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雨轩也不生气,道:“嗯,那就好,我等下有些应酬,你今晚还是一个人睡,有怨言吗?”


叶夜满脸高兴状:“那就太好了,最好你以后都不回来,我一个人睡不知道多舒服,你也可以继续在其它女人肚皮上风流快活,大家各取所需。”


文雨轩很优雅地放下手中的餐具,用纸巾轻轻擦擦嘴,道:“其实我觉得我们这种关系挺好的,你看,你讨厌我,不想跟我在一起,而且也懒得理会我出去和其它女人厮混,天下间有你这种老婆还真不错,不像我朋友的女人,整天一个又一个电话追查下落,以致于我有时候在想,我要不要延迟那个合同有效期呢。”


叶夜一听此话,差点将口中的食物一口喷出来,她艰难地将满口食物咽下肚子去,一拍桌子,怒道:“文雨轩,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你还是不是男人,说话不算数对不对,说好的是三年,那就是三年,本小姐在你们文家呆上三年,立马头也不回离开你们这个豪门贵族,本小姐也不贪图你的荣华富贵,也不会让你补偿些什么,同样,你也不能单方面加长合同期限·······”


文雨轩有些不满道:“看你这个女人说话,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感恩之心吗?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估计还呆在你那个赌棍叔叔那任由他们剥削欺凌呢,还能像现在这样,吃得好住的好,还能上学?”


这话文雨轩倒说的实在,叶夜无可辩驳,恼羞成怒,道:“你以为我稀罕啊,你现在把合同撕毁掉,把当初拍我的裸照还给我,我马上滚出你们这个豪门世家,有多远滚多远,保证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怎么样,敢不敢?”


文雨轩站起来伸个懒腰,道:“想得美啊你,你是跟我签下卖身契的女人,老实说,我就是要将你留在文家一辈子,你也得乖乖地就范。你一个侍女还有资格跟主人我讨价还价吗?笑话。”


叶夜:“你·····我恨死你了,死去吧,快去风流快活去吧,小心点行踪,别被我捉奸在床,不然我就阉了你,再跟你离婚。”


文雨轩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放心,你永远都捉不到我的,哈哈哈哈。”在文雨轩的开怀大笑中,他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了别墅,独留下气呼呼的叶夜在餐桌里咬牙切齿。


“看你嚣张,总有一天我有空了,我就专门去抓你奸情,看你到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稀罕你这个所谓豪门世家啊···呼呼····”


不得不说,没有文雨轩这个禽兽同寝的夜晚,是叶夜最幸福的时刻。


嫁入豪门虽然会被诸多规矩束缚住自由,同样地,在有限的自由空间里,你将享受到豪门贵族般的精致舒适生活。


晚上,圆月当空,皎洁的月光从窗台上射落,透过房间里狭长的窗台,铺满了整个房间。


叶夜脱下身上衣服,放下一天的负担,在智能调节温度的浴池里美美地泡上一澡,浑身舒坦极了。


穿着柔滑的真丝睡衣回到宽大柔软的床上,叶夜狠狠地将自己摔在上面,伸了一个懒腰,勾勒出一条动人的曲线。


“呼呼,睡觉,什么都不想。”叶夜睡觉前,先来个自我催眠。


不过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天气很好,还是今晚的月光笑的太灿烂。叶夜在梦中做了一个又一个的美梦。


首先,她梦到她回到小时候,那时候父母还在她身边,她就像一个小公主般,被父亲母亲狠狠地宠着,爱着,呵护着。


幸福的感觉似乎又涌上叶夜的内心中,叶夜脸上开始露出浅浅的微笑,那种用金钱永远都买不到的微笑。


叶夜从梦中,回到了那个纯净的时期。


回到了与这个韩安,有过短暂心跳的时期。


那时候,叶夜刚好满15岁吧,正好是花季的懵懂阶段。


一个笑得一脸灿烂阳关的男孩,走到她的面前:“嗨,你叫小夜对吧,听说你画画很好哦,可以帮我画一幅肖像画吗?”


叶夜心中扑通扑通地乱跳,就好像一头小鹿在她心中猛撞,她脸上一片绯红,结结巴巴道:“可~可以,不过,我只会素描。”


男孩的笑脸更灿烂了:“那更好啊,我最喜欢的就是素描,黑白分明,简单直接。”


叶夜非常没出息地,被这个男孩温暖的笑容晃得眼中满是红心,随即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好啊,你坐好。”


一张普通的素描纸,一支简单的HB铅笔,就是他们之间最朴素的桥梁。


画了很久、很久吧,那个男孩的笑脸,依然灿烂得犹如天上的太阳。那个女孩的内心,依然扑通扑通地乱跳。


一幅栩栩欲生的素描画,终于雀跃在雪白的素描纸上。


“画好了。”叶夜红着脸,将画递过去。


男孩笑着接过,只看了一眼,立即惊呼起来:“画得好漂亮啊,我都没发现我自己长得那么帅,那个,以后你可以教我画画吗?”


叶夜满脸通红,低下头来,小声地应了一声:“嗯。”


男孩高兴地就在原地翻了一个筋斗,吓得叶夜一个惊呼,她想不到这个男孩居然还会翻筋斗。


男孩手拿着那张很普通很普通的素描纸,欢快地向校门外一溜烟跑去。


跑了好远,他还回头向尚傻乎乎地站在教室门口的叶夜,挥舞着那张素描画,向叶夜大喊:“叶夜,我们明天下课后,就在这里,不见不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