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少爷对她哪里不好。


为了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病体,偏偏赶到那么远的路程,三番四次的救下她,而她,却仿佛一切都不知道一般,懵懵懂懂,以为少爷对她到底有多差。


差吗?少爷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像是对她这般如此的上心,就连当初少爷第一个喜欢的女人,也没有那么认真吧!


“豪伯,我现在不想离婚,除非,他亲自给我这东西。”原本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也要,突然抬起头,这样坚定的说道。


豪伯一愣,转而惊疑不定的看着她。“你想要什么?女人,这上面的离婚费,难道还不够吗?五百万,足够你这辈子逍遥自在了。”


叶夜却仿佛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豪伯,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想最后解决的人,是我和他。”


她将手中的白纸,重新塞到了豪伯的手中,突然一笑,“或许你觉得我这个时候拒绝你,以前的一切都变成了欲擒故纵的手段,但是,我无所谓,我只知道,唯一有资格让我签下这东西的人,还没有开口。”


“那你想怎么样。”豪伯皱眉,突然冷笑一声,“叶夜小姐,你这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吗?赖在少爷身边的女人,不想去的多了,但是我们能让她们走。”


“豪伯,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唔,那我更加要……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天天的留在他身边,当初是他先逼我,把我绑在他身上的,那么现在,我要粘着他,哝,除非,他主动让我签下这个东西。”


说完,再也不管豪伯铁青的脸色,叶夜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开。


她也不知道,为何做出这种决定之后,心里好像是突然松了口气一般的轻松。


隐隐的,还有看破自己,并且感受到欣喜的味道。


不是离不开他,而是想要在离开的时候光明正大。


不再是一方的逼迫,而是要名正言顺的,分开。


叶夜不知道自己在坚持这个做什么,不过她却是知道,自己现在,不想离开这个男人了。


他明明身上刺多的要死,像是一只刺猬一般,言语之间,便是将她刺的遍体鳞伤。


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她现在,会忍不住的看着他伤心,只是,忍不住让他脱离她的视线,不多,真的仅此而已。


也许,这种牵肠不舍的感觉,叫做喜欢。


她是变态了,才会喜欢上这样的男人,每次都将她刺伤的男人,可是变态了又何妨,在拿到离婚协议的那瞬间,她突然依照着那丝不甘不想,找到了她自己的心。


没错,喜欢了便是喜欢了,爱了便是爱了。


人这一辈子,能够遇上自己喜欢的,并且已经结上连理的,委实不多。


她或许还是幸运的,才能得到老天的眷顾。


不管伤的再重,最后,那个能将她推开他身边的人,必定是这个伤她最深的男人。


…………


病房里,医生护士已经离去,只有文雨轩躺在床上,安静的呼吸着。


他的胸口,还在不断的起伏。


心里光火一片,多么想要发泄。


可是在看到她的眼泪,突然觉得很累。


他竟然是不想看到她哭的,却是更加不想,这个女人因为以为自己伤害了她而哭。


文雨轩喘着气,做着平心而论。


女人他多的是,就是没有这个女人,让他来的在意。


那种已经不是这个女人,专门给他找戴绿帽子而愤怒的思绪,莫名的,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既然她想离开,就离开吧。


不过叶夜,就算我说让你离开了,你这辈子,也只会是我文雨轩的女人。


你以为,一张纸算的了什么吗?


只要我想要,你就不可能逃离我的身边,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对你的感觉,已经彻底归为平淡,那个时候,我才会考虑放你走、


三年时间,已经不算数了,我要把你困在身边,直到我厌倦为止。


如果你有能耐,就让我在这段时间,彻底的厌倦你,对你再也没有一丝一毫波澜的感觉。


他将双手,抚上了胸口的方向,喃喃道:“我为你杀了好几个人,女人,如果不要点什么报酬,就不是我文雨轩了。”


………………


文雨轩原本以为,经过之前的事情,叶夜和他的距离会越来越远。


可是,当他在睡梦中醒来,当女人拿着保温盒,手中不断的忙活的时候,他倒是怔住了。


“这些哪里来的。”他冷声一问。


“当然是做的,难不成还是偷的吗?”叶夜毫不留情的给他一个白眼,仿佛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两人感情很好,他睡着,而她给他弄吃的,像是细心的妻子照顾生病的丈夫一般。


“饿了没,快点尝尝,我做的好吃不好吃。”叶夜跃跃欲试的打起鸡汤“这是我对着厨房里阿正的说法现学的,快点尝尝。”


“你在搞什么鬼。”文雨轩突然这么来了一句,然后看了看手腕上的瑞士名表。


怎么还是早上八点??


“现在几点了?”他以为,是自己的表坏了。


“八点左右吧。”叶夜头也不抬,慢慢将鸡汤弄上了小半碗。


“我睡了多久。”文雨轩皱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