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盒子里面发出动听的音乐旋律:


夜深时有没有人为你点上一盏灯


在你入梦后有没有人为你把手放平


当你伤心时有没有人为你擦干眼泪


在你失落后有没有人把你拥入怀中


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到


你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到


我的爱不需要再说什么天荒地老


叶夜闭上眼睛。


————————————


男孩抱着吉他坐在樱花树下,闭着眼睛轻轻的弹唱着:“夜深时,有没有人为你点上一盏灯,在你入梦后,有没有人为你把手放平。当你伤心时,有没有人为你擦干眼泪……”


睫毛在树影间隙的阳光下微微颤动,就像是张开翅膀将要起舞的蝴蝶一般,女孩静静的托着下巴呆呆的看着他,不时发出赞叹的鼓掌声。


“韩开,为什么你唱歌总是那么好听呢,老天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了?”男孩停下了手中弹奏,有些宠溺的看着鼓着腮帮子不服气的女孩微笑。


女孩懊恼的说:“韩开你看,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受苦受穷,有这么多残疾苦难,有这么多人不完美甚至糟糕,为什么你却全部拥有,你还这么完美……”


女孩不说了,可能是因为自卑,也可能仅仅是控诉的无力带给她的沮丧。


安静的听完女孩的话,男孩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说道:“没有这样的事,没有人是完美的,只有神才是完美的。”


女孩不说话,对于这种变相夸奖自己或者是明摆着的虚伪让她生气,男孩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夜夜,认识你之前我唱歌是很难听的,经常找不准拍子,或者是跑掉的厉害,不过还好有一副别人听还算不错的嗓子。”


“啊?不信!”女孩惊讶的抬起头,一脸的不相信。


“为什么不信呢?当时很多朋友一起玩,因为经常跑掉还会被嘲笑,后来我每天花了六个小时在唱歌练习,才变成现在这副德行。”男孩放下吉他将女孩抱起来。


女孩惊呼一声,抬起头撞到温暖的胸膛。“韩开!你…不要突然…”


“呵呵,我的夜夜害羞了。”轻声的低笑在耳边响起,女孩睁大眼睛望着那张近乎完美的侧脸下意识的双手抱住他的腰,声音变得柔软。


“为什么是我。”


一直没敢问的问题脱口而出,尽管骄傲,尽管美丽,尽管聪慧,但是在这个人面前还是觉得自己贫瘠的要命。


女孩有些紧张的等待回答,不自觉双手抱的更紧。


然后男孩低下头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夜夜,生命中会有很多让你失去理智的事情,你是让我失去理智的那个部分。”


女孩仰起头看着他横眉道:“亲爱的顾韩开先生,你确定你要这么自恋么?”


“呵呵”男子轻笑,最终在女孩的额头,留下一记浅淡的轻吻。


“生命中会有很多让你失去理智的事情,有关梦想,有关爱……”铁盒子里面又是传来顾韩开低沉干净的声音。


叶夜靠在楼道的墙壁上缓缓的蹲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继续向前走着,她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顺着指示牌,叶夜顺利的找到了老师所在的方位,鼓起勇气报了自己的名字,老师倒是看也不看她,便是将课表扔给了她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叶夜却是有些发呆的看着胸前的怀表。


她无神的向前走着,韩开的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放。


终于,她在一个角落停了下来,将胸前一直挂着的怀表紧紧的握在手心,很古朴的样式,轻轻的打开来,里面有一张被缩小的照片。上面是一个男孩和女孩甜蜜的旅行照。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子,一身米黄色的连衣裙,没有任何妆容的修饰,那双大眼睛因为甜甜的微笑变如弯月般皎洁,她轻轻的斜倚在男生的肩膀上,而男生则挺拔帅气,正微笑的看着女孩,那眼神里面难以掩饰的柔情透过相片甚至都可以感受到。


那年时光,已经不再,韩开,可惜,我却无法忘记你。


而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震动的声音,叶夜一怔,思绪也终于从怀表上抽了回来。


她掏出手机打开电话一看,是文雨轩打来的,带着微微的诧异,这半个多月来,在她在校上课期间,文雨轩可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不过一到下课,他才会打个电话来交代今晚的行程。





叶夜第一天的时候还对于他所谓的行程感觉奇怪,但是在他开口说明之后,只觉得满脸黑线。


好吧,行程,所谓的行程就是她下课的时候,要赶到哪里哪里,于是,再做一些有益两人发展关系的运动。


“文雨轩,不要告诉我,这个时候你又去出差了。”她开口直言,想起上几次他出差去了临市,还要小虎带着她过去,在她累的直想睡后还不放过她,叶夜就气的直咬牙。


种马,这种人,迟早会精尽人亡的。


“嗯……宝贝儿真聪明,不过,我打你是告诉你,今天不用过来了。”文雨轩依旧邪气的语气,带着少许的慵懒。


“啥?”叶夜惊喜,想了想,又是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你说真的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