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记者,到底是猜的,还是?


她定了定心,接过放在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才缓缓的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从哪位人士口中知道的这个消息,但是,确实是没有的,文总的身体很健康,唔,凡是见过他的人,应该都知道吧,呵呵,前几天,他才参加了欧阳集团的晚宴。”


她眼神晶亮,看不出多少的情绪,仿佛只是在纠正那记者说话的错误,但是口语之中,确实慢慢加大了力度。


那记者却是不死心,又是道:“这位线人,在新航私人医院,就在刚才,不经意见到了文总一面。”


叶夜一听,下意识的想说证据,但是马上想起,这里是在直播现场,要是她的反应太多激烈,难免让人看出端疑,可是,鲜少面对话茬的她,哪里是这些刁钻媒体的对手,一时间,竟然左右为难,答不上话。


周围一片寂静,那记者见叶夜突然不说话了,脸上不无得意之色,赶紧大声的道:“叶夜夫人,是不是,文总确实身体出了问题,我那位线人说,文总是被抬着进VIP私人急救室的,当时,看情况文总是处于昏迷状态。”


叶夜一惊,眉目下意识的一挑,才缓缓的道:“这位先生,你这样说,有证据吗?难道你不知道,现在你这样说,会对我们文氏集团造成不少的困扰?谁都知道,我丈夫是文氏集团的支柱,要是你这消息传出去,呵……这影响下来,你负担的起吗?”


“那叶夜夫人的意思是……确实有这消息,只是你们不想让外界知道咯?”那记者,仿佛就是扒着这个消息不放了,一个劲的将叶夜的话,推进了死胡同。


叶夜突然笑开了,“这位先生,我丈夫的情况,难道还是你比较清楚吗?文雨轩没事,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不,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叶夜夫人,敢不敢试试。”那男人拖了一下自己鼻梁上的眼睛,突然如此说道。


叶夜缓了神,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欧阳晓,心里微微的发疑,知道文雨轩病情的,就是公寓的几个佣人,还有豪伯,医生,她,最外面的人,也就是这位欧阳总监了,那么……那记者的朋友,到底是无意间看见的还是?还是……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个东西,她抬起头,脸上有冷意划过,文雨轩生病了,她绝对要抗住这里,这只是一个小问题而已,如果这些她都无法对付,那也太没用了,确实,一点当文太太的资格都没有。


“你说吧,但是我先说明,这位先生,如果,事实证明我丈夫健康无恙的话,你准备怎样道歉呢?”她说到这里,脸色一冷,“不会就此一声对不起,就揭过吧。”


那记者脸色一僵,声音已然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劲,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的消息说,“继续下去。”


终于,还是不管那么多了,他扬起头,大声道:“如果我这消息有假,那就是给文氏集团造成了困扰,叶夜夫人想让我怎么做,怎么惩罚我,都随你。”


他们做记者的,很多消息来源都是假的,这很平常。


何况,现在是直播,有那么多人看着,就算这消息,真的是假的,那么叶夜也不可能真的拿他怎么样吧,文氏集团的脸,还要向外的,如果因为这种小事而弄出什么,面上也不好看。


所以,记者是大了胆子,一想到自己将要得到了那个款子,心中就无比的兴奋。


“叶夜夫人,下面,该是你来证明了,请当着我们大家还有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朋友们的面,给文总打个电话,哈。”


叶夜一惊,深深吸了口气,她想先让记者会停一下,她给豪伯打个电话问问文雨轩的情况,可是,这个混蛋跟本就不给他一点时间。


心里微微的闪过一丝不自在,现在,她是被步步紧逼呢!


这个时候,若是文雨轩,没有醒过来,若是,无法接通她的电话,她就说,文雨轩在公干中,可以吗??


“需要打什么电话,我直接来了就行。”


而就在这时,发布会场原本紧闭的门,突然推开。


文雨轩一身黑色阿玛尼西装,冷傲的站在了会场的门口,他的身边,站着公寓管家豪伯。


俊美的面色,有些难看,他的双眼,直直的盯向了场中唯一一个,站起来的记者。


他正瞪大眼睛,愕然的看着自己,显然没有想过,他会突然这样完好的出现在这里。


这下,啥电话都不用了,本尊到了。


在场的所有人,本觉得叶夜的回答和表情都太过可疑,或许这记者报告的是真的,文雨轩真的病重进了私人的急症室,大大也开始纷纷的想要看看接下去可能发生的情况,准备抓住第一手提问。


而现在,啥都不用说了,文雨轩,依旧傲然挺立,他邪魅的笑着,就这么直接的到了会场。


“你是哪个公司的记者,我倒是想知道,刚才你说的那位线人,是谁……呵。”


文雨轩轻笑着,一步一步走进了那记者,终于在他的面前停下,面目之上,看不出有多少气恼,但是他的气场强大。


那记者,被问的说不出话来,他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台上的欧阳晓,靠,这他妈的,是耍他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