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叶夜从文腕月口中还听说过一些,林菲菲好像是一间大学里的助教,不过,叶夜也不想被她套着话走,她歪着脑袋作思考状,道:“惭愧,我我我不太清楚呢,表妹,你也知道我刚嫁入文家,文家的一切人事,我都不太清楚。表妹,你干啥的?”


林菲菲道:“我啊,在A市的理工学校当一名助教。”


叶夜心中好笑,扯了半天,正题来了。


“哎呀,了不起啊,我自小读书小,所以最佩服就是文化高的人,你表哥就成日取笑我文化低呢,怎么,表妹是想····”


林菲菲望着一样叶夜那调皮的表情,笑道:“表嫂,我发觉你跟腕月表妹一样,都带有些古灵精怪的性子,不过,这也间接说明你们冰雪聪明,哈哈。”


又是一个虚伪的人,叶夜都懒得跟她扯淡了,直接开门见山:“表妹啊,你刚才说有个关于我未来生活的建议,你且直接说来听听。”


林菲菲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最近高考了你知道吧,而我们A市理工学院,今年要招一批特招生,我在学院内有些人脉,如果表妹想继续念书,补偿一下曾经的遗憾,我可以用关系为表妹你争取一个名额喔。”


林菲菲此话一出,叶夜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后微蹙眉头。


不得不说,林菲菲这个提议,真的打到叶夜的软肋。


叶夜自小也喜欢读书,品学兼优,因为迫于她婶婶势利眼,早早辍学,本属情非得已。


在刚刚辍学那段时间,叶夜失落了好久。


过早离开了单纯的校园,踏上社会这个大学,是叶夜心中的一个痛。


如今,林菲菲这个提议,正好让叶夜重新唤起心中的那份希望。


念书吗?好像这个提议也不错嘛···


不过,这个表妹,自己的感觉告诉自己,她可信不过····


怎么办呢?


林菲菲见叶夜陷入思索之中,她心中大喜,知道自己抛出的这个鱼饵,让鱼儿上钩了。


只要叶夜来到她的地盘,那么林菲菲有多种方法,让叶夜身败名裂,从而被赶出文家。


而且,只要小心行事,保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


不过林菲菲还是太看小叶夜了,叶夜虽然不知道林菲菲具体在打什么注意,但她也不会轻易踏入林菲菲所设计的圈套。


然而,林菲菲这个提议,确实然叶夜有些动心。


林菲菲继续鼓唆叶夜:“表嫂,你想想啊,我们文家家大业大,担子都亚在表哥一个人身上,多重。我都替表哥感到难过,而表嫂你日后势必会处理一些家族上的事务,但我们文家的事务,必定不会简单!如果表嫂你到时表现得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么难以服众不单止,更辜负了老夫人对你的一片期望,对不对?想当年,老夫人可是一个人撑起整个文家的。”


叶夜心中暗暗好笑:“本小姐呆在文家,最多也不超过三年,我才懒得管你们文家什么事务。”


不过叶夜也不动声色,她顺着林菲菲的话,道:“表妹说的也是,那我真的得考虑考虑,重新进入学校念念书,充充电什么的了。”


林菲菲听闻叶夜此言,喜道:“那,我就先替表嫂留一个名额出来了,表嫂你可不要放我飞机喔。”


叶夜笑道:“倒不用那么着急,我这事得回去先问问你的表哥先。”


倒不是叶夜没有什么主见,只是叶夜与文雨轩是签订过结婚协议的,其中协议就有那么一条:在结婚期间,叶夜的一切决定,都须经过文雨轩的同意。


林菲菲笑道:“好啊,那我等你消息了。”


叶夜点点头,认真道:“谢谢你表妹,你这个提议倒真的很适合我。”


叶夜说得倒是真话。


如果在文家整天无所事事的话,叶夜也会闷得要死。


当天晚上,文雨轩仍然在公司里处理这几天积压下来的事务,叶夜则大咧咧地走入文雨轩的公司。


怎么说,她现在都有个身份,那就是文大公子的合法妻子,出入戒备深严的文家集团公司总部,倒没人敢阻拦。


叶夜的照片,早就传到家喻户晓,没有几个人不认识这个气质独特高雅的美女!


当叶夜出现在伏案工作的文雨轩面前时,文雨轩倒是出现一丝意外。


这个女人,平时最恨自己,躲他都躲不及,怎么今天突然上自己公司找人来了,难道转了性子?


文雨轩知道叶夜和其它女人不同,其它女人拼命想接近他,逢迎他,控制他,而叶夜则刚好相反,这也是文雨轩并不讨厌叶夜的最大原因。


只是并不讨厌···


但叶夜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有些账,怎么也只能算到她的头上·····


文雨轩意外道:“你怎么上来了,怎么,想我了,你等等,我忙完手头这一些工作,就回去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叶夜本来满脸微笑,一听此话,满头黑线,忍不住又骂起来:“你这个臭家伙,能不能不要一天到晚想这些龌龊事情,难道你和女人呆在一起,就没有其它浪漫一点的想法了吗?”


文雨轩讥诮一笑,道:“所谓的浪漫,还不是为了性的铺垫,对我来说,浪漫这是一个多余的词。”


文雨轩那嚣张无耻的表情,气得叶夜直想将桌子上一堆文件拍在他的脸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