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顿时有人为叶夜的“见义勇为”拍掌,附和到说:“就是就是,晚辈怎么能这样对长辈说话呢!”


“你!你管我!”反应过来的女孩立刻涨红了脸激动的开始反击,一旁的老人家看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因为自己陷入被围攻的困境,连忙解围道:“圆圆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你们都误会了,误会了……”


你为之打抱不平的对象都说没事了,谁还会自找没趣儿的继续去讨伐,于是这场硝烟还没开始就消失了。


叶夜无奈的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就转过身去继续认真的排她的队了。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人家家的家事看不惯也没用。


从文雨轩口中,她就大概对这座学院稍微有些了解,她知道这座学院多是一些娇生惯养的子女,什么人都有。看,现在就碰到一个,居然带着奶奶来报道的女学生。


这世道啊······


这种事情发生多少遍了,老人家自己都不觉得委屈,你在替她委屈什么呢,不过就是看到这些想到了自己的奶奶,有些心疼气愤罢了。叶夜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就是记不住教训,要是他在身边的话又要边敲自己的头边说自己是笨蛋了。想到这,手不自觉地摸了摸额角,然后轻声的笑起来,好像真的感觉到他就在身边一样。


好想念······


曾经的亲情,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这些娇生惯养的子弟,现在又怎么会明白呢。


呸呸,想这些没用的事情干嘛,今天可以重新回到学校,应该开心点才是。


叶夜就这样想着,微微眯起眼睛,感觉好像就连毒辣的太阳都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温暖而可爱了。


炎热的夏日啊,就单单办手续加排队就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终于告一段落了的时候,叶夜坐在一颗大树下看着领来的一堆日常用品床铺和自己带来的东西,只有苦笑的份儿,这些东西,都要拖回寝室吧,然后,她的寝室如果没记错的话,刚才辅导员说的好像是702。


Ohmygod!给我一刀吧!


不过好在有迎新的学长学姐们,可是,好像一个人的话就是有些……


“唉!内个男同学~来这边帮把手啊!”


眼见刚走向自己的迎新学长就这样被另一个家长叫走,叶夜哭笑不得的想,如果要再这样等下去的话估计是连晚饭都吃不上了,摸了摸自己已经空了两顿的胃,又看了看一旁恐怖的行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是自己一点点的拖吧。


唉,好重。


躁动不安的蝉持续不断的鸣叫着,明明都九月了啊,为什么还是这么热,再休息一下好了。


树影好像晃动了一下,叶夜面前突然伸过一只手,递给她一条男士手帕,熟悉的深黑方格图案,这是……


“我来帮你拿箱子吧。”这么温婉又沉静的声音……


“我刚刚观察了一下,这里只有你是一个人来报名,没有家长陪的话这么多东西应该会很辛苦。”


那个听过千万遍的声音……难道是····他?


那个高中时期的男同学····


叶夜曾经的初恋·····


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他!?


叶夜顿时心中大慌~~~~


不会那么巧吧,叶夜心中暗暗安慰自己。


自己与他的故事,早已经成为过去,现在的自己,可是个有妇之夫啊!


抬头!


叶夜!你快抬头!


“同学?”男生微微弯下腰,即刻有一片黑影笼罩下来。


心底在呐喊,眼泪却像断线了珠子一样的往下掉。


为什么要哭,不要哭!


不是…应该笑的么,对了!他最喜欢看你笑了,笑出来!


眼泪怎么止不住了。


身体为什么…


一动也动不了…


“…韩韩开…”


“嗯?”


头顶上传来略带疑惑的询问。


嘴啊!求求你张开!


别这样!


是他!


他出现了!叫他的名字啊!


是真实的…不是梦了,是真的!


而头顶上的声音在看到女孩垂者头与地上几滴清晰的水渍的时候停了下来。


哭了?应该是想家了吧。


“唉!韩开!何导正在到处找你呢!叫你快过去!你快过去啊!”远处传来同学的呼喊声。


韩开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叫他丢下眼前这个正在哭泣的女生么?真糟糕,他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女生哭了。


“发什么呆呢,快点啊!”男生的声音更大了,惹来一群人的视线。


“好,就来”无奈的应口之后,韩开看了看蹲在地上埋着头轻微颤抖女孩,僵硬又固执的维持着一直的动作,她洁白的裙子沾染了灰尘,更显得孤立无助。


韩开皱皱眉头,蹲下身轻声的对她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一会记得叫别人来帮你。”说完站起身,转身准备离开。


别走!


手指啊…你动一动好不好!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颤抖的轻轻抓住了韩开的衣角。


叶夜,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好像找到一个缺堤口,化成无边的泪水,滔滔不绝向下淌落······


是要手帕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