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乐洋心中暗暗打定注意。
“你知道现在韩开在怎么看你吗?”
“我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叶夜低下头,她不是不在意,而是她不敢在意。
她在自欺自人。
“你看到了吧,上次我记得也是在这个地方,那个女人,那么漂亮,还是陈氏集团的千金,你认为你能比的过她吗?”吴乐洋略带嘲讽的笑道,慢慢逼近她在她耳边说。
“她不仅是巴黎设计学院的高材生,还是个无所不精的大小姐,论外表论内涵,哪一点你比得过她?嗯?而你呢?只是被文雨轩玩臭玩残的臭女人。”
“够了,你马上给我滚,我不想听你说话。”叶夜用手捂住耳朵,不让自己去听那个蛊惑人心的声音,那个好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插入她内心里的声音。
可这声音却像是魔音绕耳一般刻入了她的脑中,那个漂亮的女孩,那么甜美的笑容还有窈窕的身段,就连声音都甜腻到让人心软,是啊,她凭什么来和这种大小姐比,不对,她根本就无需要和谁比,她就是她,叶夜,文家大公子的合法妻子,合同妻子,她跟什么姜冉飞,从来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不管是现在、将来,两人都不可能呆在一起。
想到此处,叶夜猛的抬起她的头,盯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出言恶毒的贵族公子。
“怎么,还不死心吗?还是想,靠着这个卑贱的身体,去勾引更多的人?”
叶夜铭紧嘴唇,无言地盯着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她倒要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难听的说话出来。
可是自己为什么说不反驳他一句呢,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假,对吗,她真的在幻想,她可耻的幻想着,他,不论是韩开还是姜冉飞,会不会爱上自己,叶夜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花季少女,她心中也渴望一场真挚的轰轰烈烈的爱情。
可是,她内心又为自己的可耻觉得悲哀。
现在的她,不就和那些电视剧里面可恶的嘴脸一样吗,靠着自己卑贱的身躯,在众多男人的夹缝中,苟延残喘。
叶夜紧紧的抱紧自己膝盖。
“痛苦吗,想继续这样下去吗,姜冉飞不会真正的爱上你的!你这个狐狸精,你只是一个漂亮的玩物,男人身边的玩物,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吴乐洋双手揣在兜里,邪魅的微笑,他就是要她自己走开,这个和苍蝇一样讨厌的女人总是不停的出现在他们身边,很烦很烦的女人。
叶夜迷茫的看着他,痛苦吗?好像自从她卖身于文雨轩,她就无时不刻的不在痛苦的深渊,她提醒自己,她也想过要忘掉过去,她甚至憎恨,为什么她自己可以这样轻易地放纵,如此的轻佻,如此的随便,以至于陷入文雨轩的陷阱中,苦苦挣扎,却无能为力。
想到此处,叶夜感到心中出现一股恨意,一股滔天的恨意。
她恨她那个嗜赌势利的叔叔一家,她恨那个粗蛮邪魅的文雨轩,她恨那个那个如此野蛮却温柔地呵护她的姜冉飞,甚至,她恨上几年前夺去她情窦初开少女之心的韩开
“好恨,我好恨,恨所有的人,恨不得一切的一切,都从我眼中消失。”
不知不觉间,叶夜的下唇被咬破,一行殷红的鲜血轻轻滴落,在地上溅开一朵朵红色的小花。
但是,她依然没有让眼中的泪水,涌出来。
坚强
是叶夜从小到大学会的最强大的力量!
夜风轻轻地吹拂而过,卷起地上那一片片残叶。
当叶夜再度抬起头时候,却发现,吴乐洋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
一家位处a城郊区的欧式别墅顶层水台上,一个衣着优雅的女子正端起咖啡微抿一口看着远方整理高尔夫球场的几个仆人,房门推开,刚从荷兰运送过来的郁金香被整齐的摆放满整个房间,女仆小心的布置,赵珂儿放下咖啡无聊的转了转右手中指的钻戒。
突然一阵狗吠声响,别墅外的电子大门哐当的被关上,保安不耐烦驱逐声渐大。
“放我进去,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赵小姐!我是新a报社的,这是我的记者证!我有重要情报!”
赵珂儿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头,她的水月楼台是她父亲专为她打造,鲜少有人敢来造次,就算知道地方也没几个记者又胆子敢来,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预约一律不准入内,再不走小心我放狗咬你!”魁梧的保安被宋金缠的不耐烦了,面色一沉,放出狠话。
宋金握紧了手中的信封,不甘心的咬了咬牙,她不顾主编的反对,偷偷的找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把手上的东西拿给这个赵氏集团的千金小姐,姜冉飞的未婚妻,可不能再这里就被拦下去了。
“滚!”
最是见不惯这些狗仔队记者,保安也懒得温和,凶态毕露,一把将宋金狠推出去,宋金踉跄数步,才稳住步伐。
既然这样行不通,那只有用这一招了,虽然她也不想,毕竟当众说出来有危险性,但是,为了那丰厚的报酬,拼了!
宋金清了清嗓子,对着别墅上最显眼的水台高声大喊“赵小姐,我手中可是拿着姜副总和一个女子的照片,您当真一点兴趣也没有吗,我手中还有他们的录音为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