中更是带了些悲苦,只得放下白纸,看看旁人词作,大多是辞藻华丽夸赞敬仰,是看得一点味道也无,却还是要假装细读一番。

  众人眼神期盼苦等,解冰语读完所有词作,也不宣布谁得第一,只是静静拿起丫鬟手捧的琵琶,轻轻抚动,神色哀怨唱道:“慢娇残红,还往青山后,不见云天。寒雁低鸣要南走,若夜来得不愁。低眉犹叹,呜咽风侵,恰别离路漫。好晴已尽,枕得几日清眠?

  卷帘深锁茶烟,倚榻孤闲,怯睹更衰颜。红袖添香读未了,暂许煮水低语。晨曦微露,吴刚伐尽,香风亦阑珊。待得那日,且看别时人还。”

  一曲唱罢,泪水已经止不住滴落,抱琴低头,还似有抽泣。一向游刃有余的解大家却是对着大江郡才俊当面哭了起来。

  众人听得曲子无不感受得到一股悲凉,却是看这解大家如此,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安慰都不知从何安慰,气氛更是到了冰点。

  解冰语缓缓抬头,拭去泪水道:“今日词作祝公子当得第一,妾身忍不住已经唱罢了。”

  众人一听,本还有人心中有些不服,看着解大家梨花带雨,也不好开口。也听了刚才解大家唱出的曲子,也是觉得上上之作,也就不再多言。

  便是吴子良心中还有不服,觉得自己填词用语文雅无比,溢美之词更是词坛罕见。心想,待得解大家心中稍畅再来言语。

  祝振国听了词曲就知道是自己所作,心中也是觉得出了意料,此词为原创,虽然也是上佳,但是在座有此水平的怕也有几个,得了第一心中也是开心,只是这解大家唱出来哀伤比自己写出来的更显悲凉,显然这第一还是沾了解大家的光。

  “多谢解大家高看,学生此词当不得第一,却是沾了解大家的光。”祝振国也谦虚一番。

  “祝公子自谦,此词一出,道尽了多少女儿家的心中哀凉,当得今日这小小画舫第一了。”解冰语情商高就在于此,之前诗作第一说成大江郡第一是知道那首诗水平高绝、无人能比。现在说这首词第一却说成画舫第一,显然是为了堵住这船内众才子不服之口,减轻众人要争个高下之心。

  就是吴子良也被解冰语这一句话说得都好意思再出来争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