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随即又对她儿子道:“小轩,你曾经对小夜做过什么事情,我就不想追究了。不过,既然你们选择今天结婚,而且还在我见证的眼皮底下,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善待她,认真地和她好好过日子,如果可以,你们以后就不再放手了吧,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由你们继承下来,你们是无辜的。小夜,是个好女孩,这世上很难得的女孩,你要珍惜她。”


文雨轩皱皱眉头,自己与这个女人的交集,只不过仅仅维持于那一纸薄薄的契约,随时都有毁约的时刻。


自己,怎么可能和她永不放手。


而且,叶夜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文雨轩依然感到这个女孩,心底其实很排斥他。


看来,自己的手段,并没有让这个倔强的女人屈服。


文雨轩想了想,道:“妈,我答应你,以后不会为难她就是了。”这句话说得有点含糊,既没有答应老夫人所有的话,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老夫人意味深长地望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转过头,对叶夜道:“小夜,我不知道我儿子到底用什么办法让你跟他结婚,但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请柬都已经发出去,现在天下人都在盯着这场婚礼,我们文家不能做言而无信的事情,给天下人笑话。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不满,但没有办法,这场婚礼,是收不回来了。不过,既然你当初选择与我儿子步入这场婚姻的殿堂,想必与我自己有过相关的约定吧。”


当然是,我只能做你儿子的老婆三年,三年后,本小姐天高任鸟飞,才懒得理会你这些什么豪门不豪门呢。


叶夜望着老夫人微微眯起的双眼,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也是你们的缘分,我这个儿子从小娇生惯养,缺乏管教。从今以后,我希望你能好好管教一下我的儿子,让他不要整天乱来,让人担心,可以吗?你也不用担心我儿子不将你当成一回事,这个权利,是我这个亲家母,赋予给你的责任,只要你答应一声,在我活着的一天,在这个文家里,没有可以人忤逆你的话,即使是我儿子,也不能抗拒你的意志,你肯不肯答应?”


叶夜吃惊地望着老夫人,老夫人这意思简直就是,堂而皇之决定他是这个豪门世家的至高无上女主人地位了,这位老夫人只是第一次见到她,却如此相信她,令叶夜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老夫人,其实我······”叶夜正想将文雨轩逼迫她结婚的事情全盘托出,然后告知老夫人三年后自己就要离开文家,但这时,她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文雨轩有意无意地用他左手梳理头发,无根手指轻轻地在头上摆动。


叶夜再也说不出话来,这个混蛋的动作,叶夜当然明白它的意思。


五百万·····


在她的头顶,还有着500万的债···


债主,就是身边这个文雨轩。


她,不遵守之前约定的话,那么,文雨轩必定会跟她好好算这笔账。


一时间,叶夜哪里能还清这笔巨款呢。


这个恶棍。


叶夜在心底狠狠腹诽一句。


然后,她目视老夫人认真的神色,渐渐低下头来。


“我,答应便是。”


反正,三年后就可以离开了,现在暂时答应老夫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呵呵呵。”


老夫人老颜大悦。


“那,我以后就将我儿子交给你了,以后,如果他敢欺负你,你就过来找我,我一定会好好为你出头。”老夫人瞪了文雨轩一眼道,文雨轩依旧玩弄着他的发型,不敢声张,在自己这个母亲面前,他永远是那个乖乖儿子。


而此时的叶夜心中道:“你儿子那么嚣张,我就是有意见,也不敢找你老人家出头啊。”不过这话她可没有说出来,微微一下,道:“是,老夫人。”


老夫人责怪的嗔了叶夜一声:“既然如此,你还叫我老夫人?”


叶夜脸上出现羞涩神色,低低地叫一声:“知道了,妈。”


“哈哈哈哈,今天我很高兴,竟然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这个混账儿子,能找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乖巧懂事的媳妇。”


说完顿了顿,老夫人从她的手腕中,取下一个色相非常纯净的蓝色玉手镯,笑着道:“来来来,这个是我们家媳妇的传家宝,拿着它,你以后就是我们文家的女主人了。”


叶夜看到这手镯色泽鲜艳,就好像新的那样。看来这件传家宝,确实是名副其实的传家宝,能作为豪门世家文家的传家宝,这个手镯八成要价值连城。


叶夜慌忙摇头:“妈,这件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老夫人伸出手指点了点叶夜的额头,道:“你这傻孩子,你都叫我妈了,还那么见外干嘛?我的东西传给我宝贝媳妇儿,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这么见外,我就生气了。”


叶夜这才低着头,从老夫人手里接过这只手镯,在皮肤刚接触到这只手镯的同时,叶夜发现这只手镯竟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忍不住精神一震,看来这件价值连城的传家宝,竟然还有着提神的作用。当真神奇。


老夫人笑道:“好了,你们的婚礼差不多到到时间举行吧,你们去准备一下,马上出发去教堂了,不能让外面的宾客等太久,那不礼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