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冉飞,你别这样,放开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叶夜挣扎着,姜冉飞身躯一震,低声轻言:“我们试一试都不行吗。”而心里,却是大片的震怒。
这个女人,难道,还真的爱上了文雨轩?
呵,蠢,愚蠢,那个花花公子一样的男人,有什么好。
“对不起”
一声对不起,打碎了姜冉飞的理智,姜冉飞的双拳捏紧,他不顾她的感受抱住她,疯狂的吻她,那带着野兽一般撕咬和侵略的吻,让叶夜疼痛,她用力的挣扎,甚至咬破这个人的嘴唇也不见他有丝毫的松动。
一阵闪光灯袭来,大敞的车门被一群镜头围堵,姜冉飞和叶夜均是一怔,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狗仔?
就在这发愣的空挡,叶夜挣脱出姜冉飞的怀抱,衣服在挣扎的过程中已经凌乱,等叶夜转过身来,一阵“咔嚓”声响起。
接踪而来的还有记者们犀利的问题。
“请问这位就是传说中冉氏企业副总裁的绯闻女友吗?”
“不是冉氏集团已经与远强联姻了吗,为何车上的这个女子吧是远强的董事千金赵小姐。”
“冉副总可以解释一下为何您去年的订婚今年却和另一个女子在车中亲热呢?”
叶夜怔怔的看着这一切,姜冉飞一把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到她的身上,一双大手拦住她的肩膀,对一旁不停拍照的记者冷言到:“你们要是谁敢把今天的消息发出去,就不要怪我冉氏集团和贵刊翻脸!”
一句话,让周围刚才还不停发问的记者都嘘了声,整个空气凝结成冰,没有人敢再说话,因为谁都知道,这个冉氏集团轻轻的一个小拇指就能捏死他们这些所谓的大报社。
“很好,既然大家都有觉悟,那么现在该做什么的不用我说吧,对了,顺便帮我把车门关上。”
话音刚落,就听到大家纷纷逃散的脚步声,只有一个女孩,迟疑的看了看着两个人,按下了手机键,转身离开。
等人散尽的时候,姜冉飞靠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叶夜的背。
“对不起,刚才是我冲动了。”
说完看了看叶夜有些红肿的嘴唇一个用力砸到了方向盘上,一阵车鸣在荒山野岭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我想回去了”叶夜抖了抖嘴唇没有说话,红色的法拉利再次开上了,只是这一次,车上的两个人都沉默着。
回到学校的叶夜嘴唇红肿着,没了手机,衣服因为在争执中被扯烂而显得更加狼狈不堪,不知道如果这样回去寝室,她们会不会更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夜握紧了拳头,走到寝室楼下面的时候停了下来,她现在应该怎么办,回去的话,她要怎么解释这消失了一下午还弄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如果不回去,她身无分文,又该去哪里。
叶夜坐在花坛上怔怔的发呆。
她想到很久以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她坐车做过了站,那时候手机和钱包被偷了,还是在一个荒郊野岭,连一个求助的人都找不到,那时候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期待着天早一点亮起来,好能找到人借钱,找到回家的路。
“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连姜冉飞都喜欢你了。”
一声略带嘲讽的声音在叶夜耳边响起,叶夜警惕的朝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竟然是上次那个和姜冉飞一同去的白球服鸭舌帽男孩。
“吴乐洋,我想你大概是不记得我的名字了吧。”
叶夜惊讶的看着他,他怎么会在这里,看样子他应该还是高中生吧。
“我记得你。”叶夜冷静的看着她,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这个人太邪气,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此刻心中奇怪的不舒服感。
“哦?呵呵”吴乐洋微微一笑,环胸的双手放了下来,站到了叶夜的面前看着她笑道:“我还以为你只记得能给你带来好处的人呢。”
叶夜微微皱眉,吴乐洋继续说道:“难道不是吗,首先是文家大公子文雨轩,接着又是姜家继承人姜冉飞,我还真看不出来,你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能引起他们的兴趣呢,再给你继续这样张狂下去,搞不好j市的四大家族的男人都被你这个狐狸精给勾引了。”
“你什么意思?说话给我客气一点。”叶夜皱着眉头看着他,什么叫他们,她现在只知道姜冉飞喜欢她,还是他说出来,不然以她的迟钝估计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看明白。
但是,叶夜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她现在已经是文雨轩的女人了,至少,在未来三年,都是他的女人,她,没有资格再跟另一个男人。
何况,姜冉飞还是姜家的人,而姜家,素来与文雨轩所领导的文家有不少过节。
“既然已经有一个对象了,看起来文大公子对你还不错,还利用他的关系送你来这里念书,你不应该知足收手了吗?太贪婪最后可是一无所得哦。”吴乐洋冷笑着凝视着她,自顾自的说着。
他的朋友,甚至他的敌人,都爱上这个卑贱的女人,到底是她用了什么手段让他们神魂颠倒,难道只是因为她的美丽,只是因为被她的妖媚所吸引,这个狐狸精难道真的有那么大的魅力。
还是因为她是当年将文家和叶家搞得一塌糊涂的那个女人---沐雪的亲生女儿,现在,换了文家和姜家。
不,绝不能让这个狐狸精得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