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表哥,你你杀人了。”她真的被吓住了,这次,完全的惊呆了。
文雨轩,竟然就这样,简简单单不加思考的蹦了一条命。
而且,丝毫不留情,连给那人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过。
林菲菲心里,深深的凉意不断的蔓延。
“呵,杀人,既然杀了,那我不介意多杀几个。”他又是一个转枪,将枪对准了床上,还将手放在叶夜胸上的大汉。
一如刚才,大汉连惊叫声都没有发出,便是被文雨轩爆了头。
鲜红的血液,染遍了床单。
顺便的,同意染湿了叶夜的身体。
她还是不安的睡着,身体时不时的摆出极为妩媚销、魂的动作,偶尔,嫣红的唇,还会火辣的发出诱人的呻吟。
林菲菲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是脸色无比苍白的看向了文雨轩。
带着深深的恐惧,长那么大,相处那么久,她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摸样的文雨轩,这样的表哥。
一直以来,在她的眼里,文雨轩,也是一个无乐不作的男人,但是,同样的,他还有深深的魅力,从小,自己就被他吸引,然后无法自拔。
甚至,无时无刻的想着,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文家的少奶奶,将表小姐的身份,压下去。
明明,老天对她也不错,高中时候,文雨轩分明是对自己产生了兴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彻底的变了。
他开始远离她,疏离她。
如果不是家里的聚会,她完全看不到他一次。
他还是在各个女人堆里游走,片叶不沾身,只是,却再也没有,回头看过她一眼。
她痴痴的等着,以为有一天,他终归会发现她的真心,回心转意。
可是盼来的,却是他突然要结婚的消息。
她不甘心,这么多年来的守望,却还是让这男人,走向了别的女人的怀抱,如何能甘心呢?
明明,她已经看出来,文雨轩是不爱叶夜的,可是为什么,他会让她上代表身份的发布会,而且,还会来这里救她。
过去的一切,走马观花一般,重新在林菲菲的脑海里重演了一遍,她突然惨然一笑,原本被枪响不绝而吓的神经,突然舒缓了下来。
甚至,唇角的笑意,开始再次变得娇艳,她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赤露着身体也无所谓,她走到了文雨轩的面前,开口道:“表哥,你相信我刚才的话吗?”
疯狂,眼中弥漫着疯狂。
林菲菲细长的指尖,缓缓的划上了文雨轩的侧脸,她痴痴的笑着,仿佛丝毫不把对准她酮体的枪,放在眼里,“表哥,你知道吗?你的老婆,到底有多疯狂。”
“唔,你看,这个春药,你知道她吃了多少颗吗?五颗,表哥,五颗哟,平常人吃一颗,都烧的不得了了,她竟然吃了五颗耶,表哥,你头脑那么好,想想这概念啊,哈哈。”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之前扔下的春药。
笑着将春药递到文雨轩的面前,又是缓缓的倒出了一颗,“唔,表哥,你看看,这种春药,你认识吗?”
整个房间,只有林菲菲开口娇媚说话的声音。
轮到文雨轩的时候,却变成了一片寂静。
林菲菲不满,突然一个转身,走向了倒在地上,面色惨白,冷汗直流的吴乐洋。
她微微的蹲下身体,又是娇笑,“乐洋,你看,我表哥好像很生气很生气呢?你说,他会不会一枪,突然蹦了你呢?哈哈、”
“菲菲,你在说什么,他是你表哥,你快点求求他啊,我们是被叶夜那丫头带来的,我不要死在这里,你快点求求啊,。”他突然用力的推了林菲菲一把。
此时,原本邪气的笑意,早就消失不见,吴乐洋捎带稚嫩的脸上,已经被满满的恐惧所取代。
他在懒得管叶夜是不是让他好友也喜欢,再也不管,这个叶夜到底有什么好了,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只想马上去医院。
可怕,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即便站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也仿佛像是杀神一样。
那把枪,就像是绝世利器一般,这个男人,他到底杀过多少人的命,才会在刚才开枪爆头的时候,连眨眼都不眨下,就直接要了别人的命!
恐惧,如潮水一般席卷,夹带着左腿上深深的痛楚。
吴乐洋双眼盯着文雨轩,企图让他看在自己满脸真诚的份上,放过自己。
可是,今天,注定不行。
文雨轩唇上的那抹笑,从进来开始,就没有停下过。
就像是,他已经洞悉了一切,而冷眼看着,他们这些人,在耍宝,在胡说。
“告诉我,我要听事情的全部。”文雨轩将枪口,转向了最后一个,呆在床上,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大汉。
冷峻的颜,彻骨的声线,都让大汉为之一颤。
文雨轩的话,就像是圣旨一般,就连他体内还不断外冒的欲火,都仿佛彻底消失不见了。
大汉哭丧着脸,身体哆嗦着,手指已经指向了吴乐洋。
“文文少,是他,都是他叫我们来的”
“你说什么屁话,什么叫我叫你来的。”吴乐洋急的大喊,双目圆瞪,就连林菲菲也是尖叫出声,显然没有想到大汉,就这样把她们给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