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聒噪。”文雨轩眼神一扫,又是将枪口对准了吴乐洋。
原本还好的一只腿,血色浓郁,大腿处,一个子弹口大小的伤口,触目惊心。
“你若是叫一下,我直接爆了你的头。”
原本想要大喊大叫出声的吴乐洋,听到文雨轩这样一句话,顿时不敢叫了。
他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胳膊,发出呜呜的痛楚声。
大汉已经完全被文雨轩吓着了,再也不敢说谎:“文少,都是他,他给我们吃了春药,让我们带上摄像机,过来和”说到这里,突然说不下去了。
难道说,和您的老婆??
可是,就算是大汉不说,文雨轩也已经差不多猜到了。
“继续。”短短的两个字,整个房间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分。
大汉哭丧着脸,继续道:“我们进来的时候,您夫人吃药没多久,还还不能做做,所以,我们就等,可是,就在她刚刚醒来的时候,文少你就来了,我真的,我什么都没做,我都还没有开始碰他,文少饶命啊,小人知道错了,文少。”
“药是她自己吃下去的,还是”文雨轩将视线,转向了林菲菲。
怒火,愤怒,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无比的吓人。
大汉哪里敢说谎,“应该是林菲菲让您夫人吃的,我们过来的时候,她还在昏迷。”
“啊,你胡说,是她自己要吃的,你胡说,表哥,表哥你别信他的,他在陷害我,表哥。”林菲菲再也忍受不住,爬着上前,想要保住文雨轩的大腿。
文雨轩深深的皱着眉目,竟然也毫不怜香惜玉,一脚将她踹开。
“别乱认亲戚,刚才我已经说了,你,林菲菲,再也不是我文家的人,呵,还不够,你竟然对我文雨轩的老婆下手,你可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就是太把你放在眼里了。”林菲菲大喊出声,脸颊之上,潮红早已经退得一干二净,苍白,惨白,只剩下无边的疯狂。
“文雨轩,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蠢女人,她既花心又滥情,到底哪里配的上你。”
“她配不配的上,不是你说了算。”文雨轩冷峻一声,突然闭上了眼睛。
“滚,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林菲菲,你马上滚,不然,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表哥,你还是不忍心伤我的,对不对,表哥。”林菲菲却突然发怔了一般,慢慢,重新爬上来。
文雨轩冷哼一声,再次一脚踹了过去。
可惜这次,林菲菲抱得异常的紧,他却没有踹开。
“最后一次,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全部出去,否则,砰”
枪声,又是枪声。
林菲菲的动作,顿时一僵。
她知道,结果已经无法挽回了。
文雨轩,这次是真心恨透了她,看透了她。
带着绝望的,她终于还是屈服在害怕之下,放开了他的腿。
吴乐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个所谓同盟,竟然自己癫狂的跑了出去,将自己扔在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三秒钟的时间,到了。”文雨轩冷笑着,再次扣动了扳机。
吴乐洋瞪大眼睛,最后一眼,死死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房间,有喧闹的一片,变成了诡异的寂静。
三具尸体,一个躺在床上,依旧处于神迷状态的女人,还有一个,站在地上,渐渐觉得体力不支的他。
文雨轩定了定神,缓缓的,掏出了手机。
“豪伯,我在凯悦酒店,过来接我。”
黑夜,渲染了浓重的墨色。
充满消毒水气息的vip病房,两张病床整齐的放着。
文雨轩躺在左侧,看着依旧出于昏迷状态的叶夜,皱起的眉目之中,再次划过一丝担忧。
她吃了过量的春药,如林菲菲所说,那种药,一颗就足以让人癫狂,而她却是被强逼吃下了五颗。
心里莫名的划过死死的钝痛,文雨轩闭上眼睛,狠狠的想要去掉这种钝痛。
“少爷,医生说说”豪伯满脸为难的看了一眼文雨轩,少爷的面色难看的很,心里不惊狠狠的叹了口气,这样折腾下去,少爷迟早会没命的。
“说,医生怎么说。”文雨轩安静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却带着格外冷峻的味道。
“医生说,少夫人的情况,必须要马上进行治疗,并且,是原始治疗。”豪伯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说完,少爷会疯的。
他好不容易冒着刚开刀的身体救回来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别的男人碰,可是现在,要是想让叶夜活命,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病房,霎时间变得无比的安静。
其中,却只剩下了叶夜低音婉转的喘息。
文雨轩睁开双眸。“那就原始治疗吧,我自己来。”
他不可能让别的男人碰她的,呵,绝对不会。
“可是少爷,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实在不行啊。”豪伯简直要气死,这么几天,他经历的却是之前那么几十年都没有经历过的突发状况,尤其是少爷。
文雨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豪伯,他是我的女人,我文雨轩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让别的男人碰,你出去吧。”
他说着,身体已经缓缓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