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哪,阿冉真的很厉害,我可以看看你的照片吗?”姜冉飞如同魔症了一般把相机递了过去,叶夜小心的接过去,一张张的翻看,不时发出惊叹的赞美声。


“这张好美,这是在哪里,好壮观的沙漠啊!”姜冉飞探过头看着叶夜一脸开心的表情解说道:“这里是敦煌,我也很喜欢,不过可惜里面的壁画不能照,不然的话你就可以看到了。”


“呵,我还以为你只会照人,没想到照的竟然全是风景,那阿冉一定是去过很多地方了。”


姜冉飞抢过相机夸张的大叫起来:“喂,我可是专业的摄影师好不好,小猫咪,怎么,你不开心吗。”


“混蛋,不准再叫我小猫咪!我很凶的!”叶夜挥了挥拳头威胁道。


“哎?这样的话,那叫你小老虎么,哈哈哈哈哈哈”姜冉飞看着睁大眼睛没反应过来的叶夜,哈哈大笑,然后拉起叶夜的手,就开始跑。


“啊!你。你干嘛!”刚反应过来被人一把拉住,在天桥上狂奔,叶夜惊呼出声,姜冉飞则转过头大声对她说:“我妈妈一起告诉过我一个方法,如果不开心的话,就去跑步,很累很累的时候,你就会没有心思想这些,你不觉得,想这么多,都是因为你太闲了吗?”


叶夜惊愕的看着他,然后噗嗤一笑说道:“对啊,我是太闲了,不然怎么还会和你说这么多话。”


“哎,我可是在开导你哎,当心小怪兽会吃掉你这只小老虎。”姜冉飞停下了转过身来对着她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耸耸肩。


“哦哦,既然这样的话,我还要谢谢你哦。”叶夜眼珠一转,微微一笑,踮起脚尖一寸寸的满满接近,凝视着他。


“闭上眼睛,我送你一件礼物。”


哈?姜冉飞微微一怔,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感觉到有温暖的呼吸撒在他的脖颈上,姜冉飞觉得自己身体有些异动,喉头干涩的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温热的呼吸越来越近,几乎贴到了他的脸颊上。


她,她莫不是打算要…


“砰”叶夜伸出右手手指,猛地在姜冉飞的额头上一弹。


等姜冉飞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得叶夜已经捂着肚子兀自一个人在那哈哈大笑起来。


“叶夜!”姜冉飞怒气冲冲的看着她,一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个小猫咪,竟然会来这一出!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阿冉,你好可爱,哈~”叶夜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眼前的人,见他红红的额头,有些可怜的露出来,心下不忍的伸出手摸了摸说:“疼吗?”


“你说呢?”姜冉飞皱着眉,用一种你伤我很深,亏得我这么信任你的样子看着他,叶夜看着他这幅表情,还真以为弄疼了他,有些紧张的踮起脚尖的说:“你蹲下来一点,我看看,我不是故意的。”


“嗯哼”姜冉飞没有蹲下来,反而是一把抱起了叶夜走到了一个台阶上把她放上去。


“啊!”叶夜一声惊呼,这个人怎么突然!


“你!”叶夜瞪大眼睛看着他。


“嗯哼,谁的错?”姜冉飞抬眉看着她,


自知理亏的叶夜诺诺说了句“我的”之后,就凑过去用手轻轻的触碰那个小小的红印。


哎,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欺负,姜冉飞暗自腹诽道,如果有其他的男生占她的便宜她不是会被彻底的给吃掉了,想到这里,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眉头一皱,叶夜可就更忐忑了,他是不是很疼,怎么连眉头都皱起来了,伸出头轻轻的抚平他的眉头,手指划过额角,在一块小小的浅色的伤疤下停了下来。


“阿冉,你这里?”


为什么会有一个伤疤,这么漂亮的人,竟然有一个这么明显的疤痕。


“哦,这个是很久之前,在我小的时候,我妈妈扔一个东西砸的,我也是忘记了。”


姜冉飞漫不经心的随口说道,基本上,每个见到他这个隐藏在刘海下的伤疤都会问,就是因为很麻烦,他才专门修了头发挡住。


“对。对不起。”叶夜有些惊慌的看着他,好像她不该问这个问题的,貌似是勾起了姜冉飞不好的回忆,被妈妈砸伤,应该很伤心吧。


“嗯?没事啦,都很多年了,我都忘记了。”姜冉飞淡淡的看着她随口应答着,并没有发现叶夜的惊慌。


“还疼吗?”白皙的纤长的十指轻轻滑过他有些凹凸不平的疤痕,她记得她以前小的时候也因为顽皮跑步摔伤过,那个时候那么疼,哭的呼天抢地的,但是人的皮肤的修复能力在小的时候都会很好,再大的伤害,都只会留下淡淡的浅褐色的疤痕,就像她小时摔的膝盖,现在甚至看不到那个伤痕,但是姜冉飞头上的这个伤,这么多年了,还会留下这么重抹不掉的伤痕,可想而知,当年,该是多么重的伤口啊。


“疼的哦。”姜冉飞故意抬眉看着她,坏心眼的说着。


“啊?”叶夜一听更内疚了。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


叶夜心虚的没有开口,点了点头,姜冉飞挑了挑眉毛有些不忍心欺负她了,但是为了计划的顺利执行,必须要坚持下去,于是叹了口气继续说:“算了,先不说这个,这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补偿的事情,等我想到了再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