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雨轩本来打算再摧残叶夜一次,听到叶夜提到他母亲,文雨轩脸上的表情又变得郑重起来。
每次都是这样,自己这个母亲每次下山,都呆不了三天,就要嚷着回去,文雨轩实在想不到,泰山那个天天青菜淡饭的尼姑庵,文雨轩实在想不明白,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母亲如此的执着。
提到他母亲,文雨轩心中就很烦恼,他揽住叶夜的双手自然放开,叶夜赶紧从他怀抱中滑出来,围上浴巾就要去卫生间洗漱去了,至于这个死混蛋,叶夜才懒得理他呢。
因为等下还要送老夫人上飞机,叶夜手脚麻利地处理好一切,便穿着一套普通的休闲装,到客厅里与老夫人聚聚。
这几天来,叶夜除了跟文雨轩这个混账呆在一起,其它时间都是跟老夫人,这个叶夜的婆婆呆在一起,老夫人和蔼可亲,又充满睿智,和所有人都谈得来。不过叶夜始终感觉到,这个婆婆对自己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老夫人怎么看,都非常喜欢叶夜,但有时候却面对叶夜带着那么一点点有意无意的敌意,这种敌意隐藏很深,常常是在叶夜一颦一笑不注意下,老夫人才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来。
叶夜知道这种敌意不可能针对的是自己,以老夫人的胸襟与手段,如果她对叶夜抱有敌意,那么她当日甚至不能跟文雨轩完婚了。
难道,这种微弱的敌意,跟我的母亲有关?
当年,自己的母亲,与这个叶家,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叶夜心中腾起一个个疑问。
她决定抽个时间,找那个母亲的挚友,白人管家凯萨,好好地了解清楚才行。
当叶夜出现在大厅里的时候,老夫人和一大帮文家诋系亲属,早已经在一张宽长的餐桌上,吃着送别的早餐。
等下,老夫人又要离开文家了。
下次会面,又不知道何年何月。
老夫人和蔼可亲,聪明睿智,几乎文家上上下下,都发自心底地喜欢与老夫人呆在一起。
众人看到叶夜出现在大厅里时,都笑意盈盈地望着她。文雨轩那个重口味的妹子文腕月,还对她挤眉弄眼扮鬼脸,也让叶夜心底发虚,脸上不由得一红。
“嫂子,你怎么那么晚才起床啊,我们都差不多吃完早餐了。”文腕月哪壶不开提哪壶,满脸古灵精怪地逗叶夜。
叶夜没好气道:“那不是怪你,起来都不叫我,害我睡过头了。”
文腕月笑道:“我过去叫你,怕我那个坏蛋哥哥,不答应呢,呵呵呵。”
叶夜想起文雨轩没来由地强烈要她的情景,脸上更红了,晬了文腕月一口:“我要起来,管他什么事嘛,真是的。”不过她在众人的注视下,心虚得就想找条缝钻进去。
文雨轩,又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害的本小姐在那么多人面前被取笑,今天晚上,说什么都不能再让你碰本小姐一条毫毛。
叶夜心中狠狠道。
大厅中正在吃早餐的众人,都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满脸含羞的新娘子,而文腕月更是夸张,一脸的幸灾乐祸。气得叶夜经过她身边时,忍不住给了一记栗子。
这个重口味的妹妹,难道从来都是那么口无遮拦的吗?当着那么多人也敢调笑她,真是被她气死。
在众人之中,大家都是抱着宽容的态度看待叶夜的娇羞,多数人都是过来人,当然明白这对刚刚结合的新人,在这蜜月期间,很多事情都还未适应。不过,其中也有几人虽然脸上一副欢喜态度,但她们笑起来却有点苦涩。
例如说林母和林菲菲。
众人的调笑,就好像被一条鞭子狠狠地甩在她们的脸上。
本来,她们一直以为,文雨轩的妻子,非林菲菲莫属的。
想不到,一直以来的希望,瞬间被叶夜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外来者打破。
她们的心,一下子摔得粉碎。
叶家,以后难道就要被这个女人掌控了吗?
她们心底的妒忌,就好像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还是老夫人懂的体贴人,她看出叶夜的尴尬,连忙一招手,道:“小夜,坐我旁边。”
老夫人旁边的白人管家,马上绅士般地为她拉开那张椅子。
叶夜也不客气,大方地坐落下去,这几天的相处,叶夜知道老夫人其实也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文雨轩的放诞不羁,或许有部分就是遗传于这个老夫人。
老夫人满脸慈祥的笑容,轻轻摩挲着叶夜的小手:“小夜,这几天住在我们文家,还习惯吗?”
叶夜微笑道:“还可以吧,妈,你真的真的要走了吗?干嘛不多住几天,我舍不得妈那么快离开我们。”
叶夜说这话时,也不用顾忌餐桌上还有其它的家人,她自问内心坦荡荡的,根本不用掩饰内心的情愫。
老夫人就是喜欢叶夜这种真性情的流露,与文腕月的直来直往不一样,叶夜知大体,什么情况下说什么样的话,她心中有分寸,不想文腕月这个大嘴巴。
不过,在文家,老夫人除了喜欢叶夜外,最喜欢的家人也是文腕月了。
老夫人笑道:“知道你们过得好,我这个糟老婆子就放心了,也不用再呆下去,我已经习惯了尼姑庵里的清淡生活,这红尘俗世,我这个糟老婆子曾经享受了几十年,福气够了。小夜啊,你以后得好好帮我管教一下我那个任性妄为的儿子,我把儿子就完全的交托给你了,你可不能怠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