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雨轩瞥了一眼母亲那双眯起的双眼,心中无来由一痛。自己身家已经在金字塔顶尖,而母亲却不愿留在家中享受永华富贵,却要留在那偏僻的泰山上受苦,自己空有孝心,却完全尽不了些什么孝道,自己工作又忙,也没空整天往泰山那边跑,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这次见面,母亲的眼睛更加朦胧了,他知道母亲这些年来一直都忘记不了生死未卜的混蛋丈夫,夜里不知道为他流过多少眼泪,不知为他念了多少祈祷经文,母亲那双眼睛就是这样生生磨掉它的生命力。


文雨轩知道养父的失踪,跟当年叶夜的母亲沐雪也有很大的关系,但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文雨轩也不是很清楚,即便如此,他也将大部分的气撒到叶夜身上,逼她欠下卖身契,供自己发泄怒火。


文雨轩心中其实也对叶夜有些愧疚。


不过,他知道这些东西,绝对瞒不过自己这个母亲。


当年,如果不是母亲,文家这个庞大的家族,早就垮了,哪轮得到他来继承。


是以,文雨轩决定与叶夜结婚之时,并没有清楚告之母亲关于叶夜的一切。


只要母亲下得山来参加他的婚礼,那时候请柬什么的都发出去了,母亲就是想反对,也覆水难收。


叶夜,那个女人的女儿,文雨轩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她的。


当老夫人一眼看到叶夜的相貌之时,老夫人瞬间洞悉了自己儿子的所有意图。


她,当年留下的女儿,都已经长那么大了。


而她这个女儿,竟然就是雨轩的未婚妻。


雨轩和他父亲一个德行,风流成性,喜欢万花丛中厮混,但因为自己家族的家大业大,容易引来无数的浪花妖碟的觊觎,嫁入豪门家族,是多少女人的梦想。最终能够被自己儿子接纳的,肯定不是那种为了钱而嫁入她家的人。


如果是为了钱,那么自己儿子也无需结婚了,直接用钱,他就能得到一切。


用钱得到的东西,老夫人知道这个自小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男子,根本不会珍惜。


而她的女儿,无论怎么看,都不是那种贪财的人。


这点,老夫人深信不疑。


那就剩下一个解释了,自己这个自小宠坏的儿子,对当年那件事,对他的父亲那件事,仍然耿耿于怀。


他,娶她,并不是为了爱情,也不是为了责任,而多数是为了利用与报复。


知子莫若父母,文雨轩所做的一切,瞒得过其它人,如何能瞒得过他的亲生母亲。


“妈,我没有逼她,是她自己自愿的,相反,我还帮了他。她的叔叔欠了别人一大笔赌债,所以她选择去买身还债。被我无意中碰到,我就帮她还了巨额赌债。看你说的,好像你儿子很坏似的。”文雨轩说的倒是实话,也没有偏离事实,事实上,如果没有文雨轩,可能到选择也没有人花200万来买她的一夜。


不过,不要忘记,你当初是诓骗我签了卖身契的,而且你还拍了我很多的艳照。


这些东西,也是我自愿的吗?


不过,这些话叶夜可没有脸皮对这个面目慈祥、气质高雅的老人说得出来,她恶狠狠地盯了文雨轩一眼,而对方正好也回过头来望一下她,叶夜分明从他狭长的眼帘中,看到眼神深处闪过的一丝得意之色。


这个混蛋,他看准我没脸皮反驳,无耻!


叶夜心中大骂。


那老夫人意味深长地晚了一眼叶夜,道:“小夜,你从小就在那个嗜赌如命的叔叔家长大吗?”


叶夜轻轻地点一下头。、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难为你了,这么多年。”


随即老夫人又问:“你在那个家过得并不好吧,为什么还要付出那么多,为你叔叔偿还赌债,你应该看出,他们并不是真心对你。”


叶夜沉默了一会,苦笑着摇了一下头:“他们对我不仁,我不能对他们不义,怎么说,他们也对我有养育之恩·······”


叶夜后悔吗?真的有些后悔,自己叔叔那家人,或许真的不值得她付出那么多。但叶夜,却始终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老夫人再度叹了一口气,道:“你是个好女孩,就跟当年的她,一样。”


听到这话,叶夜的好奇心有撩起来了。


当年,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文家好像老一辈的人都认识自己的母亲。


当年,她的母亲,与文家到底有什么交集?


叶夜望着老夫人慈祥的脸孔,心中鼓起勇气,问:“老夫人,我妈妈,当年与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夫人首先微微一笑,轻描谈写道:“都是当年的一些成年芝麻绿豆事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再度提起,也没有任何意义。”


叶夜知道她妈妈与文家的交集,肯定不是什么芝麻绿豆事,当年她妈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所有人都爱骂她妈妈是狐狸精呢?


这些问题都缠绕在叶夜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但她很识趣,没有继续追问老夫人。


像老夫人这种经历半世沧桑的老人,她不愿意说,问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