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菲菲茫然地摇摇头,道:“不知道她们两人是怎么回事,根据我的观察,这两人,不似是在闹脾气,反倒有种各过各的日子一样。”


什么?


林母和文姬大惊。


这个狐狸精与文少,到底是玩哪一出啊?


突然,文姬一脸恍然大悟状,道:“难道,这两人是假结婚。”


林菲菲身体一震,假结婚?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


叶夜这个粗俗的草根女孩,根本没有一点点贵族的风范,做事说话比文腕月那个丫头还要任性妄为,根本与风度翩翩的文少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不同世界的两个男女,怎么可能会结合在一起呢?


肯定是这样。


他们是假结婚,一定是。


林菲菲偏执地这样肯定这个推论。


在她心里,总觉得普天之下,只有她才能配得起文雨轩,却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叶夜,瞬间打破她那虚幻的梦,她心底的失落一天比一天严重,到了今天,已经变得有点点扭曲了。


“不过,他们两人,为什么要假结婚呢?而且,那个小贱人好像已经得到了老夫人的承认,连老夫人那个家传之宝,都传给了那小狐狸精了。”


林母想到老夫人那个无价的家传之宝落入外人手中,她眼中闪过无穷的忌恨。


那件宝物,应该属于她林家的才是。


“啊,我想到了,应该这两人在实施某个计划吧。我听家族里的人说过,其实,文少的父亲,老夫人的丈夫,其实没有死去,而是不知道躲在哪里,当年文家的当家人与小狐狸精的母亲沐雪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一点点吧,文老爷当初离家出走,主要就是因为小狐狸精的母亲沐雪。还有,你们不知道,其实那个小狐狸精以前的家业,比我们文家还有大,后来被文诚这个败家子给败光了。不过,据说那狐狸精的父母在出事前,曾经将大量的资产转移到海外,但这笔海外资产至今下落不明。有可能文少与那个狐狸精,假结婚就是为了这两件事。一个是为了亲情,一个是为了家产。”


还有这种事!


林母与林菲菲同时吃了一惊。


这个小狐狸精在海外,居然可能还有一笔非常庞大的家产?


那就怪不得了!


文少怎么可能和这个花瓶女人结合在一起呢,只有足够的利益,怎么可能生生将这两个有着家仇隔阂的男女,联合在一起。


林菲菲与林母豁然大悟状。


林菲菲想了一会,突然一拍桌子:“妈,我想过了,我要调到A大,接近叶夜,调查她到底与表哥有什么图谋。我已经失去了一次雨轩,决不会失去第二次。”


林菲菲坚定地道。


同一时间,叶夜正在房间里复习功课,忽然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却是文腕月这丫头打来的,想起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的任性妄为,叶夜露出无奈的微笑。


“丫头,你又想干嘛啊。”叶夜可记得那天被这个丫头胡搞了一个晚上,至今心有余悸。


“嘿嘿,亲爱的嫂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转校手续全部办全了,明天,我就转到A大,天天与你百合。”


文腕月清脆调皮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


没有文雨轩相伴的夜晚,叶夜睡得异常香甜。


第二天一到早,与往常一样,草草吃过早餐,叶夜就搭乘家族的专车,早早回到A大。


几乎每天,叶夜都是A大第一个进入教室的人。对于这次学习机会,叶夜分外珍惜。


文家的专车刚离开,叶夜正在步行走到还有几百米远的A大入口。文家的专车叶夜都不让将她直接送到校门入口,因为她担心平时一起相处愉快,家境却不算太优越的那些同学,对她会产生一种隔阂。


如果大家都知道她是某个豪门家族的少奶奶,恐怕她在学院里的生活,就没有现在那么轻松愉快了吧。


叶夜可是非常希望,这种轻松的生活的。


叶夜迈着轻松的脚步向北门走去,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刺耳的赛车发动机声音。


呜呜呜呜·····


一架法拉利瞬间越过叶夜,停靠在她面前。


一个古铜色皮肤,带有些霸气的男子探出头来:“嗨,小夜。”


是他,那个让叶夜有些措手不及的男人。


姜冉飞······


自从前几天姜冉飞向叶夜表白以来,后来又被恨恨地辱骂一番后,叶夜一直在躲避着这个男子。


她,此时已经是文家的少奶奶了,即使是个临时妻子,也是她一生无法抹去的痕迹。


她,与这个同样不差于文家的豪门公子,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


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当晚就应该干脆地拒绝姜冉飞,就最好不过了。


而且,之前因为与文雨轩有约在先,她在A大上学期间,是不允许与任何一个男子有一丁点暧昧关系的,否则让那个决绝的混蛋知道,他一定毫不犹豫地将叶夜关在家中,不让她走出文家半步。


无论如何,都不能与这个姜家的人继续下去了。


叶夜心中暗暗告诫自己!


叶夜头也不偏,依旧照直往前走,冷冷道:“姜少,想不到你也这么早啊。”


姜冉飞微微一楞,随即脸上出现一丝愤怒之色。自己如此的低声下去,这个女人居然连望都不望她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