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雨轩面前,叶夜以往所受的委屈,都没有这次来的强烈。


她强笑了一声,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嗯,我是不知道,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就算再累,也要注意身体,身体重要。”


“如果你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废话的话,你现在可以出去了,马上出去。”文雨轩突然转过了身,修长的手指指着门外,俊脸上更是冷凝一片。


叶夜的笑意直接的僵在脸上,一时间,突然眼泪就这么的流出来了。


文雨轩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竟然当着他的面流眼泪了,“呵,你的眼泪到底是有多廉价,我看不起这些东西,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如果换做是以前,文雨轩这么让她出去,叶夜绝对是一秒钟都不会继续留在这里,可是今天,叶夜却做不到,这一刻,她心里就算再委屈,但是看着他脸色的苍白,还是忍不住想要犯贱的留下来。


这个思维一过脑,叶夜自己都吓了一跳。


几乎是有些恐慌的,她站起了身,跌跌撞撞的就往着外面跑。


她真的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想一直陪着这个恶魔,她不是巴不得早点离开他的身边吗??


而她跌撞极速离开的背影,在文雨轩看来,却是讽刺的紧。


罢了,也许,他该选择主动撕碎那所谓的协议,这个女人,不安分,一颗心飘荡的厉害,但是,对象却从来不是他。


这样的女人,他留着,也没有多少的用处,而且,就算她的身体再美好,美好的让他甚至忘记别的女人,甚至体会不出别的女人的身体到底有何味道,但是,总有一天,这个女人还是会离去的。


总有一天,都会走,而这总有一天,则是在三年后的某一天。


与其让自己多个可恶的习惯,不如将这种习惯,彻底的抹杀,在还没有成瘾之前。


文雨轩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


夜幕,总是在特定的时间降下。


森黑庄严之中,又透露着完全无法逃离的约束力。


再挣扎的人,还是躲不开这暗夜,躲不开这黑。


叶夜躺在自己的卧室,这是豪伯今天下午临时给她准备的。


文雨轩病重,豪伯说,让自己不要影响他休息。


叶夜忽略不了豪伯当时看她眼神时淡淡的厌恶,为什么,就连豪伯这样一个宽容的人,眼里都留不下她了吗?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文雨轩为了费心了??


入夜,心沁凉,叶夜辗转反复着身体,都无法入睡。


她的脑子里,到处都是文雨轩的影子,以前的,已经不多了,都是今天下午,他冷酷的,将人命视如草芥的模样。


冷峻,傲然,像天神一般,俊美却无情。


仿佛,那时候的他,有一种吸引万物的魔力,让人忍不住将所有的视线,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


然后,再不断的添加光芒的力度,也不怕,将所有看着他的人都刺伤。


即便是伤了,还是欲罢不能的想要继续看着他。


就像是罂粟一样,迷人,却也万分的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丈深渊,想要戒掉,必须要万分的心神加毅力。


叶夜就这么乱七八糟的想着,也不知何时才能入眠。


稍稍的看了下床头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二点。


这个时候,她却突然想去看看他。


也不知道,文雨轩这个时候睡了没有,他病的那么重,应该睡了吧?


叶夜本来是合着衣睡觉的,起来的时候,也没有那么麻烦,她轻手轻脚的开了门走了出去。


却见文雨轩卧室的灯,竟然还大量着。


她站在门口,踌躇的挪了几步,终于下定决心,去看看。


“估计,我是中了邪了。”叶夜暗碎了一口。


伸手,敲门。


“进来。”文雨轩的声音,还是这么熟悉,只是冷了一些,虚了一些。


叶夜推门而入,看到的便是坐在床上,左手拿着文件,右手不断敲击着键盘的文雨轩。


他带着一副眼镜,估计是防辐射的,面目比白天越发的差了一些。


叶夜心里霎时间一柔,而同一时间,对上了文雨轩冷然的眸光。


他还是面无表情的,没有了往日的邪气的笑意。


不发火,不多话,让人猜不透,这个男人在这一秒,到底在想着什么事情。


叶夜轻呼出一口气,终于提起勇气开口道:“我看你这里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想不到……你还在忙。”


都这么生病了,还要忙,以前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发现。


“去睡吧。”他终于还是没有再多说,只是唇角微微的一勾,便是重新埋下了头去。


然后,叶夜再次听到了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


她忍不住恼了,“文雨轩,你都病成这样了,明天再弄吧,先睡觉好不好?”


就连叶夜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管是眸光还是心情,都异样的柔软。


“我以前都没有发现,你的废话那么多。”文雨轩淡淡说了一句,只是这次却没有抬头,依旧忙着自己的事情。


叶夜突然觉得无力,咬着唇,关上了门走到了床边,站在他的身侧,“休息吧,你还病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