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副不以为意的摸样,给谁看,叶夜,我告诉你,以后你别再跟他来往,不然,我就将你锁了。”文雨轩气的一颤。


“你不要蛮不讲理好不好,我和他之间,哪里有你想的那么龌蹉,何况,我也有自知自明好不好,我是你文雨轩的老婆,我怎么会……”鲜少看文雨轩仿佛吃醋一般气恼的叶夜,唇角都高扬,一时间,竟然恢复了以往斗嘴时的摸样。


但是很快,她的表情就凝固了,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她,脸色都带上了桃花。


抬头一见,果真见文雨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刚才说,你是我文雨轩的老婆……女人,你总算有些自知之明,所以,除了我,别的男人的手,你都碰不得,更不要说,摔倒在其他男人怀里,你懂了吧。”


叶夜见他没有其他什么表情,只说了这番霸道的话,心里竟然莫名的感觉到了少许的失落。


她咬着牙,深吸了口气,“那么现在,请文少从我身上爬起来,你很重知不知道,我压的很痛。”


他一米八几的身材,虽然外在看看不出多少肉,是精壮的,但是,那肌肉还是有份量的好歹也有一百五左右吧,叶夜暗自肺腑。


“你在嫌弃我胖?”文雨轩黑色一黑,他的身材,可堪比最完美的模特,这个女人,竟然还嫌弃他胖。


叶夜:“……”


难道一百五左右还不算重吗?她只是说着压在她身上重而已……


“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去压别的女人,刚才那位美女,你看了没有,身材也不知道比你这女人好多少倍。”文雨轩暗暗咬牙,突然春风得意的一笑,说完后,果断的将眼神看向了叶夜。


但是很快,就忍不住气怒了。


从一百五十斤的人身下翻身的叶夜,慵懒的靠在靠背上,而后左手握着右手的指甲,放在唇边一吹,“去吧,现在还没有到第二年,我拿不得你怎么样,唔,好像是最后一个月,就是第二年了吧,文少,你要抓紧,好好过完最后的逍遥日子。”


文雨轩:“……”


………………


轩皇沙龙会所,一间VIP私人的总统包间,灯光璀璨。


凯瑟琳靠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艳丽的红酒。


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面上有些出神。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那个男人怎么还没来,让女人等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男人,凯瑟琳心中隐隐的开始不屑。


这样的男人,竟然妄图在她心里推翻轩的位置,简直是不自量力,竟然连她的喜好习惯都不知道。


她爱喝的明明是香槟,他却让人送来了红酒。


她不喜欢等人,不喜欢约会的人迟到,而他到目前为止,却足足的让她等了半个多小时。


这样的男人,实在很难让凯瑟琳生出什么好感来,尽管,他有一张还称得上帅气的脸,但是这帅气,在轩面前,就有些不起眼了。


脑袋里又冒出文雨轩的身影,很快,凯瑟琳便是做了对比。


这两个男人,完全没有可比性。


不是性格不同,而是不管在哪方面,都差的太多了!


嗯……等下,她就帮轩好好耍耍这个竟然妄图颠覆轩事业的男人,一个,让她看不上眼的男人。


又是过了十分钟,门口总算是传来了房门开启的声音,凯瑟琳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脸上由原来的不屑,彻底的调为淡漠。


姜冉飞一进来,便是看到了凯瑟琳正襟危坐的娇躯。


这个女人,下午遇到后,他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得到她的联系方式的。


好不容易联系上她,她竟然不识好歹,以他姜氏集团总经理,姜氏集团的接班人身份,竟然请不动他,本以为这个女人是仗着他身份高傲,他还想着另换一个办法,制造一个偶遇的机会什么的,顺理成章的和她谈谈。


可是谁料,就在他快挂了电话的瞬间,这个女人又喊了等等。


他以为,她是知道自己的份量了,谁知,下一秒,说出来的话,简直要让他吐血。


“姜冉飞先生,如果你知道文雨轩的私人秘密,我可以出来和你见一面。”


该死,文雨轩的私人秘密,竟然比他的身份,还要值钱??还要有吸引力??


姜冉飞一气之下,就想旷着她,以至于,完全都懒得去了解她的喜好了。


所以,才会出现现在晚40分钟出现,而且只是给她安排红酒的事情。


眼眸之中,闪过少许的邪气,姜冉飞迈着步子,总算是走到了凯瑟琳的面前。


“凯瑟琳小姐,感谢你这次,答应我的约会,希望今晚的地点和布置,让您满意。”他冲着她绅士的一个鞠躬,算是尊崇了这位来自梵蒂冈的公主。


凯瑟琳点头,“姜冉飞先生,您准备的玫瑰床,让我受宠若惊,难道姜冉飞先生,是想和我在这张床上,滚滚床单吗?”


她一张精瓷一般的娃娃脸,陡然说出这么直接的话来,自然是姜冉飞没有想到的。


他下意识的僵住,要是这个时候说不是,会不会让这公主对他的印象分跌倒低谷,说他矫情?


可是,要是说是……这摆明的态度,难道就不会让这女人心声厌恶了?


一时间,姜冉飞竟然被问的说不出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