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要是发生了这种事情,那还有什么脸面在这J市立足,可能,父亲为了颜面,还会将她赶出家门,她死了,也入不了赵家的坟,这无疑,是最坏最坏的。


赵珂儿生性高贵,哪里受的了这种事情,就算她死了,也应该风风光光的死,怎么可以这样。


泪水,不断的顺着疯狂的俏脸滑落,赵珂儿笑的歇斯底里,“文雨轩,你信不信,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她的手,已经再次的划破了叶夜的喉,这次的伤口,远比刚才的那道还要深一点。


顿时,红色的血,流不止。


猩红猩红的,有耀眼的颜色。


“随便,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说这个话的人了,我文雨轩到现在,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有本事,就来吧,等你做鬼,等你来找我。”文雨轩的眉目,见这那血色,又是皱紧了几分,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又开始发酵了,该死,他现在恨不得将赵珂儿这个女人撕碎。


叶夜痛的想要昏死过去,却叫唤不出来,也晕不过去。


她的心,其实也是恐惧的。


文雨轩刚才说,她死,他不在意,不管,可是,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拿到,就是想看她的丑样,或者是,只是为了面子。


叶夜已经不敢想象下去,其实,就连她,现在也只剩下了绝望。


赵珂儿的脸色惨白惨白,她已经带着叶夜,来到了这个废弃办公室的角落,后面,就是落地窗,而此时,落地窗是开着的。


了解到她的意图,叶夜的呼吸都变得更加的困难。


“砰。”


废弃的写字楼,在刚才的四声枪响之后,又是响起了一道枪声。


原来,在赵珂儿打开落地窗,带着叶夜下跳同归于尽的同时,文雨轩再次开枪了。


这次,他对准的,是被叶夜全身挡在后面,只露出一双手的赵珂儿。


没错,更准确的说,顿准的是赵珂儿拿着刀的手。


赵珂儿一声尖叫,手中的刀已经掉了。


叶夜已经被吓傻了,她想不到,这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枪法还能这么准。


她没有被伤到,甚至,枪的余威,都没有伤到她。


赵珂儿不断的尖叫着,刚才只开到一半的落地窗门,她一个不小心,竟然挤了出去。


这次,用不了文雨轩再开枪,她自己已经掉了下去。


这里,是十五楼,十五楼的失足,不用想也知道到底会是神马下场。


叶夜在一边,吓呆了,眼睁睁的,看着先前还疯狂威胁着她性命的女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你还要呆在这里多久。”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身后的文雨轩,再次开口。


他没有去抱她,安慰她,还是这样一幅死人的口气。


叶夜突然,很害怕很害怕,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回答,就像是被刚才的那番场景,吓傻了一般。


文雨轩还是冷冷的抿着薄唇,随后,眼眸都半瞌了起来,“女人,如果你再不走,我顺便,可以给你一枪。”


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刚才高密度的精神集中,已经让他的心力渐渐的消退。


原本在赵珂儿面前,假装出来的强横已经消失不见,现在的文雨轩,随时都能够倒地。


甚至,在看叶夜的时候,她的身影,已经模糊,一个身体,会变成四个,甚至,是五个。


他困难的甩了一下脑袋,想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疲惫,累,瞬间都向着他侵袭而去。


最后,他仿佛终于看到了叶夜的反应。


她动了,不是向着他走进,而是,飞快的躲到了一边,然后惊恐的看着他道:“文雨轩,你走开,我不要看见你,不要看见你。”


妈的,这个女人,这个时候了,还在想什么。


文雨轩气愤,怒气瞬间上涌,沙漠之鹰,终于对准了一脸恐惧的女人,“你要是再敢说一句话,我现在照样一枪蹦了你。”


叶夜被他吓的,果然不说话了,身体也是僵在哪里,一动不动。


文雨轩冷哼着,虚弱的迈着步子,再次走到了她的身边。


然后,终于在她的惊惧的目光中,将枪收回了皮甲里的口袋。


“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他霸道的一把将自己的胳膊挂在她的身上,然后,冷然的下着命令。


叶夜一点都没有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意思,这里,绝对会成为她的噩梦。


死的这些人,远远没有身边的男人,来的可怕。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都能够,毫无顾忌的杀掉一个人,甚至不管她的身份。


哪怕赵珂儿这个同他一样地位身份的四大家族继承人,他也毫不手软,将她逼到思路,甚至说出了,在死后也会践踏她的话。


叶夜终于有些看清了文雨轩,他,不是善男信女,不是只会纨绔,只会招呼别人的种马男人,他是真正的撒旦,以前,她认知的,以为看清的,原来,都太浅太浅。


文雨轩开着兰博基尼,速度很快,他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即将倒地的姿态。


只是身体,由原先的发烫,改回了冰凉,那是毫无温度的冰凉。


叶夜也是在他的手,搭上她肩膀的一瞬间,反应过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