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武夫大文豪 > 第十八章 童生第一

  第十八章童生第一

  待众考生坐定,又有差人检查木牌与身份,看是否对号入座,防止代考。再有鼓声之后开始发放试卷。

  祝振国拿起试卷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七八页大纸,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蝇头小楷,所以答题也要是蝇头小楷,既要答得对,也要答得工整。

  祝振国先放下试卷,从小篮子里拿出砚台,又拿出石墨,加了些清水,慢慢研磨,古代考试,磨墨都要耗费不少考试时间。

  待得墨水研磨完毕,拿出一支细小毛笔舔了舔墨汁,开始答题。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笔不停蹄,直写得人晕晕乎乎。之前祝振国还想着这小儿科,一会儿做完还能提前交卷,哪想到祝振国太小看这时代的科举了,即便是对书经滚瓜乱熟,但这要答的题量也实在是有些多,也是避免有人蒙混过关,更是考察学子彻底的学识。也难怪当初祝文斌童子试没有考过。

  途中有人如厕也只能是挂一个小牌子等候差人带领,真是如厕都是跟着进去看着。考试到了后半段已经是所有人抓耳挠腮的时间了,做得出的就是做得出,做不出来的想破头脑也难以想起来,还有人默念入神背出声来,立马就有差人过来警告。

  祝振国一直埋头苦写,墨完了又赶紧磨墨,一手小楷也是颇为漂亮,整齐端正,当写完所有试卷,刚刚休息一下子,准备回头检查一番,铜锣声已经响起。

  所有人全部站起来停笔不动,有人还想多写,早有差役上前阻拦呵斥。待得差人把所有试卷都收了上去,才有人来安排考生有序退出考场。

  试卷收去之后直接就有人把所有试卷用针线缝起来,然后用厚纸张把写有名字与号码的地方糊起来,还有人专门检查试卷上有没有什么特殊记号。一切都是为了防止有人舞弊,阅卷的人也看不出来哪份试卷是哪个考生的。

  祝振国出得考试院的大门,抬头看看太阳已经到了头顶,一阵头晕眼花,文广文远二人也马上迎了上来问道:“国儿考得如何?”

  祝振国真真是累坏了,言语简单道:“侄儿应该是必中了。”祝振国虽然考得辛苦,但是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必中就好,咱们回家。”祝文广一把抱起祝振国道。旁边祝文远也是接过祝振国手中的小篮子。众人簇拥着祝振国便是往家中行去,一路上是欢声笑语,只是祝振国没有说话,趴在祝文广的肩上,实在是有些累了。毕竟还是一个六岁孩童的身躯。

  穿过店铺进得内院厅里,酒菜已经准备好了,热气已经比较少了,显然是早就备好了,都有些凉了,不过还是高秋季节,天气还比较热,也勉强可以吃。祝振国自己先入主座再安排众人做好,提起已经满上的酒杯道:“今日国儿考试顺利,预祝国儿考得童生,齐干这杯!”

  众人叫好,满饮了杯中酒,祝振国显然是不能喝酒,等到众人喝完坐下道:“多些叔叔伯伯们的祝愿,孩儿定不教人失望。

  场面话说了几句就开席了,众人吃吃喝喝,也是夸赞一番,接着就没有祝振国什么事了,祝振国下了桌子端着碗筷到旁边矮几小椅子上坐下,矮几上吃饭的是云家兄妹,自己跟这兄妹两人已经稍微熟络了起来,坐下便道:“今日我去考试,定然是考中了,这童生考试真是简单。”

  今日小怜吃饭倒是与刚来不同,显得优雅客气,听到祝振国说话便道:“公子真是厉害,这次考试肯定不在话下。”

  小怜心善,虽然不知道祝振国读书水平到底怎样,但是听到祝振国这样子说,也就附和一下,也让祝振国开心。旁边云书桓却是直率说道:“公子信心十足,但是也不能小看了其他学子。”

  祝振国也不与小孩子计较道:“过三日便知晓了本公子大才了,不说第一,前五名是有的。”

  云书桓自己也是读过书的,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信,但是毕竟现在是下人了,能过多与主人不高兴,免得主人不开心。说道:“那公子平日里肯定是用了苦功,以后我也随公子多读书。”

  祝振国也不是小气之人道:“也好,以后书桓就做个书童,以后读得好公子也送你去考试。”

  听到这话云书桓心里一黯,表情也暗淡了起来,祝振国不明所以,看到云书桓这样表情也不说话,端起自己的碗扒了几口饭。其实是祝振国不知道,入了奴籍的人哪里还会有资格参加科举考试。如果主人不发善心,这奴籍便是祖祖辈辈的,永远跟随着子子孙孙传承下去,不论换多少主人,永远都是奴隶。

  一旁小怜见到祝振国碗中的饭已经吃完了,忙起身拿过碗去给自己公子盛饭。看来这小怜已经是进入角色了。

  本来祝文广是准备侄子考完之后就先回庄里去的,但是祝振国是不愿意,难得进了一次城里,还没有多逛逛哪里肯先回去,祝文广也拗不过,只得让祝振国带着云家兄妹与一个小厮在这城中大小地方晃荡。

