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叶夜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月光轻轻从窗台洒落,照射在伏在台上呜咽的叶夜,温柔如绸,似是母亲在天堂里伸出她那双温柔的手掌,抚慰叶夜那颗伤痕累累的心。


叶夜刚收拾好东西,从房间里走出来。


却发现前面堵着这两个人。


这两人就是她婶婶李敏和她堂妹叶倩。


只见叶倩一脸扯高气扬的样子,哪有刚才半分可怜兮兮的哭样,只听她道:“小狐狸精,我妈妈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告诉你,你,不准走。”


什么,这两个刁蛮势利的母女,这玩的是什么花样。


叶夜冷冷笑一声道:“怎么,你们还想软禁我的自由吗?”


“小狐狸精,这是我家,不是你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最起码,等你爸爸回来再说。”叶倩尖声叫嚣道。


而叶夜的婶婶此时也发话了:“叶夜,你住我们的,穿我们的那么多年,别以为这么就可以一走了之,你要走,可以,但要赔偿我们抚养费。”


原来,叶夜的婶婶李敏,看到事情既然发展到这种地步,几乎没有挽回的可能了,所以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最后还得狠狠地压榨这个摇钱树一笔才行。


狠狠地压榨,最好将这个小狐狸精压榨得再也翻不了身。


李敏心里狠狠道。


叶夜心中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对势利的母女,到了这种地步,还想着从她身上榨出血来。


真是比吸血鬼还要贪婪啊!


自己为他们付出那么多,他们不闻不问不单止,还想着继续压榨她的鲜血。


还拿什么抚养费当理由。


当初父母留给自己的遗产,都是她那个叔叔一笔笔地输光,败光,自己都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这对母女居然还敢想自己要抚养费。


这对连大学都不让自己上的夫妇,逼着自己早早出来打工,供他们享受的大老爷们,居然还敢跟她提抚养费。


自己卖身、卖自由,甚至豁出性命,千辛万苦万分曲折给他们弄来500万还赌债,最后,还是得不到他们一点点的感动。


还要将自己往绝路上面逼。


此时的叶夜,只觉得心头火呼呼往上烧,她高耸的胸脯就好像抽风机一样一起一伏。


她忽然怀疑自己,怀疑自己之前为他们付出的那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


自己,对于这家人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工具。


一个供他们压榨的工具。


叶夜心底愤怒之极,她冷冷一笑道:“抚养费,你们把我父母的遗产通通败光了,我都还没向你们要,你还敢向我要什么抚养费。好好,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就法庭上见个公道。滚开,我要离开你这个臭不可及的家。立刻、马上。”


李敏听到此话,心底暗暗吃惊道:“这件事情的确不光彩,当初我那么死鬼赌钱输了,没钱还债,才一步步的诓骗这个傻乎乎的狐狸精,让她把旗下她死鬼父母留给她的遗产,一点点地吐出来,如果闹上法庭,虽然我们也不见得会输,但这件事情始终不光彩,传出去也不好,不行,得想另外一个办法从这个小狐狸精身上好好压榨一笔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