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些,她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这会儿,文雨轩真有种将叶夜的头拧下来,好好研究的冲动。


那是厌恶,嫌弃,他怎么可能看错。


他不嫌弃她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个该死的女人还反过来逆天了。


越是想越是胸口抑郁,文雨轩冷哼一声,修长的手指已经把住了叶夜的尖细的下巴,他不断的用手来回揉捏,面上则是一如刚才邪气的表情:“女人,我最不喜欢我直接的时候,女人还要玩欲擒故纵。”


叶夜:“……”这个男人,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在玩欲擒故纵了,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文少,你觉得我很好玩是吗?还是你觉得你老婆的位置有多么诱人,我告诉你,这年头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她一时激动,反应过来,见文雨轩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了,但是,她还是很有胆量的,将后面两个字说完:“做的。”


文雨轩怒极反笑:“怎么,你的意思是我文雨轩,还讨不到老婆不成?你的意思是,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嫁给我?”


叶夜僵着下巴,死猪不怕开水烫,“你觉得呢,愿意嫁给你的女人,脑子绝对是被猪拱了。”


“文少,你只看到了嫁给你的好处,但是你有想过女人嫁给你的坏处吗?”


叶夜很有骨气,就算下巴被捏的痛的不得了,还是继续道:“如果你没有看到,说明,你也被猪拱了脑袋……”


豪伯本是在院子里安排事务,但是远远的就听到了佣人们的议论纷纷,他也是满脸好奇,少爷到底和那女娃子在说什么。


哪里知道,他走进一听,竟然就听到了这些对话。


一时间,他的老脸都开始抽、搐。


然后,更多的,则是对于叶夜的钦佩。


在他的印象里,少爷长那么大,还真的没有人敢跟他说这些话。


只要是脑子没被猪拱了的女人,都不会看上少爷……这话,怎么有那么一点精辟的意味儿呢??


豪伯惦着一张脸,站在楼梯口,伸长了脖子,想听听两人接下去还会说些什么。


他在文宅这么久,头一天感觉到这文宅还是有些活力的啊。


他特意让一旁的佣人,为他上楼拿了一副高清的眼镜然后戴上,总算是看到了两人的神情。


只见,他爱戴的少爷,少有的脸红脖子粗,掐着叶夜小姐的脖子,想要争辩什么。


而叶夜小姐,就算被少爷掐着下巴,但是脸上明显气定神闲多了。


她在一边侃侃而谈,像是没看见少爷越来越黑的脸一般。


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豪伯已经恨不得来拍几掌为叶夜助兴了。


“女人,你再说一句,我就捏死你。”文雨轩瞪着眼睛,周身冷气已经围绕着他转了好几转。


叶夜觉得,自己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更加没有退缩的理由了,于是,又是努力的昂着头,“文少,难道你觉得我分析的有哪里不对吗?如果不对,您可以说出来,我保证改,下次不这么说了。”


“唔,反正您怎么说都是对的,对吧,那我就吃亏点,顺着你得了,没事,我的气度宽广,这些小气还是忍的下的,您不用觉得难为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