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眼,在触及到文雨轩手机桌面的屏幕图片时,瞬间的凝滞。


照片之中,是一个穿着连衣裙,而脸上,却脏兮兮的女孩,估计,是六岁左右的模样,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和着脸上的灰尘,整个人看起来,除却了那身还算白的连衣裙外,整个就像是一个来自难区的小孩。


如果,只是这样,叶夜还不回吃惊,不过是一个女孩而已,按照文雨轩与常人不同的脑部构造,用这看起来难民一样的女孩作为桌面,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叶夜吃惊的原因,在于,这个女孩,不就是当年的自己嘛???


那个时候,叶夜还记得很清楚,爸爸妈妈死了,就是那天,她穿着这条妈妈在生日时候,送给她的裙子。


因为,那天的记忆实在太过深刻,所以,在叶夜看到图的那刹那,在脑海里闪过熟悉的感觉之外,就是震惊,熟悉之后,就一眼认出,那便是当年,一刻之间,变得无依无靠的自己。


那天,是她幸福生活的终结日。


豪伯不满叶夜突然瞪大的眼睛,小声的道:“少夫人,可以吗?”


叶夜被他这么一喊,总算是回归了思绪。


万分复杂的看了一眼昏迷的男人,他为什么会有她小时候的照片,而且看着照片的距离,分明是偷拍的。


文雨轩,会在当年她还只有七岁的时候,偷拍她吗??


这种情况,根本就不成立。


可是这张照片,又是该怎么解释?


乱了,索性,还是等文雨轩醒来的时候,再说吧。


叶夜想了想,试了试文雨轩的生日,两人结婚的时候,他的身份证她还是看到过的。


可是,还是错了,也不知道这个密码的长度是几位数。


叶夜压根就找不到密码的来源,想了想,又是随便的打了一二三四五六。


而这时,系统提示,还是错的。


叶夜想着继续试一下别的,而这时,手机却突然跳出一条消息:密码输入为三次机会,您还有最后一次输入的机会,若是输入错误,系统将立刻崩溃。


叶夜愣,又是将眼神看向了豪伯,“豪伯,你看看这个吧,还有一次机会,我确实打不开。”


豪伯显然也是没有想过,文雨轩的手机是这样设置的,可是,刚才停下响声的手机,又是响了起来,还是严成的电话。


模样,比之前越发的急切。


而这时,豪伯自己的手机,也是响了。


他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欧阳晓打来的。


“喂,欧阳总监,有什么事情吗?”


“豪伯,现在总裁情况怎么样,严成有打电话过来吧,可是总裁为什么不接呢?现在我们集团内部,关于会议已经产生了意见的分歧了,需要总裁定夺,严成,以前是姜氏集团跳过来的。”


豪伯摇了摇头,关于集团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多,他不过是文雨轩,在这个别墅的管家罢了。


但是,豪伯的智慧自然不少,他很快便是听出了欧阳晓话中的意思。


他微微的顿了顿,便是开口道:“欧阳总监,少爷现在处于昏迷状态,还在检查情况,集团那边的事情,您先稳住。”


那边在沉默了几秒后,欧阳晓终于道:“好,少爷醒过来,第一时间通知我。”


终于,两人挂了电话。


而文雨轩这只手机的电话,却是响个不停。


豪伯想了想,又是将手机交给了叶夜,“少夫人,刚才您也是听到了,现在,我们还不能知道少爷昏迷的消息,所以,您再想想,想出妈咪先。”


叶夜头疼,她是真的不知道密码。


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是如此的严重,听豪伯的口气,貌似文雨轩的集团,出现了问题了。


他正在昏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终于,叶夜还是咬了咬牙,把上了手机的键盘。


文雨轩,如果你也不想自己的手机系统被我爆了,赶紧的醒来啊。


叶夜咬着唇,万分犹豫的,一个一个数字,按上,在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她真的犹豫了。


她按得,是她的生日……


他的桌面,是她的照片,还是她七岁时的照片,反正,都已经是如此奇葩的事情了,那么,你就再奇葩一点吧文雨轩。


不知不觉,叶夜甚至觉得自己的额角有冷汗的滑落。


丫的,希望是吧,真的是吧,不然,等你醒过来了,绝对会劈了我的吧……


终于,最后一个按键,还是按上,是2的数字键。


叶夜闭着眼睛,甚至将手机伸出手,放的远远的,就是不想看刚刚手机无意识的震动造成的结果。


估计,是系统毁了吧。


不然,怎么手机会突然的震动一下?


叶夜哭丧着脸,对着豪伯苦笑一声,“对不起。”


豪伯一愣,接过了手机,紧锁的眉目,让叶夜更加确定了系统爆了的消息。


她就是不懂他设计的密码,三次的机会,错了,却是又不是故意的。


豪伯拿着手机,向着叶夜靠近了几步,然后道:“少夫人,现在,你给那个严成回一个电话吧,就说,少爷刚才出去了,没有带手机。”


叶夜错愕,“我不知道那个什么严成的号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