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三十二章 公子小姐

  一行五人,祝振国,祝铁牛,祝有才,祝首行,云书桓。出了铺面到了大街直奔茶馆而去,一路上少年几个显得异常兴奋。这个世界的茶馆并不是单纯的茶馆,而是茶馆戏院的结合体。

  行得不久,一座在青山县来说是很气派的二层楼铺,门上大匾三个大字“德月楼”。门口三四个小厮迎客,见来人五个头一个儒生带到,后面四个都是深色劲装带刀,虽然都是半大小子,小厮也知道这是来的都是贵客。小厮立马拿出十二分的热情上去迎。

  祝振国是见惯了这种小世面点头就进去了,而铁牛、首行、有才三人却是有些怯场,并非的心中害怕,而是着实没有接触过如此热情的服务,反而显得有些扭捏。

  进得茶楼里面几个已经是满满当当了,穿衣打扮都显得与外面街上一般人不同,茶馆一楼是大厅,大厅里处有一个台子,其他都是满满当当的桌子与客人。二楼左右一圈是雅间,看不出坐了多少人。

  小厮躬身笑道:“少爷们,是上雅间就坐还是在大厅凑合?”

  祝振国站定回道:“雅间怎么说,大厅又怎么说?”

  小厮耐心回答:“雅间三两一间,茶水点心免费。大厅一张桌子五百文,茶水点心另算。”

  “那就在大厅吧,上壶好茶,两盘子点心。”祝振国想了一下就回答道,三两实在是有些贵了,祝振国还心想如果不是人情赶往,应该也没有进雅间听戏听曲吧。

  小厮大声回道:“好勒,少爷这边就坐。”说着把几人引到右侧最后一张桌子坐定。

  刚一坐定,铁牛破锣般的大嗓子说道:“这地方还真是贵啊,啥也没有,就给张桌子收五百文,实在跟抢钱一样。”

  云书桓笑着回道:“你这泼牛没见过世面。五百文哪里算贵,要是去了中京城,随便一个茶楼戏园子,一张凳子都卖一两银子。”

  铁牛却是不服:“我就不信,坐张凳子还要一两银子,世上哪有这样的傻瓜去坐这凳子。”

  铁牛说话间不自觉站了起来,嗓门又大。后面坐着的也是几个少年人,两个少爷带着个小厮,显然是铁牛站起来庞大的身子挡住了后面人的视野,两人中年纪小一些的少爷不高兴道:“前面哪只笨牛,坐定了就不要哼哼唧唧又站起来,后面人还看不看。”

  显然这小少爷也听到了云书桓叫他泼牛,祝振国回头一看,这两位少爷都生得不错,大一点的剑眉星目,真真是个帅气少年郎,而这开口说话的小一点少爷却是生得唇红齿白,秀气非常,倒是有些女儿媚气,只是一身少年打扮,祝振国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开口的小少爷见几人回头看着自己,而那儒生少年还盯着自己看,不禁恼羞成怒:“你们这无礼乡下人,听曲看戏就好好坐着看,一点规矩都没有。”

  祝振国听得眉头一皱,铁牛本来是有些觉得不好意思,听到对方骂自己是无礼乡下人马上不高兴道:“这戏又还没开始,我站起来挡着你看什么了?”

  那小少年还想再骂,却是被旁边大一点的少年拉住了,脸上满是羞愤之意,只得对这大一点的少年埋怨道:“哥,你拉我做什么,你要不拉我,我非要与那大蛮牛说道说道,那还有这样的道理,做错了事情还这样的嚣张。”

  那大点少年也低声道:“我们外来是客,不得无礼,且忍让些。”

  祝振国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心中也看不惯那小少年咄咄逼人,听得那少年这么说话,心中还是觉得自己一方稍有理亏,便抱拳对着那大一点的少年道:“小生祝振国见过兄台。兄台心胸宽广,我这铁牛兄弟心思淳厚,是个实在人,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宽量。”

  那大一点的少年倒是微微有些吃惊,也大方回道:“振国兄客气,欧阳文峰拜见,适才都是小事,不足挂齿,我兄弟二人从郡城初到贵地,不到之处,海涵则个。”

  欧阳文峰话里显然是为自己那弟弟稍微也道了个小歉,也把住了自己面子,显得有礼有节不卑不亢,祝振国心中也大为欣赏,又听到他说自己来自郡城,只怕来头不小,又道:“欧阳兄有古人之风,真真是让小弟心生敬仰,能识得欧阳兄也是荣幸之至。”

