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来到了J市那个不夜街----齐富路。


在这条灿烂的街道上,深藏着数不清的花红酒绿的生活,夜总会、俱乐部、桑拿城、赌城、酒吧······应有尽有,无数寻找刺激的浪子小姐,都在这条街上某个角落里尽情放纵,疯狂地将自己迷醉。


“哇,果然好热闹啊,以前我要来这里玩,雨轩哥哥从来不让,还骂我。早知道这里那么好玩,我早就应该偷偷溜来了。”文腕月吐了吐舌头,高兴道。


不过叶夜倒有些担心,她知道这条街道上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热闹非凡,其中在看不见的角落里,还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可怕交易---例如,枪支、毒品。


叶夜拉着文腕月的手腕,道:“好了,到此为止,我们去别的地方逛吧,这条街就不要再逛了。”


文腕月反手将叶夜的手腕抱住,撒娇道:“不嘛,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要再看看,我保证,再看一会儿就回去,真的。”


文腕月年纪虽然比叶夜小一岁,但是力气却比叶夜大得多,她几年前也像文雨轩一样,曾经被家族送到军营中培训过一年半载,这是文家的传统规矩,文家家业的开创者就是军人出身,是以规定文家嫡系子弟,在成年之前也要进军营里接受洗礼,才能正式执掌文家基业。


可以说,文腕月本身是有些武艺的,一般三五个流氓,都不能接近她身边,这也是文腕月轻松地要拉着叶夜在这个乱糟糟的不夜街上瞎晃悠的原因之一。


真可谓初生牛墟不怕虎,无知者无畏啊。


正当叶夜与文腕月在齐富路晃悠的时候,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夜姬、林菲菲出现在一架黑色的宝马车上。


“表姐,真是天助我也啊,这两个白痴居然来到这个乱糟糟的地方,这不是自己送上门了吗?”文姬一脸兴奋笑道。


“嗯,想不到今天我刚到A大报到,无意中看到这两个小妮子在街上闲逛,一路跟踪她们过来,终于得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表妹,都安排好了吗?”


文姬做出一个OK的手势:“当然,不过,我们的目标不是只有叶夜这个狐狸精一个人吗?可是,文腕月这丫头在她身边,她怎么说也是我们文家的子弟吧……”


林菲菲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冷声道:“自古成大事者,自当要心狠手辣。文腕月这一家子和雨轩走的很近,如果她顺利毕业的话,以后迟早也会骑在你们家头上,表妹,你得要学会干脆点……”


文姬听闻此言,眼中那一丝的不犹豫全部转变成狠辣:“好,只能怪腕月这个丫头运气不好了,黑子,通知那边动手吧。”


那名满脸横肉的司机一脸狞笑,道:“是,小姐,这次,便宜了那帮瘾君子了,像叶夜这种骚狐狸精,可是千载难逢啊……”


林菲菲一皱眉,道:“我们可不能露出一丝马脚,只要给文雨轩知道与我们有一点点关系,我们全都会玩完,收起你的心猿意马吧黑子,赶紧办正事。”


黑子一听文雨轩这个名字,吞了吞唾沫,正色道:“我明白,小姐。”


说完,黑子拨通了一个号码,淡淡道出两字:“动手!”


······


文腕月正在街道上兴致勃勃地逛着,而叶夜始终觉得身上有种挥之不去的压力,让她心绪不宁,叶夜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从小到大,她的直觉都让她做了无数件正确的事情。


叶夜一拉文腕月的手腕,道:“小月,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得回去了,我感觉这里很不安全。”


“哎呀,嫂子,你怎么那么胆小啊,你看,我们逛了那么久,还不是好好的吗?我们文家在A市都是横着走的存在,有谁那么不长眼,敢惹到我们的头上·····”文腕月话音未落,忽然三辆面包车呼的一声直接停在他们旁边,从面包车上,走下二十来个裸着上身的青年男子。


这些青年男子身体都不是很强壮,尖瘦的脸上却有种黑气,给文腕月与叶夜两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你们想干什么。”文腕月一下子挡在叶夜面前,她在军营里呆过一段时间,胆色都比叶夜强不是一点半点。


“嘿嘿,两位小妹妹,你们长得真漂亮,可不可以赏个脸,陪哥们几个去喝一杯啊?”


其中一名脸上有刺青的青年男子,一脸淫笑道。


“去你妹啊,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文腕月兀自镇定大声道。


“嘿嘿,哥们就当你们是天上的仙女下凡,后台是玉皇大帝,那又怎样,实不相瞒,哥们几个在道上都是玩命的,就是阎王爷是你们亲爹,遇上了哥们几个,你也注定要栽在哥们几个手里了。乖乖就泛吧,自己上车,哥们会让两位美女快活过神仙的,不然,就休怪哥们几个不客气了。”


这个脸上有狰狞刺身的青年,说着一脸淫笑,竟然伸过手来,要摸一下文腕月的脸蛋。文腕月脸上出现一丝愠色,说是快那时快,只见她快速伸出单手,抓住这青年的手腕,身体欺近这青年,一个过肩摔,啪的一声,就将这个青年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哎哟,好疼啊,兄弟们,给我在这里办了这两个娘们,他妈的居然敢先动手。”地上那青年被这重重一摔,竟然没有被摔晕过去,满脸狰狞地跳起来大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