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伯轻叹了一口气,少爷做的决定,从来都没有动摇的迹象。


如年少时的青春癫狂,又如现在的固执顽强。


可是这种事情,感觉是换成了他,也会这样做的吧……


豪伯深吸了口气,终于还是走向了门口,顺手的,关上了病房的门。


黑暗的夜,男女交织起伏的声响,像是一首永不毁灭的协奏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伏在女子身上的男人,终于低吼一声,彻底的将自己埋在女人的身上。


叶夜,你这辈子,只会是我文雨轩的女人,永远,永远。


翌日,叶夜浑身酸痛的从梦中想来,整个人像是被车辗了一般的酸痛。


她模糊的睁开了,皱着清秀的眉目,抱紧了脑袋。


韩开的婚礼,她遇见了林菲菲,然后……凯悦酒店的七层的一个包间,吴乐洋,那三个大汉。


“啊……”脑海里闪过三个大汉双手探上她的身体的那瞬间,叶夜再也控制不住,尖叫出声,而惊恐的双眼,也是霎时间睁开,她下意识的坐起了身体。


而后便是发现,这个充满消毒水气息的地方,早已经不是昨夜的那个房间,而是医院。


身体左侧,仿佛有温热的触感,带着灼热的呼吸。


“文雨轩,我怎么会在这里。”叶夜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恶魔,赶紧用手捂住了嘴巴。


“你叫什么。”文雨轩伸手一揽,表情极为不舒服,只是睁开眼睛浅浅的看了她一眼,就将她再次压在了病床上,“再睡一会儿,别吵。”


这种时候,叶夜怎么睡得着……


“告诉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昨晚明明……”她咬住唇,欲言又止。


要是被文雨轩知道,她没有在公寓里好好呆着,而且参加神马的婚礼,又遇到了那些事情,他估计要发飙死的。


可是很快,叶夜就感觉自己身体此时的状况了。


原本的嘴型立刻变了表达的方式,“昨晚……昨晚,你是不是和我做了……做了。”她的脑子里忍不住往最坏的方向想,语气越发的变得吞吞吐吐。


“睡觉。”文雨轩不理她,全身都很累,本来他就刚开刀,身体没有完全的康复,昨晚又是和这个女人大战到凌晨,就算是再好的精力,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叶夜见他根本没有回答她的意思,不由的急了。


也是顾不得身上的酸痛,一把便是推开了他压在自己身上的胳膊。


“文雨轩,告诉我,昨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医院。”


“不出现在这里,难道还让你睡在酒店榻上?还有,自己的事情你应该比我清楚的多,干嘛问我,睡觉,不要再吵了,再吵把你丢下去。”文雨轩背了一个身,仿佛真的累极了,声音之中都带着困意。


索性,叶夜懒得再将时间浪费在这里,一把拿开了文雨轩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放在她面前的胳膊,然后翻身起床。


“你要去哪里。”文雨轩的声音紧随而至。


“我去哪里?我能去哪里。”叶夜赌气,你不告诉我就算了呗,本人自己去了解总可以吧……


“你能去的地方很多。”文雨轩突然凉凉的来了一句,随后,看似随意的瞥了叶夜一眼,“本少觉得有必要限制一下你的行动,不让你,随时随地的想着……怎么爬墙。”


“你……”叶夜一听,指着文雨轩,突然各种委屈冒出来。


她发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想知道。


一个明明在囧径里苦苦徘徊最后却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的人,在醒来之后,一点事情都没有,还……窝在自己老公身边睡觉,难道,这世上有比这还要离奇的事情吗。


除非,当时林菲菲没有那样对她,一切都是她太累,生出来的幻觉。


幻觉……


可是尼玛的太真了,她分明是记得失去意识前的一切。


对了,还有自己现在酸痛不堪的身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难道还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叶夜闭上一眼,不知不觉就流出泪水,晶莹的泪划过脸庞的弧度,最后滴落,以一颗颗水滴的形式。


文雨轩一见,便是深深蹙起了眉目。


转而,突然冷笑一声,“怎么,现在是为我要囚禁你,让你不能出去爬墙,所以难过了?现在是给自己哀悼?”


声线很凉,很像他前几日在卧室里对她冷冰冰的风格。


不对,是他自生病以来,一直持续的风格。


全身像是一只刺猬,无论自己滚到哪一边,被能被他的利器刺伤。


话语之间,净是讽刺。


叶夜转而惨笑一声,“文雨轩,没错,我是在哀悼,可是你根本不明白,我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最后,她突然冲着他大吼了出来。


相比于他的冷然,叶夜的声线之中,更多的是委屈。


前所未有的委屈,将她整个人都包裹。


病房里突然再次变成寂静的,偶尔,还有窗外传来几声鸟叫。


阳光倾洒进来,却驱逐不了一室的阴暗。


叶夜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柱一般,摇摇欲坠。


为什么,这个混蛋,现在可以如此轻易的伤到她了??


以往,这些话,她不是都不在意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