  那小一点少年一直心中不爽,觉得自己本是有礼,自己兄长说得像是自己无礼一般,心中更是不忿,又想起这叫祝振国的少年适才还盯着自己看,更是怒气上头,不待自己哥哥回话便道:“我兄自然是君子,只是你这乡下登徒小人却是不陪与我兄称兄道弟,你这下人做错了事情也该你道歉赔礼。”

  说完少年好像是得了胜仗,脸上不忿也消失不少,换得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祝振国一听说自己登徒小人,又想起这小少年种种动作,还有那眉清目秀的眼眸,哪里还不知道这小少年公子是假,小姐是真,原是个西贝货,也不怒,还笑道:“小姐说得在理。”

  那西贝少爷听得一愣,倒是云书桓最先会意过来,强忍着笑,跟着众人也明白过来,就连铁牛仔细观瞧了一下也懂了少爷说的话,众人更是笑出了声了。

  这西贝少爷显然是知道自己真真是被人调戏了,怒道:“你们这几个登徒小子,等下都抓进衙门去一顿板子,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

  祝振国听了也不接话,直接对着西贝少爷的哥哥说道:“小弟失礼,稍后戏曲听完还请欧阳兄给个机会,让小弟招待一番。”

  欧阳文峰也是尴尬,自己妹妹实在是有些得理不饶人,这祝振国倒还是不错,忙拉住还待说话的妹子,对祝振国说道:“我等兄弟原来是客,听祝兄安排。”

  话刚说完,台上已经坐下了一名女子,生得还算周正,手抱琵琶环视了四周示意自己要开始唱曲了。四周客人也是安静了下来。祝振国见状也是不再多言,只对着欧阳文峰微笑拱手一礼。那西贝少年见台上已经坐人,也是不再多话,只是用白眼瞟了一眼祝振国。

  叮叮咚咚。。。。。。台上女子虽然不是绝色,却是弹得一手好琵琶,琵琶之声犹如泉水清亮,又似珍珠落于瓷盘清脆。能让这女子来开场唱曲,也是证明了女子水平不低。

  等待琵琶前奏过后,女子咿呀开口,声音清脆好听,唱道:“叶落难飞还,到秋哪般,西风不晓分离难。念得细雨无日夜,有心何安。

  点桂香几番,数日阑珊,只待来年月再圆。又等香风无声寐,再见可难?”

  正是祝振国六岁考童生路上作的一首《浪淘沙》,词义配合着女子的声音,真真是能让人想起很多离别伤感的事情。

  一曲稍定,祝振国之前还觉得自己这首《浪淘沙》还算一般,毕竟自己写的时候也没有花费多少心思,听完台上这女子唱完,真是觉得自己这首词写得不错。

  只听后面西贝少爷叹道:“哥哥,这首词写得极好,这伶人也是唱得好,只是这首词还真未听过呢,也不只是哪位先生所作。”

  欧阳文峰也点头道:“我们在郡城也未听过,怕不是有名之人所作,没想这次随父亲来这青山县还真是不虚此行。”

  云书桓听到后面两人议论不免心中有了少年炫耀之心,这青山县只要读书识字的谁不知道这首词是祝家少爷的大作,便声音稍大说道:“我家少爷填的词当然是极好的。”

  云书桓的话虽然不是对着这兄妹二人说的,但是这二人也知道这是说给自己听的,欧阳文峰一听也是惊讶,忙对着祝振国道:“振国兄大才,此首《浪淘沙》绝对是上上之作,之前文峰怠慢了。”

  祝振国听了欧阳文峰的话也是拱手施礼表示客气,谦虚道:“随意拙作,欧阳兄过奖。”

  那西贝少爷听了却是不信这登徒子能作出这诗词来,道:“哥哥别叫人骗了,这词怎么可能是那姓祝的登徒子作的,吹牛也不怕羞。”

  云书桓却是不高兴了道:“这青山县里哪个读书人不知这《浪淘沙》是我祝家少爷六岁时候写的,就算不认识我家少爷也认识我家少爷的词。”

  西贝少爷哪里会服气道:“你家少爷六岁能作词,真是笑话,就算人人都说是你家少爷作的,怕也是你家大人代笔。”

  云书桓气不打一处来,祝振国忙拉扯下云书桓,示意不要多言。此时刚好讨赏的小厮也到了自己这一桌面前,祝振国也是掏出十几个铜子扔在小厮手中的盘子上面,这首词曲还真真是唱得不错,合该给赏钱。

  那西贝少女叫云书桓不说话又得意道:“看看,被我说中了吧。”

  旁边欧阳文峰心思却是单纯多了,心中已经相信这词便是祝振国所作,只是自己这妹妹显然是与人斗气起来了,拉也拉不住。只见祝振国这边不说话了,心中更是有些愧疚之意,心中暗想,真是不该带这顽皮妹子出来玩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