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夜微微一笑:“我是小狐狸精,不是她姐姐。”
李敏:“你······”
叶倩大怒:“你以为我稀罕你这个堂姐吗?丢脸死了,你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就是狐狸精的后代。”
“吼~~叶倩你说什么,你真以为我不敢揍你吗?”不知为什么叶诚非常顾忌提到叶夜的母亲,一说到她的事情,叶诚马上出言制止。
“哪个女人的女儿,都是你的堂姐,叶夜是我们叶家的人,你,也是叶家的人,你怎么口无遮拦起来了呢!”
叶倩:“老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妈妈····”
“你还说!”李敏也呵斥叶倩起来。
“妈妈,你怎么也帮起这个女人来了。我讨厌你们,我不吃了。”说完,叶倩扔下碗筷,独自跑回房间去了。
“哎,小倩,你怎么那么幼稚呢。小倩···”
“别管她,饿了她自然会吃。”叶诚皱紧眉头。
现在因为叶夜的事情,叶诚都快要烦死了。如果不能留住叶夜,那么以后自己一家的负担,都必须全部压在自己身上,自己压力得多大啊。
不行,自己家养的母鸡,都还没下几个金蛋呢,怎么能容许她离开。
前段时间叶夜给他弄来的几百万,在挥霍无度的叶诚眼中,根本不足以让他觉得有一点满足感。
金鸡下金蛋,金蛋怎么可能就这么几个?
叶诚眼珠溜溜转个不停,在他心中,腾起了和他那个势利老婆一样的想法。
天下人□□熙往,皆为利来。这条老祖宗传下的句子,放任五湖四海,都为之通用。
即便与之来往的是嫡亲的血脉亲人,也在绝大部分人中适用。
餐桌前,叶诚、叶夜两人各想着自己的心事。叶诚一边想心事一边大朵快颐,而叶夜则静静地坐在一旁,不吃不喝,黯然不语。
她已经看出来了,叔叔这家人不会轻易放她离开。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
明天就要和那个可恶的文雨轩结婚了,文雨轩明天必会派人来接她过去进行婚礼。
本来叶夜打算今晚就搬过去的,以免夜长梦多,但看来今晚很难搬出去了。
叶夜其实一点都不担心,她要搬出去已经是注定的事情,即使叶诚这家人用锁链锁住她,那个恶棍,也会亲自杀上门来,带她离开。
那个叫文雨轩的混蛋,他要做的事情,恐怕没几个人能阻挡。
那个霸道十足的恶棍!
叶夜心底咒骂一句。
李敏在女儿叶倩的房间里哄了老半天,才将这个非主流势利女给哄出大厅。叶倩依旧没什么好脸色给叶夜看,气呼呼地径直坐回位置上,端起饭碗大吃特吃起来。
叶倩除了继承了她妈妈势利眼时,也继承了他老爸的神经大条,可谓是集两家之所短。
叶倩比叶夜小一岁左右,今年在j市某大学上大一,她虽然没有叶夜长得那么亭亭玉立一枝花,但也算是个标致美人。
除了叶夜外,这三人都各自吃起饭来。
他们也不再管在一旁呆坐的叶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