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与叶夜相熟的几人一一离去,林菲菲忽然走过来道:“表嫂,表哥他把车开回公司了,不如,你坐我车回去吧,我想跟你聊聊天呢。”


叶夜不喜欢林菲菲的势利母亲,但林菲菲比林母却懂事得多,都是一家人,叶夜也不好拒绝。


她微笑道:“好啊,表妹。”


林菲菲的车是辆吉普车,坐在副驾驶座上,叶夜心不在焉。


林菲菲道:“表嫂,我听说你与我妈妈有些过节,对吗?”


叶夜淡淡笑道:“没有啊,我虽然与林阿姨算不上熟络,只接触过一次,但我们相处还算融洽吧。”


叶夜可记得,第一次到文雨轩的大伯家,遇到林母时,被林母阴了一脚的事情。


不过叶夜知道,林母这种人,跟叶夜的婶婶李敏一样,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自小娇生惯养,刁蛮人性,说话做事只会凭着一时冲动去做,从不考虑后果,她也懒得跟这种脑残货色计较什么。


林菲菲道:“我从文姬妹子里听说了一些经过,叶夜你也不用替我妈妈隐瞒,我妈妈自从我父亲死去后,精神上有些不稳定,经常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我向你道歉,请你不要见怪。”


哦,原来这个表妹,也是从小父亲就离去了,这跟自己一样嘛。


不过,林菲菲比叶夜幸运得多,怎么说她还有个母亲,而且她母亲的婆家,也就是文雨轩的大伯文飞,也真心愿意接纳他们一家,总算衣食无忧,不似得叶夜,从小寄养在叔叔叶诚的家中,寄人篱下,受尽委屈。


不过,叶夜听林菲菲这么一说,倒还真的对林母生不起气来了。


受了这么多年寡将林菲菲养大,林母也不容易。听林菲菲的意思,林母因为丈夫的去世而导致精神有些不稳定,这倒情有可原。


当日林母是做得出格一些,叶夜回想起来,也觉得林母是有些问题。


算了,都过去了,再计较还有什么意思,况且自己在这个文家,也不过呆3年而已,一切,对她来说,很快就是过眼云烟。


叶夜叹了一口气,道:“你也不用道歉,当日的事情,我其实早已经忘记了。”


林菲菲笑了笑:“多谢表嫂的体谅,表嫂,你人又漂亮,心地又善良,表哥能娶到你,真是他前世修来的福分。表嫂,能不能跟我说说,当初你和表哥是怎么认识的?”


当初与文雨轩这个恶棍认识过程,简直就是她叶夜的噩梦,叶夜当然不可能对其他人讲述。


叶夜淡淡道:“也没什么,我与他很自然地走到一起,没什么特别的故事。”


“哦。”林菲菲脸上闪过一丝不满意的神色,但很快又如常,她笑了笑,道:“既然表嫂不肯跟表妹我分享分享,我也不难为表嫂了。表嫂,我想问一句,你对未来的日子,有什么安排吗?”


叶夜心中起了狐疑:“这个表妹,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跟我聊天,可是又问东问西套我话,她到底想打什么注意?”


叶夜也不是善茬,自小艰苦的生活,另叶夜对于人心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有种天性上的直觉。


叶夜擅长于凭感觉,就能分辨出与她接触过之人心灵深处的特性。


这是叶夜与生俱来的才能。


这种才能,也就在踏入文家开始,慢慢发掘出它的潜力。


就如同,十几年前,叶夜的母亲一样。


叶夜觉得林菲菲似乎在打着什么主意,仍不动声色,道:“未来的生活,我还没想那么远呢!怎么,表妹有什么建议吗?”


林菲菲道:“我还真有一个建议,表嫂想听听吗?”


果然,这女孩子无缘无故叫我坐她车,果然是另有图谋嘛。都说一入豪门深似海,这话说得真不错。


自己本想安分守已地在文家呆足三年,却在嫁入的第三天,看来就要比拼心机了。


这林母与林菲菲,到底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呢。


叶夜微微蹙起眉头。


不过,叶夜也不怕林菲菲玩什么花样。


“姑且,就跟她玩玩也好呗,反正也无聊。”


叶夜虽然读书不多,高中未毕业就辍学出来打工补贴叔叔一家的开销,但社会本来就是一所大学,在社会上滚爬多年,叶夜的心机,可也不被这些自小经受所谓高等教育的白富美差到哪里去。


叶夜淡淡笑道:“那,表妹你且说来听听,反正我在家呆着也无聊,如果有好玩的事情,我也愿意去尝试一下。”


林菲菲脸上出现喜色,心道:“这个表嫂,果然还是少女心性,三言两语就被人带着走,真不知道表哥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花瓶女人。”


林菲菲脸上出现一丝讥诮表情,不过很快又被她压了下去。


林菲菲语重心长道:“表嫂,你今年才只有19岁吧。”


叶夜点点头,道:“是啊。”


“表嫂,听说你高中未毕业就辍学了,对吗?”


叶夜点点头:“没错。”心中却道,将我的背景调查得那么清楚,肯定非奸即盗,难为我刚才还因为她说童年丧父而可怜她,唉,叶夜啊叶夜,你这种菩萨心肠,得好好改改了,不然老是被人当做软弱可欺。


林菲菲又道:“表嫂,你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