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夜嘟着嘴道:“妈,你都不在我身边,我怎么管得了他。要不你多留几天,我们一起治治他。”


文腕月这个大嘴巴连忙兴高采烈地举手:“好啊好啊,伯母你就多留几天呗,其实我也早就想好好整治一下哥哥了,伯母你不知道,哥哥他老是欺负我,越来越坏了。”


老夫人笑骂:“你这个小丫头从小到大古灵精怪的,你哥哥躲你都来不及,还说什么欺负你,你不欺负他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哈哈哈,众人皆大笑起来,文腕月的母亲叫做孔芝,也是草根出身嫁入豪门,可谓与叶夜的身世有相同之处。她笑着弹了弹文腕月的脑瓜子,道:“你这丫头,毛都没长齐还想管你哥哥,你哥哥那么能干,你有你哥哥一半的能力就很了不起了,你哪有什么资格管你哥哥的事。”


文腕月嘟着嘴不满道:“妈,我现在还在念书,等我大学毕业以后,我会超越我哥哥,将文家更好地发扬光大,你怎么这么看低你女儿呢。”


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一番话,又引得老夫人开怀大笑:“对对,我们文家最有前途的人,就是我们的文腕月小姐了。小月啊,你可要说话算话哦,在学校里要努力学习,将来毕业了,才有能力去帮你哥哥打理文家,知道吗?”


文腕月认真地点点头,道:“是,我一定会尽力的。”


林母几人在一旁笑得有些苦涩,温婉月的母亲孔芝也是草根出身嫁入豪门,但一个个都爬在她们头上,这让她们心中很堵塞,但她们又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文家这个庞大家业,向来是文雨轩这一脉主导,他们的父辈,也不过是侥幸被文雨轩的父亲提携,才能进入这个家族享受荣华富贵,她们是没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


老夫人忽然沉默一下,然后又道:“各位,我虽然不在文家,但是我媳妇叶夜,从今以后,她就是我们的亲人了,不管从前我们有什么恩怨,从此刻起都要完全揭过,你们可不准欺负我这个宝贝媳妇,如果给我知道,糟老婆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哦。”


老夫人说这话时,依然是笑意盈盈的,丝毫不让人觉得有什么逼人之感。


但老一辈熟悉老夫人的都知道,这是老夫人在表态了:“叶夜,老夫人的这个媳妇,从今以后代表着她的地位,大家都要辅助她成为文家的女主人,不得阳奉阴违。”


当年与叶夜父母的恩怨,老一辈人其实都经历过,其实当年的是是非非,现在回头一看,还是难分个对错。


虽然当年文家被叶家逼得很惨,但在这之前,叶家,叶夜的母亲沐雪,不一样被文家逼的几乎走途无路,这些账,又该怎么算?


老夫人又道:“看,我们光顾着说话,都忘记我的乖乖媳妇还没吃早点呢,来,小夜,你喜欢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做来。还有我那个任性妄为的儿子呢,怎么还不起来,过几年都快30了,怎么还怎么疲懒。”


叶夜正待说她去催催他,文雨轩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


文雨轩笑着向众人点点头,打个招呼,然后道:“妈,你怎么又骂我了,我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好不好。”


老夫人嗔骂道:“不骂你,你就不会长进,都怪我小时候太宠你了,你现在就跟你老爸当年一模一样,就是缺人骂,缺人管,不然就不懂得珍惜,小夜啊,以后我不在这里,你得替我好好地骂骂这个臭小子,不用给面子他,如果他敢顶嘴一句,你就告诉我,我一定让他好看。”


叶夜吐了吐舌头,道:“他不骂我已经谢天谢地了······”


老夫人笑骂:“我的儿子我清楚,只要你比他凶,比他狠,他就会怕你,记得妈这句话,以后一定可以派上用场。”


顿了顿,老夫人有笑着对叶夜道:“小夜啊,我们家人丁单薄,你得抓紧时间,为我们文家添一个孙子啊。我们文家属于比较传统的世家,都讲究香火传承,这个你们俩地努力努力,多生几个,好壮大我们文家的家业。”


叶夜羞道:“妈,这种事情急不来的嘛。”不过叶夜心底却是说,合同里可没有规定要替文家生孩子这条,你儿媳妇我可不敢生呢······


文腕月在一旁笑道:“老夫人,你要那么多孙子,万一他们以后抢着争家产,那怎么办?”


文腕月这口无遮拦的大嘴巴,马上又引起大家一致的讨伐。小妹子不服气,据理力争


欢乐的时间,总是很快过去,白人管家很适时地提醒一下老夫人,差不多准备出发了,时间可从不等人。


叶夜、文腕月拉着老夫人的手,依依不舍,但也知道老夫人决定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也没有办法。


众人开着车,浩浩荡荡地送老夫人去到机场,眼看白人总管陪着老夫人登记,终于暂时分别。


送走了老夫人,文雨轩心情好像不是很好,他跟众人提一声,然后自个一个人驾车回公司了。


结婚三天来,文雨轩都是呆在家里陪母亲渡过。现在,公司里的事务肯定多得有人高了,文雨轩必须抓紧时间回去处理。


在对待家族事业上,文雨轩才难得地表现出他认真负责的优点。


而文腕月也顺便回学校了,不过文腕月离开之际,偷偷私下里将叶夜拉到一边,嚷着放假了就回来要跟叶夜玩百合,气得叶夜头上一阵阵黑线,这个重口味的妹子,到底跟谁学这些变态玩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