  晃得两天,这城中大小商家都认识了这个祝家少爷,也知道这少爷六岁便参加童子考试,一个个赞叹不已,见这小少爷说哈跟小大人一样,很多商家小厮都愿意上来打招呼。在这民风淳朴的小城,更多人还是希望看到奇迹的,也就是希望这六岁小童能考上童生,那这青山就真出了个天才了。

  到了第三日,祝振国自己起了个大早,小怜也来旁边伺候,云书桓也在旁边候着,虽说是伺候,其实大多事情都是祝振国自己坐的,毕竟这小怜太小了。有小厮打来了热水,祝振国自己洗涮了一番,自己梳拢了头发,带着两人出了厢房。

  出了厢房就听见大伯四叔朗朗读书声,这个时代的学子真真是认真辛苦,祝振国已经起得够早了,但是两个叔伯早已经进行了半个时辰的晨读了。对于这些祝振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到了正厅用得早饭,叔伯两人也先后进来,拿起面饼就着开水吃了几口便带着侄子出门去了。祝强几人也是早已经准备好了,在街口等着。今日是考试院放榜的日子。

  一行众人到了衙门口,已经是聚集了一大群人,衙门里还没有上班,所有人都在外面紧张的等着,祝强见祝振国人小看不见,便把祝振国抱了起来放在肩膀上坐着。

  过得不久,衙门开了,几个差役拿着几大卷红纸出来走到公布栏上准备粘贴。

  本次考试全县一共取童六十五名,按照应试学子比例来说大约是五人取一人,所以相对来说童子考试的录取率还是比较高的。

  衙役们以排名从后往前依次贴上几张大红榜单,人群中不时有人爆出高兴的叫喊声,已经贴了两张红榜了,还是没有祝振国,所有人都有些紧张起来,只有祝振国还是一脸自信。

  当最后一张刚展开还未贴上去,祝文远眼尖似乎已经看到了祝振国的名字,大叫:“第一名第一名,国儿第一名。”

  等到整张榜单展开贴了上去,果然第一名祝家庄祝振国,祝强虽然不大识字,但是祝字他是认识的,头一个就是祝,那不是祝振国是谁,激动得跳了起来,把肩上坐着的祝振国抖了起来,把祝振国吓了一大跳连忙抓住祝强的头发,免得自己掉了下去,祝强也是一吃痛才想起肩上还坐了个人,忙站稳抬手护住小少爷。

  祝文广也是大喜,抬手摸了摸坐在祝强肩膀上祝振国的头道:“好小子,祝家出了个麒麟儿”

  接着官府有人出来唱名,就是有个嗓门大会识字的出来一一喊名字,第一句就是:“童生头名,祝家庄祝振国,六岁。”

  就这一句便引起轩然大波,还未等唱出第二名,人群已经像是炸开了一般,议论声音盖得大嗓门唱名之人都不往下说了。有认识祝振国的人也在为旁人指认道:“就是那个小童,坐在别人肩膀上的那个小童。”

  几乎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坐在祝强肩膀上的祝振国,更多人心中是不敢相信的,总觉得事情里面有些蹊跷一般议论着。

  “这知县大人怕是收了祝家不少好处吧,否则哪能让一个六岁幼童得了头名。。”

  “要如你这般说来,这杨大人吃相也太难看了,若是收了好处,让他考中就行了,为何还让他中个头名,那杨大人可不会真做出这等事情来。”

  “莫不是这祝家小儿真真是考中了头名?”

  “在我看来应该是真真考上了,不然这事与知府大人、学政大人那里也说不过去,这祝家还没这么大能耐。”

  祝文广心中无比荣耀,哪管这些人的议论纷纷,再怎么议论也是自己侄儿考得了头名,心中大笑,脸上却只是微笑着不显得太过得意,手一挥道:“走,回家。”

  众人回头,像是检阅部队一样昂首挺胸等着众人的注目礼,脸上努力憋着一脸的平静显得见惯了世面,心中却是感觉光荣无比。

  文广文远兄弟俩不时碰到几个熟人同窗,见了礼就介绍一下侄儿振国,夸赞一番就邀请中午去家中吃酒,众人也是夸赞应诺。

  众人走了许久回到家中,全城都知道祝家庄六岁童子祝振国考得了童生头名。租祝家铺面做生意的绸缎商人更是去买了炮仗在门口放了起来。

  祝文广回到家中已经克制不住心里的开心了,一会差小厮回祝家庄报喜,一会又差人去请几个相熟的同窗来吃酒,家中仆妇也是出去多买了些鸡鸭鱼肉准备中午大宴。

  祝振国见人就拱手行礼,笑笑的不说话,只听自己叔伯在旁人面前夸赞。应酬差不多了祝振国又找来云家兄妹炫耀道:“怎样?少爷我是不是厉害。”

  这个时候就算是少年直率心性的云书桓也是一脸佩服道:“公子真乃神人,将来必将出将入相。”

  祝振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少年人的崇拜是用来奠定地位的,这云书桓刚来祝家,收服他的心思便是这种方法最佳有效。

  小女孩云小怜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好像是自己中了头名一样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