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雨轩躺在他办公椅子上,如一只禽兽般红着眼睛喘着粗气,拳头攥得咯嘣崩响,心中在猛烈咆哮:“林菲菲,如果叶夜因此次事件受到伤害,我文雨轩发誓,必定要你双倍奉还!”


······


听着外面稀里哗啦的下雨声,叶夜心情有些烦躁,总感觉着自己身上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似的。


如果现在,那个男人在自己身边,或许自己心情会很不过吧。


脑海中浮现出文雨轩的邪魅影像,叶夜心中才觉得有些舒畅。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虽然平时挺可恶的,但关键时刻,却能带给叶夜一份非常可靠的安全感。


应该没什么事吧,天塌下来,还有他顶着呢!


叶夜心中不停安慰自己!


叶夜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终于有一点点睡意,正想趁机安眠,谁知就在这个时刻,她的电话响了。


打电话过来的,竟然是许多天都没有见过面的文腕月。


这个重口味的妹纸。


自从上一次姜冉飞事件后,文腕月被文雨轩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勒令她好好呆在学校上课,除了假日,不准过来骚扰叶夜。


文腕月本来心中就很愧疚,所以这段时间也变得安份守已,谨遵文雨轩的命令,专心自己的学业,许久都没有与叶夜玩“百合”游戏了。


叶夜身边能够说话的人不多,文腕月算是一个。这会儿那么晚了,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又在打什么怪注意了。


叶夜忍着笑意,按下了接听键,首先没好气开口道:“小月,干嘛呢?先说好,我是不会再跟你玩什么百合游戏的。”


电话那边却不置可否,传出文腕月带着些焦急的声音:“不是啦嫂子,我问你喔,你有没有看过今天网络上疯传的那个关于你的新闻,新闻上附带的视频图像到底是不是真的?”


“什么?什么视频?”叶夜眉毛一跳,心中顿时出现一种不详的预感。


······


经过昨晚公司上下上百人昼夜奋斗,关于叶夜那段不雅视频的新闻,在网络上被屏遮了一大部分。


然而,这只是仅限于在网络上屏遮。


文雨轩此时还不知道,他昼夜的奋斗结果,其实根本没什么效果。


纸,永远是保不住火的。


即使他文家在J市只手遮天,也总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


忙碌了整晚文雨轩,带着满脸的疲惫,正想小小的打一个盹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同样身心疲惫的助理,转过来一个电话:“文总,就刚刚管家豪伯刚打电话过来,你家里,好像出了什么事……”


什么?


文雨轩一听此话,呼刷从椅子上跳起,随手拿起一串车钥匙就往外冲。


难道还是被叶夜知道这件事?


该死,这个小妮子肯定误解后续的事情了,都不知道这个傻丫头会做出什么傻事出来。


文雨轩心急如焚!


开着他那辆兰博基尼一路狂飙,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文雨轩终于在最快时间内,赶回了家。


豪伯等佣人早就在家门口苦苦守候良久了,一看到文雨轩的身影,连忙围过来。


“少爷······”


文雨轩脸色阴沉,问道:“叶夜呢?”


“少夫人……她……·”平时干练十足的豪伯,此时竟然有些吞吞吐吐起来。


“她怎么啦?”文雨轩心脏噗通乱跳,紧张问道。


“她……不见了。”


“什么?”文雨轩大惊失色!


在这个敏感时期,这实在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消息。


“说清楚,怎么回事?”文雨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皱着眉头问道。


“今天一早,佣人们到少夫人房间内打扫卫生,发现房间紊乱不堪,被子、书籍、台灯什么的撒了一地都是,而少夫人却不知所踪,我寻思着少夫人身上肯定发生什么事情,少爷你知道吗?”


文雨轩握紧拳头,冷静下来仔细推敲:“她肯定也知道了,唉,终究是瞒不过,不过,文家别墅群戒备深严,基本排除叶夜被别人掳走的可能,只剩下这小妮子独自离去了。如果是自主离去,肯定会在文家别墅群警卫部门留下信息,去问问警卫部的人员,便能掌握叶夜离去时的信息。”


想罢,文雨轩道:“值班的保卫人员呢?问清楚他们叶夜是什么时候离去的啊。”


豪伯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问过了,值班人员告诉我,少夫人是昨晚12点左右,就离开了别墅群的。”


“什么?那帮猪头,为什么不拦住她?”文雨轩终于咆哮起来。


“因为,因为少夫人跟值班人员说,她只是出来吹吹风,让他们不要管她。谁知一转眼,少夫人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值班的警卫以为少夫人吹吹晚风就回去睡觉了,所以没注意,直到今天早上……”


“白痴,饭桶,一帮蠢材,我请你们回来是吃干饭的吗?”文雨轩暴怒,情绪都少见的失控。


他咆哮连连,众仆人和保卫人员冷汗津津,羞愧得无地自容。


豪伯也是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文雨轩咆哮一阵后,终于喘着粗气冷静下来,他红着眼睛,脑筋不停运转:“这个傻女人,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去了哪里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