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是三年时间,二年之约,自己只要在第二年的时候,抓住他在外偷腥就行了。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一瞬间,没有得到他的怀抱和安慰,反而得到冷言冷语的自己,会如此的感到委屈。


文雨轩似是没有想过,这个时候叶夜还能对着他吼出来。


半响之后,他才唇角一勾,轻声道:“没错,我是不知道,不知道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而要去什么酒店,明明可以什么事都没有,偏偏要出去让人给你下春药,哈?叶夜,难不成,你是故意的?任由别人给你下药,然后??理所应当的给我带绿帽子??”


说完,他突然坐了起来,深深的看着她,“你既然如此的厌恶我,可以,我放了你,这今生今世,你叶夜都和我文雨轩,不再有纠缠,你想做什么,想被别的男人上,就去吧,我文雨轩,不再管你一丝一毫的事情。”


叶夜呆了,抬起来,眼泪都忘记擦干。


他这是……对自己的新鲜期过了吗??


也对,这么久了,对于一个花花大少来说,够久了。


算算,两人的关系,已经快半年了。


的确,够久了呢?


何况,这不是一直都是自己盼望的吗?


盼望有一天,他对她的新鲜期终于到了。


不再纠缠着她,让她可以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生活。


可是……为什么,听他如此说,心里就像是被人在异常寒冷的冬天,熄了火一般??


冷,很冷,冷的让人瑟瑟发抖。


叶夜后退一步,脸色苍白。


转而,也是跟着文雨轩勾起唇角。


“好,谢谢。”只是心里莫名的绞痛,两个原本不相干的人,终于可以走正常的路线了。


文雨轩冷着脸,身体紧绷,他突然觉得心里有种东西开始咆哮沸腾了。


让他忍不住热血上涌,深吸了口气,他长臂一伸,按上了床头上的铃声。


叶夜站在原地,见他一手按着胸口,不断喘气,像是病好像要发作了一般,她才恍然惊觉。


“你,没事吧。”语气之中,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情绪,全是小心翼翼。


“出去。”文雨轩左手一指,没有抬头,却准确的指向了门的方向。


叶夜愣,转而摇头,“你怎么了,我去叫医生,等我。”


她仓皇的赤着脚,就要跑出去。


而这时,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


豪伯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口,他的身后,带着几个身穿白褂子的护士,还有一个男医生。


顿时,心下安定起来,叶夜对着豪伯道:“豪伯,快点,他不舒服了。”


“嗯,你们快过去看看少爷的情况、”豪伯冷静吩咐。


说完之后,才将视线放在叶夜身上,“少夫人,请跟我来一趟,我有东西要给你。”


语态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了熟悉的味道,陌生的很。


叶夜咬着唇,转头看了文雨轩一眼。


他再次躺在了床上,医生护士忙忙碌碌。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他冷凝的将自己的身体,转向了一边。


“嗯。”她终于轻声应答下来,主动的走了出去。


………………


私家医院的花园,绿意繁华,叶夜是赤着脚走的,她踏到了草坪上,深深的呼着气。


“豪伯,你有什么,就说吧。”


“叶夜小姐,你刚才对少爷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原谅我之前,就站在门外,刚打开了房门。”豪伯突然对着叶夜一个鞠躬。


他越是这样,越是陌生。


叶夜心下有所感觉,却不宜多说什么,只是点头,“那么,到底豪伯要给我看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豪伯貌似勾唇笑了,他从怀里的文件袋中,拿出了一份A4纸打印而出的报告。


上面,清晰的写着四个字,离婚协议书。


叶夜把上手的一瞬间,身体里控制不住一种陌生的情绪,“这个东西,是他让你给我的?”


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


可笑,她还在那边,自我安慰许久。


原来,他早就决定抛弃她。


叶夜像是失了魂一般,拿着薄纸,接过了豪伯递过来的黑色钢笔,“那……豪伯可以告诉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吗?”


“昨天晚上吗?呵呵,叶夜小姐不是更该清楚一切,我老了,不想多说,只想说一句,叶夜小姐,您可以怨恨我家少爷,莫名其妙,很是霸道的把你困在身边,但是,为什么三番四次要想着让他带上那顶糟糕的绿帽子呢?”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失了魂一般的女人,叹了口气,“其实这东西,是少爷以前准备的,但是,现在给你却是我的主意,我想,你应该不会再反对了,我一直将少爷看做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我看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伤害,所以叶夜小姐,我容不下你,你,不配做我少爷的老婆。”


豪伯一番话,波澜不惊。


语调却是极为鲜明。


完全是事先都已经想好了的,不然,离婚协议书不然被他随身携带在身边。


叶夜苦笑了一声,“没错,我是没有资格做他的老婆,我没有能力,管的住他。”


豪伯听罢,不言,唇角却万分的冷笑讽刺。


这个女人,还想怎么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