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冉飞直接从车里跳出来,拉住叶夜的手臂,道:“我有话要问你,你别走。”


叶夜快速将姜冉飞的手甩开,冷道:“姜少,请自重,我可是有夫之妇了。”


姜冉飞听到“有夫之妇”这个词,笑道:“小夜,你不用再瞒我了,我们家,嗯,很久之前就与文家有些不和,我们彼此都在对方的家族中放了一些眼线,我从这些眼线口中得知,自从文家那名老夫人回到泰山吃斋念佛后,文雨轩就再也没有回到文家大本营与你渡过一晚,依旧天天晚上出去鬼混,而你也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们两人,根本不是真心相爱而结合在一起的,你们的婚姻,不过是障眼法,是那个风流倜傥的文少,做给那些千方百计攀上他们家的女人看的障眼法,而你,之所以嫁给文雨轩,我暗中也调查清楚了,那是因为你的叔叔烂赌,欠下一大笔债,所以你才被文雨轩拿钱来要挟,嫁入文家的,我说的不错吧。”


当姜冉飞将他这几天调查而得出的推论说出来的时候,叶夜整个人都呆住。


因为姜冉飞的推论完全正确,她想不到,自己和文雨轩之间如此复杂的纠葛,却被这个姜家副总裁,三言两语道得一清二楚。


望着叶夜惊慌的神色,姜冉飞知道自己的推断,已经得到有效的证实。


姜冉飞猛的抓住叶夜的手,道:“小夜,我不管你从前到底与那个花花公子文雨轩有什么纠葛,但是,我希望你能离开他的身边,你所离开他身边所要付出的任何代价,就由我来替你偿还,并且,我不需要你任何回报,仅仅是为了让你得到自由,如何?”


叶夜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凝望着这个其实相处很短日子的姜冉飞,第一次,第一次感到自己那颗伤痕累累,几乎已经化成冰块的内心,却因为姜冉飞这番话,竟然有了轻微的触动。


姜冉飞真诚的眼神,就好像天上的太阳,让她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


可惜,自己已经与文雨轩签订了三年的婚姻合同,而且,文雨轩手中还掌握着叶夜大量的裸照。


这是叶夜最为之忌惮的东西。


文雨轩那个卑鄙无耻的混蛋······


如果没有文雨轩这个混蛋,那该多好啊。


叶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她轻轻地,却十分坚定地拉开姜冉飞的手,叹了一口气,道:“你猜的大致准确,但我与文雨轩的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其实,如果可以离开文家,我当初又怎么会嫁入文家?姜少,我真心感谢你的心意,但是,我们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请你以后与我保持适当的距离,以免我难做人。”


姜冉飞粗长的眉毛一扬,大声道:“有我在,谁敢让你难做人?老实说,那天晚上你与我分开后,你是不是遇上吴乐洋那个混蛋了?他对你说了什么话?告诉我,我会为你出头,我会让这个姓吴的,永远滚出J市。”


身为J市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姜家二公子,姜冉飞完全有资格说这句话。


叶夜连忙摇头道:“你不要误会,也不要乱来,我从未遇到什么姓吴的,也从来没有人给我难堪,我所想的,所要做的一切,都与其它人无关。总之,你相信我就是了,我们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


姜冉飞脸上露出几分疯狂的神色:“我不相信,我感觉到,你与我在一切是轻松快乐的,我相信我的感觉,那个姓文的花花公子天天在外面拈花野草,而你每天却完全的不以为然,我就知道你们两人,肯定不是正常的婚姻关系。小夜,你告诉我,文雨轩到底用什么方法逼迫你就范,我们家在J市也算是有头有脸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比文家丝毫不弱,只要你把前因后果告诉我,我姜冉飞可以向你保证,让文雨轩这个混蛋离你有多远就滚多远。”


这时候,旭日初升,一片红光向大地洒落,J市艺术学院门口,出入的车辆和人员都渐渐多起来。叶夜不想与这个姜家二公子再纠缠下去,传出去也不好听,省的老被人狐狸精长狐狸精短地戳后背,叶夜摇摇头,道:“到此为止吧,姜……冉飞,我要回教室了,嗯,如果可以,我们还是朋友,但仅限于此,就这样吧。”


叶夜说完,便自顾前去。独留下姜冉飞在后面,黯然地望着叶夜消失在校门中。


“文家,文雨轩,果然与我们姜家八字不合吗?我姐姐那笔帐还没跟你算,现在还有这个女人,呵,我迟早一并跟你算清楚,哼。”姜冉飞自言自语着,忽然飞起一脚踢向他那部法拉利的车门,只听到“彭”的一声巨响,法拉利的车门竟然被姜冉飞一脚给踢陷进去。


如果叶夜这时能看到,她肯定会大吃一惊:这公子哥儿看起来斯斯文文,却拥有好强的爆发力,丝毫不弱于小虎的可怕力量。


叶夜入到教室之时,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一如从前,每天早上,她都是第一个踏入教室的。


“叶夜,早啊。”第二批踏入教室的,就是李丽与徐媛媛了,不过今天早上有些特殊,她们身后还有一个王岚,王岚恋爱期间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课也没上过几天。前两天为了那个白眼狼男友堕胎后,她心灰意冷,逐渐将注意力放在学业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